网站地图XML 职称论文栏目为您提供《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挑战与对策》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代写硕士论文 > 论文范文 > 职称论文 >

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挑战与对策

添加时间:2019-08-13 11:09 来源:未知 作者:优选论文网
  摘要:通过对西藏1535名中小学教师关于“如何提升幸福”的诉求调查, 在国内首次描绘了西藏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特征: (1) 西藏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依次是工作环境舒适、收入增加、家人陪伴、人际关系融洽、教学水平提升、明白工作意义; (2) 西藏教师对幸福提升诉求的认识存在性别、城乡、从教时间以及海拔差异。结合访谈和实地调查发现, 西藏教师幸福提升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对新时代教师工作意义的理解还不够透彻、教师负责过重以及缺乏主动获取幸福的意识和能力。为此建议, 从政府层面撬动教师幸福提升的“杠杆点”;从学校层面建设“幸福校园”;引导教师升级“幸福2. 0”的观念, 成为有幸福能力的人。
  
  关键词:西藏; 中小学; 教师; 幸福提升; 诉求;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在目标任务中明确要求“尊师重教蔚然成风,广大教师在岗位上有幸福感、事业上有成就感、社会上有荣誉感,让教师成为让人羡慕的职业”.如何提升教师幸福正在成为政府、社会、学校乃至教育界的重要议题。毕竟,教育的要义之一就是使人幸福,并且“幸福也是教育的终极价值之一”[1].更进一步来说,教书育人既是一个需要激情和爱的活动,也是一个需要参与者全身心投入的活动,没有教师对教育发自内心的热爱,就不会有真正的教育;没有教师在职业岗位中“自我实现”的成就感、满足感和幸福感,也不会有真正的教育。[2]从这个意义而言,教育发展需要幸福的教师,幸福的教师也能带来更幸福的教育。这既符合政府的预期,也符合教师们的期盼。然而,考虑到幸福本身是一个牵涉范围极广且稍显抽象的概念,“如何提升教师幸福”却并非不言而喻、无须论证的存在。故而,有必要通过实证研究给予令人信服的回答。
  
  2015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强调“改变藏区面貌,根本要靠教育”.2019年4月,西藏召开全区教育大会提出要“加快建设教育强区”.从当前西藏教育发展的实情来看,加强西藏教师队伍建设将是其中最为重要的途径和支撑。可以预见的是,一支充满幸福感的教师组成的队伍必将为西藏教育事业的跨越式发展注入更多积极、正面的推动力量。为此,结合《西藏自治区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关于“加快实施教师幸福工程,进一步提升教师从教幸福指数”的相关要求,课题组开展了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调查,通过对1535名西藏中小学教师的抽样调查,用事实和数据呈现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诉求的现状、重点和特征,以期找准政府、学校、教师三者协同推进西藏教师幸福的模式。
  
  一、关于教师幸福提升的文献综述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教师幸福感逐渐成为备受关注的研究领域,但其发展一直很缓慢。直到2002年,随着OECD发布了报告《吸引、发展和留住高质量的教师》,各国政府开始出台一系列的措施来提高教师幸福感,以留住高质量的教师。”[3]同时,从CNKI发文情况来看,自2006年之后,我国研究者对教师幸福的研究日益增多,2011年之后发文量迅速增加,每年关于教师幸福的科研论文超过200篇。这既表明了学者们对教师幸福研究的日益重视,同时也折射出政府、社会和学校对如何提升教师幸福的高度关切。
  
