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医学论文栏目为您提供《济南市槐荫区报告的3起COVID-19聚集性病例流行特征分析》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优选论文网 > 论文范文 > 医学论文 >

济南市槐荫区报告的3起COVID-19聚集性病例流行特征分析

添加时间:2021-06-02 14:26 来源:未知 作者:杨玉莉 王希提 尹玉岩
  摘要:目的 分析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2020年1月16日至2020年2月2日3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聚集性病例流行病学特征,为聚集性疫情的防控提供依据。方法 采用现场流行病学方法详细调查确诊病例及密切接触者,收集确诊病例及密切接触者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和临床资料;采用实时荧光定量-聚合酶链式反应(RT-PCR)法对采集的呼吸道标本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分析确诊病例的人口学特征、临床特征、流行病学特征。结果 3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聚集性疫情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2例,无症状感染者1例。确诊病例中,8例(66.67%)首发症状发热为主,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CT)诊断多为双侧肺炎5例(41.67%),其中轻症病例6例(50.00%)。所有病例均已临床治愈出院,无死亡病例发生。病例年龄3~86岁,男女性别比为5∶8,所有病例均居住在中心城区。7例(53.85%)病例发病前有武汉或湖北等疫区流行病学史。3起疫情均由武汉或湖北暴露导致。结论 济南市槐荫区早期病例多具有武汉暴露史或接触过武汉发热病例,二代病例多因共同居住生活和密切接触等导致聚集性发病。无症状感染者是聚集性疫情发生的重要危险因素,应早发现、早隔离。
 
  关键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聚集性; 流行病学特征;
 
  2019年12月以来,中国武汉暴发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不明原因肺炎疫情,并迅速扩散。世界卫生组织将病毒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1],该病毒导致的疾病命名为“COVID-19”[2],国家卫生健康委将其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3]。2020年1月16日槐荫区发生济南市首例病例,至2020年2月2日济南市槐荫区发生3起COVID-19聚集性疫情。为分析COVID-19聚集性病例流行特征,为聚集性疫情制定科学有效的防控措施提供依据,现对3起聚集性疫情调查结果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调查对象
 
  截止2020年3月6日,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COVID-19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包括2020年1月16日至2月2日济南市槐荫区3起聚集性疫情的确诊病例12例和无症状感染者1例。
 
  1.2 调查方法
 
  1.2.1 病例定义
 
  按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4,5]执行。
 
  1.2.2 密切接触者判定
 
  参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可疑暴露者和密切接触者管理方案》[6,7],对病例发病至隔离治疗期间的活动和人群接触情况进行追踪排查,确定密切接触者,并对密切接触者采取集中隔离或居家医学观察,在居家隔离或集中隔离期间均进行了核酸检测,对阳性者立即送定点医院诊疗,阴性者继续隔离。医学观察期限为自最后一次与病例发生无有效防护接触后14 d。
 
  1.2.3 流行病学调查
 
  采用现场流行病学调查方法,按照当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6,7]对病例的基本情况、发病诊疗经过、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测、病例暴露史和密切接触者的接触史进行详细调查。
 
  1.2.4 病原学检测
 
  按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实验室检测技术指南》[6,7],规范采集病例、无症状感染者及密切接触者咽拭子标本,采用实时荧光定量-聚合酶链式反应(RT-PCR)方法进行核酸检测。
 
  1.3 统计学处理
 
  使用描述性研究方法对确诊和阳性检测病例的人口学、临床和流行病学特征进行分析。采用病例的时间-发病、发病-代系关系分布特征绘制流行病学分布图进行分析。
 
  2 结果
 
  2.1 疫情概况
 
  截至2020年3月6日,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报告3起COVID-19聚集性疫情中涉及槐荫区10例、其他市县3例,共病例13例,包括确诊病例12例(92.31%),无症状感染者1例(7.69%)。3起疫情以输入型病例为主,7例(53.85%)病例发病前14 d有武汉或湖北等疫区流行病学史,6例(46.15%)病例为密切接触者发病。截至3月6日,所有确诊病例均已临床治愈出院,无死亡病例发生。
 
  2.2确诊病例临床症状
 
  对3起疫情涉及的12例确诊病例临床资料分析显示,8例(66.67%)首发症状以发热为主,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CT)诊断为双侧肺炎5例(41.67%)。12例确诊病例的临床表现中有发热症状8例(66.67%);有干咳、头痛和肌肉酸痛症状5例(33.33%);有乏力和咽痛症状3例(25.00%);有咳痰和鼻塞症状2例(16.67%);有胸闷和寒战症状1例(8.33%)。从临床分型上普通型占76.93%,重型占15.38%,无症状感染者占7.69%。
 