  (一) 教师幸福的影响因素
  
  教师幸福影响因素关注的是与教师幸福有关的人口统计学因素、内部因素及外部因素。首先,对于人口统计学因素方面的研究主要集中于探讨性别、年龄、婚姻、经济状况等对于教师幸福的影响和作用。国外已有研究表明,年龄、婚姻、教育水平及教师所属收入阶层与教师幸福感之间没有显着关系;而经济状况安全度、工作满意度、收入和支出的平衡度、一年内国内外旅游次数等与教师幸福感具有相对显着的关系。[4]国内学者通过实证研究发现,性别[5]、婚姻状况[6]、职称[7]、教龄[8]、地域[9]对教师幸福有显着的影响。其次,对于教师幸福内部因素的研究主要是从心理学理论视角出发,探究教师的内在心理对其幸福感的影响,目前关注较多的内在因素有控制点、信念、情商、自我管理和创造性等。[3]此外,已有研究还发现教师幸福可能与人格特征[10]、择业动机[11]、职业承诺[12]、教学动机[13]之间存在显着关系。再次,对于教师幸福外部因素的研究主要从社会、学校两个层面进行考量,社会层面主要探索社会文化[14]、社会支持[15]、组织氛围[16]对教师幸福所起的作用;学校层面对教师幸福的探究主要集中在校园环境[17]、专业学习共同体[18]、学校中社会关系[19]等。
  
  (二) 教师幸福的生成过程
  
  教师幸福生成过程关注的是幸福形成机制,即如何从实践和理论的角度解释教师幸福的形成过程、构成要素,以及各要素之间的结构关系和运行方式。换言之,这也是在说明教师的幸福与其他行业人员的幸福有何不同。比如,Parker (2009) 通过实证调查提出“教师幸福影响因素的过程模型”.[20]该模型尝试解释教师的应对策略在教师幸福感生成过程中的影响。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一个注重计划、坚持和自我管理的教师会觉得更幸福。扈中平 (2008) 通过教育学原理分析提出“教育之所以能对人的幸福有所作为,是因为教育有助于改善个体生存和发展的外在条件,更有助于提升个人的幸福能力”.[1]吴全华 (2008) 通过教育目的论视角的解析认为“人生幸福不是教育的目的,但教育目的的实现与人生幸福相互影响、互为条件,这体现为教育目的的实现是幸福这一人生目的的核心目标,教育目的的实现是人生幸福的条件,人生幸福是检验教育是否获得平衡和调和的一种有用的方法”[21].王传金 (2009) 在实证研究的基础上,借鉴哲学、心理学等学科的研究成果,结合教师职业特点,明确提出教师获得职业幸福的四个要素“怀有教师职业理想、提升教师职业道德素养、具有教师职业能力、在职场中有所作为”.[22]
  
  (三) 教师幸福的提升路径
  
  教师幸福提升路径的研究主要关注如何通过具体举措来提高教师幸福感,如建立积极的师徒制关系、采用集体现实疗法以及改善教师教育者的角色等。[3]其中,围绕教师角色的变革,研究者通过实证发现了以下有效方式:革新教师同伴合作关系,使其更具持续性、合作性;帮助教师提高批判反思能力;帮助教师提高教学技能,等等。[23]也有学者借鉴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思想,并结合学校实践,提出教师幸福提升的路径:建构教师的核心价值观,培养创造幸福、感受幸福、体验幸福的能力;努力让每一位教师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使其在不同的领域得到发展,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构建校本培训长效机制,不断提高教师综合素质。[24]
  
  (四) 已有研究述评
  
  尽管国内外对于教师幸福提升诉求的研究尚处于发展阶段,但是从实践和理论两个层面来看也进行了诸多有益探索,对促进学界、政府乃至社会关注教师幸福发挥了无可替代的积极作用。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学界对教师幸福的探究更多是集中在心理学、医学、组织行为学等领域,缺少教育学视阈下兼具实践可操作性和体悟可启发性的相关研究。另一方面,学界对教师幸福的实证调查鲜少采用直接询问教师的方式,多是通过“观测变量”来间接推理教师幸福的提升方式。实际上,调查人们是否幸福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询问他们。[25] (P.291) 如此,或许可以避免以下幸福研究的窘境---社会学家们早已接受的事实,那就是人脑中对幸福、满意、生活好坏的概念本就是一锅粥,所以只要闭着眼睛给纷繁复杂的主观数据打个平均分就算是完事了。[25] (P.291)
  
  基于此,本研究拟从教育学视角出发,采用问卷调查的方式,考察西藏中小学教师对“如何提升教师幸福”的真实诉求,探索西藏教师幸福提升面临的挑战及其破解之道。
  
  二、研究设计与过程
  
  (一) 研究目的
  
  1.了解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诉求的内涵。
  
  2.了解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诉求的现状特点。
  
  3.剖析西藏中小学幸福提升面临的挑战及其对策建议。
  
  (二) 取样策略与调查对象
  
  本次调查在选择研究对象时,首先充分考虑了性别、区域、海拔方面的代表性,以及样本对测试问卷的理解能力;其次,研究过程符合随机抽样的要求,结构较为合理,可以基本反映西藏中小学教师的基本状况。
  
  本次调查总共包括西藏中小学教师1535人。其中,男教师639人,女教师896人;汉族教师514人,藏族教师981人,其他民族40人;城区教师981人,农牧区教师554人;从教时间5年内的教师255人,5至10年教师323人,11至20年教师560人,21至25年教师245人,25年以上教师152人;海拔3000米以下教师289人,海拔3000至4000米以下教师815人,海拔4000米到4500米194人,海拔4500米以上教师237人。
  
  (三) 研究工具的编制
  
  本次调查为了解西藏中小学教师对幸福提升诉求 (如何提升教师幸福) 的直观认识,首先,选取了西藏中小学教师30名,要求他们根据自己的经验和观察,围绕“你认为该如何提升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分别列出4-6条内容。然后,根据被试所列出的描述,由1名心理学博士与2名教育学博士对描述进行归纳、总结和分类。30名被试共列出了233条描述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观的条目。所有描述都录入计算机,并在数据录入后由心理学与教育学专家各两名,参照标准对所有描述进行筛选。具体标准包括: (1) 描述必须有清楚的涵义; (2) 描述必须能同时被西藏教师理解,且涵义相同; (3) 描述涵义必须单一。根据上述标准,经过多轮归纳和筛选,最终形成了9项有代表性的幸福观内容,分别是明白工作意义、工作环境舒适、教学水平提升、收入增加、有明确的目标、人际关系融洽、子女发展良好、家人陪伴、职称提升。
  
  在此基础上最后形成了《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诉求的调查问卷》。为了便于西藏教师理解和判断,需要更加直观地呈现西藏中小学教师的幸福提升诉求。因此,本问卷在调查时让被试直接采用“是/否”判断,即该项影响教师幸福的内容符合被试认知,就选择“是”;若不符合,则选择“否”.
  
  三、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诉求的现状与特征分析
  
  (一) 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整体诉求
  
  从本次调查结果来看 (见表1) ,西藏中小学教师认为,提升幸福最主要的因素是工作环境舒适、收入增加、家人陪伴、人际关系融洽、教学水平提升、明白工作意义,其后依次是有明确的目标、职称提升和子女发展良好。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排在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诉求前六位的因素差异很小,第一和第六仅有4.5%的差异。这也表明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诉求是多元的、平等的。再者,与直观印象不同的是,收入增加可能并非提升西藏中小学幸福的首要因素。此外,调查发现一些西藏教师认为提升幸福是“学生真正掌握知识”、“加强党建和师德师风建设”、“少做与教学无关的事”、“家长可以更好配合教师工作”以及“领导关心”等。综上所述,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诉求是一个具有丰富内涵的概念,可能存在诸多提升路径。
  