  2.3 疫情特点
 
  3起聚集性疫情均与湖北和武汉暴露有关,均为输入性病例造成的聚集性疫情,但各有不同的特点。A疫情为家庭聚集性疫情,集体暴露后输入,并引发家庭续发病例,确诊病例4例;B疫情为个人暴露后输入,并造成家庭和工作场所传播,确诊病例6例;C疫情为家庭集体暴露后输入,未造成后续传播,确诊病例2例和无症状感染者1例。13例病例中,男5例(38.46%),女8例(61.54%)。年龄3~86岁,中位年龄为32岁。3起疫情的13例病例中从发病到确诊,最快为当天诊断,最长时间间隔为9 d,平均3.3 d,所有病例病程12~39 d,中位数为26 d。住院天数11~37 d,中位数为24 d。
 
  2.4 流行病学调查
 
  2.4.1 A疫情
 
  病例A1于1月16日无明显诱因出现发热、干咳等症状,自行服药后,症状未减轻,1月23日到医院就诊,当日确诊为COVID-19,入院进行隔离治疗。病例A2作为A1的密接于其确诊当日采取居家隔离的医学观察措施,1月25日出现发热等症状,1月27日确诊。病例A3也作为A1的密接于其确诊当日采取居家隔离的医学观察措施,于1月18日至20日自述咳嗽等症状,在A2发病后,主动对其进行核酸检测,1月27日确诊。病例A4于1月23日进行居家医学观察,1月25日发病,1月26日进行核酸检测结果阳性,1月27日确诊。调查发现,指示病例A1同女儿(病例A2)、丈夫(病例A3)于1月11日从济南乘飞机至武汉探亲,在武汉探亲期间,其武汉亲戚中1人于1月14日出现发热,在长沙医疗机构进行CT检测无明显异常,后进行核酸检测排除COVID-19。A1、A2和A3武汉探亲期间一起到过当地商场和武汉东湖飞鸟世界游玩,其间3人均未采取防护措施。1月15日3人返济。A1发病后其女儿A2、丈夫A3、婆婆A4陆续报告为确诊病例,该起疫情的特征表现为家庭聚集特征。1月11—15日A2、A3和A1一起去武汉探亲,故A2和A3无法判断是否在武汉感染还是与首例病例接触后感染。A4为续发病例。
 
  2.4.2 B疫情
 
  B1引起2个家庭成员发病,涉及三代病例6例。指示病例B1于1月14日由成都飞往武汉,并于当日乘坐火车到黄冈住宿一晚后返回,1月15日乘飞机返回济南,无明确确诊或疑似病例接触史。16—18日在单位工作,居住在职工单身公寓,19—21日在家中居住,于1月19日发病,1月20日到济南市某医院发热门诊就诊,诊断为感冒,用药后未见好转,1月24日晚上到济南市传染病医院发热门诊就诊,被留院隔离医学观察,1月26日被确诊为COVID-19,当日,对其涉及所有密切接触者实施追踪调查和隔离观察措施。B2是指示病例B1的母亲,既往血糖升高史半年余,未用药物治疗,先天性心脏瓣膜缺失,于1月24日发病,1月31日经检测确诊为COVID-19确诊病例,临床分型重型。B3是指示病例B1的儿子,因年龄小(3岁),与爷爷、奶奶(病例B2)和妈妈一起居家隔离医学观察,1月31日例行采样检测,2月1日检测结果显示阳性,诊断为确诊病例,入院隔离诊治。B4与B1为同事,同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且1月17—20日与病例B1同桌就餐4次,同排并座参加公司小范围会议1次。1月21日,B4由父亲开车到济南将其接回淄博老家,期间未去服务区,未戴口罩,路上B4开始出现发热,自行服用退烧药2次。1月23日出现咽痛症状,晚上到淄博当地诊所诊治。1月24日22时B4由父亲用私家车送其至济南市传染病医院发热门诊就诊,被留院观察,1月25日确诊。B5是B4的母亲,与B4共同居住3 d。于28日核酸检测阳性,转为确诊病例。B6是B4的祖母,与B4共同居住3 d,既往有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于28日核酸检测阳性,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重型。
 
  2.4.3 C疫情
 
  指示病例C1与女儿C2、妻子C3于1月20日从济南自驾到湖北省荆门市曹武县曹场村探亲,全程没有佩戴口罩。在湖北荆门老家期间,C1的妹妹、妹夫和2个外甥自武汉回到荆门与C1全家有日常生活接触和共同就餐。1月25日病例C1一家自驾返回济南。其妹妹一家人于1月23日自湖北荆门回到武汉,后经当地医院核酸检测阴性,排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C1于1月29日出现发热,37℃左右,自行服用莲花清瘟胶囊,症状未见减轻,1月30日下午5时至济南市传染病医院就诊,被留院观察,1月31日确诊。C1出现症状的前3 d开始密切接触人员只有其女儿(病例C2)、妻子(病例C3)。C2和C3判定为C1的密切接触者后,于2月1日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2月2日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C2为确诊病例,C3为无症状感染者。根据流行病学史及潜伏期无法判定传播模式,存在3人均为输入性病例或家庭未采取防护情况下,通过飞沫或接触传播的2种可能。
 