  表1 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整体诉求

  
  (二) 西藏不同性别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特点
  
  从本次调查结果来看 (见表2) ,西藏中小学教师的幸福提升诉求存在一定的性别差异,具体表现在: (1) 男教师更在乎明白工作意义; (2) 女教师更在乎工作环境舒适、有明确的目标、人际关系融洽、子女发展良好、家人陪伴; (3) 男女教师在教学水平提升、收入增加、职称提升上没有差异。上述结果表明,西藏中小学女教师的幸福提升诉求更加丰富和多元化。辩证而言,女教师也可能因此比男教师收获更多幸福---只要满足某一个方面,就可能提升幸福;女教师也可能因此比男教师更容易感到不幸福---因为需要满足的内容太多,所以不幸福的可能性也越大。已有研究结论也支持上述“矛盾”观点,一些研究发现男教师比女教师更容易感到幸福[6,26],另外一些研究则发现女教师比男教师更容易获得幸福[5,7,9,27].对此最好的解释,也许正如积极心理学之父赛利格曼教授所言,“女性的幸福感与不幸福感都比男性来得强烈”[28] (P.66) .
  
  表2 不同性别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

  
  (三) 西藏城乡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特点
  
  从本次调查结果来看 (见表3) ,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诉求存在显着的城乡差异,主要表现为: (1) 城区教师更在乎工作环境舒适、收入增加、人际关系融洽、子女发展良好、家人陪伴; (2) 农牧区教师更在乎明白工作意义; (3) 城区教师和农牧教师在教学水平提升、有明确目标、职称提升上没有差异。从结果来看,城区教师的幸福提升诉求更为丰富,对幸福的诉求更为多样化。也正因此,城区教师也更容易感到“不幸福”,这与已有研究结果相符[9].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教育在藏区对社会结构和意识形态、文化心理上都具有社会整合的作用”[29],城乡西藏教师在“教师幸福提升”的观念差异可能会随着西藏城镇化普及而逐渐淡化。
  
  表3 城乡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

  
  (四) 西藏不同从教时间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特点
  
  从本次调查结果来看 (见表4) ,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诉求在不同从教时间段具有显着差异: (1) 从教时间越长越在乎明白工作的意义、人际关系融洽、子女发展良好、家人陪伴; (2) 从教时间越短越在乎工作环境舒适、收入增加、有明确的目标; (3) 将职称提升视作幸福提升诉求的教师呈现“倒U”,即从教时间处于中期的教师会更加在乎职称提升; (4) 不同从教时间教师在工作环境舒适、教学水平提升上没有显着差异。上述结果表明,教师处于不同职业生涯阶段,他们的“幸福提升诉求”不尽相同,可能表现为:职业初期教师会将幸福建立在收入增加、环境舒适、教学水平提升、有明确目标之上,进入中期后会更加在乎职称提升,其后随着教师职业生涯演进,教师们会将幸福建立在反思教学意义以及与周围各种人建立良好关系之上 (包括朋友、同事、家人) .
  
  表4 不同从教时间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

  
  (五) 不同海拔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特点
  
  从本次调查结果来看 (具体见表5) ,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诉求在不同海拔地区具有显着差异: (1) 海拔越高越在乎明白工作意义; (2) 海拔越低越在乎工作环境舒适、收入增加、人际关系融洽、子女发展良好、家人陪伴、职称提升; (3) 不同海拔地区教师在教学水平提升、有明确目标上没有差异。由此可见,低海拔地区教师的幸福提升诉求更加多元化。另一方面也说明“海拔越高,教师幸福追求越简单”,身处高海拔地区的教师可能最在乎理解工作的意义。
  
  表5 不同海拔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

  
  四、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面临的挑战与建议
  
  总体而言,本研究得出了颇具建设性和启发性的结论,在国内首次描绘了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特征。概言之,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较多,且彼此之间较为平等 (不存在特别突出因素) ;同时存在性别、城乡、从教时间以及海拔差异。结合课题组通过焦点组访谈、深度访谈、观察等实地调查收集的资料和数据,归纳出以下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面临的挑战。
  
  (一) 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面临的挑战
  
  1.“如何理解新时代教师工作意义”已成为西藏教师幸福提升的瓶颈
  
  “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之中,新一轮科技和工业革命正在孕育,新的增长动能不断积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面对新方位、新征程、新使命,教师队伍建设还不能完全适应。”[30]这种不适应对于西藏教师来说,可以看作是如何理解新时代“教师工作的意义”.这并非不证自明、无需论证的议题,特别是考虑到西藏教师已将“明白工作意义”视作教师幸福提升的瓶颈。加之“思考人生的意义是人类作为社会性、智慧性和健谈的物种所独有的意识领域活动,追求意义也是个新颖的人生目标,而且代表不菲。”[25] (P.293) 因为已有研究表明,追求生活意义的人也更容易感到压力、挣扎和焦虑。[25] (P.316) 鉴于此,无论是管理者还是研究者,都有必要认真而又深刻地回答西藏教师职业身份、个人价值、生涯发展与个人幸福之间的关系,以期为西藏教师幸福注入“精神层面的活水”.
  
  2.教师负担过重是西藏教师幸福提升的“拦路虎”
  
  笔者调查发现,在西藏教师幸福提升的9个要素之中,除去工作环境舒适、收入增加这两个因素,其余包括工作意义、教学水平提升、有明确目标、人际关系融洽、子女发展良好、家人陪伴、职称提升都与教师负担存在显着关系。在西藏教师日常工作生活中最具体的表现就是:因为教师负担重,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思考工作的意义,甚至会怀疑自己工作的目的与价值;同时,他们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提升自己的教学能力,夯实自己职称提升的基础;再者,他们也因此无暇顾及与周围人之间的关系,以及陪伴自己的家人。可以说,当前教师负担重已经成为西藏教师幸福提升的“拦路虎”---幸福提升道路上绕不过去的障碍。
  
  3.教师缺乏主动获取幸福的意识和能力
  
  笔者在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诉求的调查中发现,教师们关于幸福提升更多的期待是政府和学校采取有力措施,很少有教师主动说“我能在获取幸福上做些什么”.换言之,他们会直接表达他们对幸福的渴望 (希望通过什么获得幸福) ,却甚少考虑自己如何创造幸福,以及如何将幸福的权利攥在自己手中。这种被动意识也导致某些教师成为“幸福的等待者”:等待别人告诉他们工作意义、等待工作环境被改善、等待被“培训”后提高教学能力、等待职称“自动”升上去、等待涨工资、等待别人告诉他目标、等待别人对自己妥协、等待子女被政府或者其他人“关照”、等待家人来到自己身边。当然,其中不少事情确实应由政府和学校去承担。但另一方面,不少人也在这种“等待”中感到越来越不幸福,以致错失幸福的可能。
  
  (二) 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对策建议
  
  综上所述,若要尝试将本研究结果应用于西藏教师幸福提升的实践,需要根据国家、自治区最新政策文件,从政府、学校和教师三个层面协同推进西藏教师幸福工程。
  
  1.政府:撬动教师幸福提升的“杠杆点”
  
  从本研究结果来看,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诉求是多元化的,且存在人口学变量上的差异。加之,尽管提升教师幸福是当前非常重要的教育议题,但却并非政府唯一需要解决的教育问题。鉴于此,从政府层面推进西藏教师幸福工程,固然要避免“一刀切”的幸福提升方式,以及为了幸福“不顾其他问题”的做法。更重要的是,在事实和数据基础上,从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的主要诉求出发,力求撬动西藏教师队伍改革核心的“杠杆点”,进而整体地、系统地推动西藏中小学教师的幸福工程。从现有基础和条件来看,有以下几点做法值得重视:
  
  一是通过媒体采访、电视、报刊、网络等不同渠道和方式,“认真组织和宣传长期建藏、援藏的先进人物、典型事迹,大力弘扬‘老西藏精神’”[31],强化西藏教师在新时代的主人翁意识和责任感。
  