  3 讨论
 
  对济南市槐荫区报告的3起COVID-19聚集性病例流行特征分析发现,病毒对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人群均易感,主要为湖北武汉为主的外地暴露输入病例以及输入病例引起本地二代续发病例。家庭场所是COVID-19发生传播的主要场所,传播方式以家庭内接触传播为主,目前公布的基本再生数(R0)介于2~5[8]。病例临床类型以普通型为主,发热和干咳是病例常见的首发症状。3起疫情中分别有1例儿童,儿童临床症状较轻。与Eastin等[9]的研究结果一致。通过重症病例B2和B6可以看出,老年人群,伴有高血压、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等基础性疾病是导致病情较重的危险因素。
 
  3起疫情病例发病日期集中在1月24日到2月2日,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道的湖北省以外的病例发病高峰为1月24—27日[10]大致一致。1月23日,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宣布“封城”。本研究发现,输入病例均为武汉实施“封城”前的返济病例。1月25日,中国政府做出了最高级别承诺,动员一切力量遏止这一传染病的流行[10]。1月27日,济南市不再对湖北返济人员实行居家隔离,开始执行密切接触者及湖北返济人员单人单间集中医学隔离。采集所有密切接触者鼻咽拭子标本,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及时发现确诊病例,确保确诊病例及时就医,减少漏诊和误诊。B疫情中,B1首次就诊未能确诊,未及时隔离,导致大量密切接触者及5例续发病例。C疫情中,C1、C2和C3返济直接居家隔离,未产生其他密切接触者,无续发病例。轻型和无症状感染者有助于早期治愈,但其将会为疫情控制带来更大难度,以中轻型和普通型病例为主的非重症型病例发现成为今后疫情防控工作的难点和核心[11,12]。
 
  COVID-19易在家庭内播散,要强化家庭内成员之间防护意识,强化COVID-19防控知识宣传教育和重点人群管控,避免聚集性疫情发生和传播。一种新发传染病,在没有有效治疗药物的情况下,应尽早以单人单间的集中隔离取代居家隔离,降低家庭聚集性疫情发生。
 
  参考文献
 
  [1]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Novel coronavirus-China. Geneva, Switzerland: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January12, 2020[EB/OL].(2020-01-12)[2020-03-24]. https://www.who.int/csr/don/12-january-2020-novel-coronavirus-china/en/.
  [2] WHO Director-General’s remarks at the media briefing on2019-nCoV on 11 February 2020[EB/OL].(2020-01-11)[2020-03-24]. https://www.who.int/dg/speeches/detail/who-director-general-s-remarks-at-the-media-briefing-on-2019-ncov-on-11-february-2020.
  [3] 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暂命名事宜的通知[EB/OL].(2020-02-08)[2020-03-24].http://www.nhc.gov.cn/xcs/zhengcwj/202002/18c1bb43965a4492907957875de02ae7.shtml.
  [4]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EB/OL].(2020-01-23)[2020-01-26].http://www.nhc.gov.cn/xcs/zhengcwj/202001/f492c9153ea9437bb587ce2ffcbee1fa.shtml.
  [5]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EB/OL].(2020-01-27)[2020-01-28].http://www.nhc.gov.cn/xcs/zhengcwj/202001/4294563ed35b43209b31739bd0785e67.shtml.
  [6]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第二版)[EB/OL].(2020-01-22)[2020-01-26].http://www.nhc.gov.cn/xcs/zhengcwj/202001/c67cfe29ecf1470e8c7fc47d3b751e88.shtml.
  [7]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第三版)[EB/OL].(2020-01-28)[2020-01-31].http://www.nhc.gov.cn/xcs/zhengcwj/202001/470b128513fe46f086d79667db9f76a5.shtml.
  [8] Guan Q, Liu M, Zhuang YJ, et al. Epidemiological investigation of a family clustering of COVID-19[J]. J Epidemiol, 2020,41(5):629-633.
  [9] Eastin C, Eastin T. Epidemi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2143pediatric patients with 2019 coronavirus disease in China[J]. J Emerg Med, 2020,58(4):712-713.
  [10]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急响应机制流行病学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20,41(2):145-151.
  [11] Ouyang Y, Yin J, Wang W, et al. Down-regulated gene expression spectrum and immune responses changed during the disease progression in COVID-19 patients[J]. Clin Infect Dis, 2020,71(16):2052-2060.
  [12]崔亮亮,耿兴义,赵小冬,等.济南市现阶段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流行特征与思考[J].山东大学学报(医学版),2020,58(3):52-57.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896724837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