  二是开展“中国好教师”、“最美乡村教师”、“教学名师”巡回宣讲活动。通过贴近西藏教师的名师成长分享 (包括思想认识、先进事迹、独特教学方法等) 、专家教师面对面交流等言传身教活动,重点促进“两头教师” (工作5年内的青年教师和工作20年以上的老教师) 深化“四有好老师”“四个引路人”的认识,切实促进西藏教师领悟新时代教师的工作意义和价值,同时促进教师技能成长和师德师风建设。
  
  三是实施灵活多样的西藏教师编制制度,减轻现有教师工作负担。如根据教师脱产进修、借调、转岗、病假等情况,按照不在岗教师总数的一定比例增设附加编制,以便及时补充乡村学校所需教师;对某些乡镇、农牧区因撤点并校富余的教师进行转岗培训,补充体、美等学科教师;落实县管校聘政策,将教师由“学校人”变为“系统人”.
  
  此外,政府有必要减少各类重复检查、非教学考评和验收,以便教师将更多时间和精力用于真正的课堂教学。
  
  2学校:创建“幸福校园”
  
  从本研究调查结果来看,学校在西藏中小学教师幸福提升方面的着力点,可以放在教师们普遍重视的“工作环境舒适”这一方面。为此,学校可以尝试以下方式创建“幸福校园”:首先,为教师提供舒适、整洁、便利的工作环境,如提供人性化的办公环境、安排教师休息室以及改善年轻教师在校住宿条件。其次,积极响应和贯彻中共中央2019年《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有关要求,如少开会、开短会、开管用的会,从学校层面为教师减负。再者,增强教师对学校的归属感。一方面坚持“三多三少”的管理原则[32],多一点情感投入,少一点硬性要求;多一点引导激励,少一点批评指责;多一点教育指导,少一点空洞说教;另一方面通过赋予教师在学校事务上的知情权、参与权、建议权和监督权,更大程度激发教师对学校的归属感。
  
  3.教师:升级“幸福2.0”的观念,成为有幸福能力的人
  
  积极心理学之父赛利格曼教授将“幸福1.0”定义为“积极情绪、投入和意义”,并且“幸福1.0”的目标是“提高生活满意度”.[33] (P.10-12) 经过多年研究和思考后,为了倡导“从满意的生活到蓬勃的生活”的变革,赛利格曼教授将“幸福2.0”表述为“积极情绪、投入、意义、积极的人际关系、成就”,其目标为“使人生丰盈蓬勃”.[33] (P.12-13)
  
  从这个意义而言,基于“幸福1.0”的教师追求更多是“一种良好的感觉”,以及各种“被满足后的享受”.这并没有错,毕竟“对于幸福教育的教师来说,教育不是牺牲,而是享受,不是重复,而是创造,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生活本身。”[34]然而,这种幸福却是不完整的,它忽略了个体创造幸福的可能,以及教师幸福的“群体增益”.从“幸福2.0”而言,让西藏教师更幸福,除了上述政府和学校层面的变革和支持,教师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幸福者”: (1) 在工作生活中体现乐观向上的情绪,成为“积极的幸福者”; (2) 把教育本身视作追求,而非达到其他目的的手段,成为“投入的幸福者”; (3) 努力成为被社会、学校、家庭所需要和尊敬的人,成为“有尊严的幸福者”; (4) 追求人生的长期成就,而非执着于短期的利弊得失,成为“有成就的幸福者”; (5) 主动关心和理解他人,“成为受人欢迎的幸福者”; (6) 培养在困境面前的韧性 (复原力) ,成为“勇敢的幸福者”.显而易见,一群有创造幸福能力的教师不但可以让自己的生活丰盈蓬勃,也可以让家庭、学校乃至社会都变得更幸福。
  
  参考文献
  
  [1] 扈中平。教育何以能关涉人的幸福[J].教育研究, 2008 (11) .  
  [2] 曹俊军。论教师幸福的追寻[J].教师教育研究, 2006 (5) .
  [3] 裴淼, 李肖艳。国外教师幸福感研究进展[J].教师教育研究, 2015 (6) .  
  [4] H. Sajad, et al. Effects of Economic and Non Economic Factors on Happiness on Primary School Teachers and Urmia University Professors[J]. Proce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2011 (30) :2050-2051.  
  [5] 苏娟娟。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的教师心态剖析--小学教师幸福感和社会支持的问卷调查分析[J].教育探索, 2005 (11) .  
  [6] 杨宏飞, 吴清萍。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与心理健康的相关研究[J].中国行为医学科学, 2002 (3) .  
  [7] 李郭保。农村初中教师职业幸福感的调查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07.  
  [8] 姜艳。教师职业幸福感研究[J].思想理论教育, 2008 (9) .
  [9] 田荷梅, 秦启文。中学教师幸福感状况及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J].中国组织工程研究与临床康复, 2007 (17) .  
  [10] 姬杨。高校教师主观幸福感及与人格特征的关系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07.  
  [11] 王梅。小学教师职业幸福感研究--以上海泰州地区为例[D].华东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07.  
  [12] 罗亚莉, 刘云波等。教师职业承诺及其与主观幸福感的相关研究[J].江西教育科研, 2006 (11) .  
  [13] 潘贤权。新手-熟手-专家型教师主观幸福感与教学动机的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04.  
  [14] P. Boyja, Amanda. Phenomenology of education stakeholders about teacher competencies in New Orleans and Sri Lanka:Implications for teacher well-being[D]. Tulane University, 2012.  
  [15] 王黎华, 明廷华。小学教师主观幸福感与社会支持、应对方式的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08 (6) .  
  [16] 阳红, 胡韬, 郭成。贵州省高校教师幸福感与组织气氛工作倦怠的关系[J].中国学校卫生, 2008 (6) .  
  [17] S. Nader. A Study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rincipals'Creativity and Degree of Environmental Happiness in Semnan High Schools[J]. Proce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2011 (29) :1869-1876.  
  [18] M. G Susan. An Explor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eachers'Subjective Well-being and Professional Learning Communities[D]. University of Calgary (Canada) , 2012.  
  [19] Sue. Pupil wellbeing-Teacher wellbeing: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J]. Educational&Child Psychology, 2012, 4.
  [20] Parker P D, et al. Coping and buoyancy in the workplace:Understanding their effects on teachers'work-related well-being and engagement[J]. Teaching and Teacher Education, 2009 (1) :68-75.  
  [21] 吴全华。论教育与人生幸福的关系--教育目的论视角的解析[J].教育研究, 2008 (10) .  
  [22] 王传金。论教师职业幸福实现的要素[J].教师教育研究, 2009 (2) .  
  [23] M. Jason, et al. The teacher educator's role in promoting institutional versus individual teacher well-being[J]. Journal of Education for Teaching, 2014 (4) :391-408.
  [24] 高峰。苏霍林斯基教育思想与幸福教育[J].比较教育研究, 2010 (3) .  
  [25] [美]史蒂芬。平克。当下的启蒙[M].侯新智等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2019.  
  [26] 曾瑜。成都市中学教师职业幸福感研究[D].西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07.  
  [27] 邱秀芳。高校教师职称、月收入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及其交互作用分析[J].理工高教研究, 2006 (6) .  
  [28] [美]马丁。赛利格曼。真实幸福[M].洪兰译。沈阳:万卷出版公司。 2010.  
  [29] 孟宪范, 綦淑娟, 侃本。青海藏族的教育需求--对两个藏族社区的调查[J].中国社会科学, 1998 (3) .  
  [30]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J].人民教育, 2018 (Z1) .  
  [31] 徐志民。当代中国的长期建藏思想[J].中国社会科学, 2017 (7) .  
  [32] 茅晓辉。幸福校园建设初探[J].中国特殊教育, 2011 (9) .
  [33] [美]马丁。赛利格曼。持续的幸福[M].赵昱鲲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2012.  
  [34] 刘次林。教师的幸福[J].教育研究, 2000 (5) .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