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医学论文栏目为您提供《咽喉反流性疾病的影响因素和治疗办法》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代写硕士论文 > 论文范文 > 医学论文 >

咽喉反流性疾病的影响因素和治疗办法

添加时间:2019-05-15 11:03 来源:未知 作者:优选论文网
  摘要:目的 了解咽喉反流性疾病(LPRD)的影响因素和治疗效果。方法 选取2018年2~8月门诊收治的112例咽喉疾病患者,通过反流症状指数评分量表(RSI)和反流体征评分量表(RFI)诊断。用视觉模拟评分法(VSA)评分。采用饮食和生活习惯调整(一级治疗),质子泵抑制剂(PPI)和胃肠动力药治疗(二级治疗)4~6周。对年龄、性别、职业、饮食、受凉、压力、情绪、胃疾病史等进行单因素分析和二元Logistic回归统计学分析,比较治疗前后的RSI和VSA评分用t检验。结果 112例慢性咽喉疾病患者随访率90%,LPRD 83例,占门诊慢性咽喉疾病患者的83%.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饮食(x?=4.123, P<0.05)、胃疾病史(x?=14.912, P<0.0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而性别(x?=0.681, P>0.05)、年龄(x?=0.681,P>0.05)、职业(x?=0.024,P>0.05)、受凉(x?=0.649,P>0.05)、压力(x?=1.197, P>0.05)、情绪(x?=0.940,P>0.05)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饮食(x?=4.480,P<0.05)、胃疾病史(x?=7.792, P<0.01)是LPRD的影响因素。临床治疗显效50.61%(41例)、有效37.01%(30例)、无效12.34%(10例)。轻症一级治疗前后VAS(t=9.41, P<0.01)和RSI(t=10.59, P<0.01);轻症一二级联合治疗VAS(t=20.59, P<0.01)和RSI(t=22.03, P<0.01); 重症一二级联合治疗VAS(t=6.82,P<0.05)和RSI(t=4.8, P<0.05)评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结论 饮食、胃疾病史是LPRD的影响因素,调整饮食和生活习惯联合PPI和胃肠动力剂治疗效果较好。
  
  关键词:咽喉反流性疾病; 危险因素; 饮食; 胃疾病; 治疗结局;
 
  
  咽喉反流性疾病(laryngopharyngeal reflux disease, LPRD)是指胃内容物反流到鼻腔、口腔、咽、喉、气管、肺等部位引起咽喉部一系列症状和体征的总称,是胃食管反流的一种食管外表现。我们参照《咽喉反流性疾病诊断与治疗专家共识(2015)》[2],通过问卷和量表[反流症状指数(reflux symptom index , RSI)和反流体征指数(reflux finding score , RFS)]形式对慢性咽喉疾病患者进行调查评分,并对其影响因素和疗效进行统计分析。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 1临床资料
  
  选择2018年2至8月于我院耳鼻咽喉科门诊就诊的112例慢性咽喉疾病患者,其中男62例、女50例,年龄6~86(52.4±6.2)岁。病程0.5~140(19±3.1)个月。通过量表(RSI和RFS)评分来诊断LPRD[2],RSI>13分,RFI>7分纳入疑似LPRD.RSI≤13分、RFI≤7分者排除LPRD.根据症状和体征严重程度给予分度,轻度(症状不影响工作和社会活动,喉后部炎症,喉黏膜轻度充血水肿)74例;重度(症状影响工作和社会活动,喉广泛充血水肿肉芽形成)7例;极重度(症状严重影响工作和社会活动,黏膜增生性病变)2例。
  
  1.2病史采集
  
  收集每位慢性咽喉疾病患者基本信息如年龄、性别、职业、病程、随访电话号。详细询问症状,病史,治疗前后做电子喉镜检查。填写RSI和RSF量表并用视觉模拟评分法(VAS)评分,病史主要包括有无胃疾病史如胃溃疡、慢性胃炎;饮食习惯包括暴饮暴食、嗜酒;有无受凉史;有无过大的工作和学习压力;有无焦虑抑郁症(诊断标准参照全国普通高等医学院校五年制临床医学专业“十三五”规划教材精神病学第八版的焦虑症诊断标准和抑郁症诊断标准)对不符合诊断标准但有症状影响日常生活的诊断为焦虑状态或抑郁状态。
  
  1.3治疗方法
  
  一级治疗:主要针对病程≤2周,症状轻,饮食不当引起的LPRD患者。注意饮食和生活习惯,如饮食8成饱,不吃甜腻辛辣食物,不喝酒、碳酸饮料;睡前不吃夜宵,不穿紧身衣睡觉,夜间症状明显者睡觉头位抬高30度。二级治疗:主要针对有胃疾病史,症状反复迁延者。PPI+胃肠动力药;采用奥美拉唑20 mg(胶囊),2次/d,早晚餐前30 min口服。枸橼酸莫沙比利片5 mg,3次/d,三餐前30 min口服。三级治疗:内镜下抗反流治疗如胃食管连接处射频治疗,胃底折叠手术。外科治疗指证[1]主要包括:①持续的反流症状需长期用药,担心长期治疗费用和不良反应;②药物治疗无效或患者对药物不耐受。22例轻症者给予一级治疗,2周随访1次,共随访6周;59例给予一二级联合治疗,其中轻症52 例治疗4周,重症7 例治疗6周。每2周随访1次,共随访6~8周。停药后2周为随访终止日期并评判疗效,比较治疗前后VAS和RSI评分。2例因咽喉反流引起声带白斑癌变患者给予支撑喉镜下手术治疗不纳入疗效统计分析。
  
  1.4效果评判
  
  参照《咽喉反流性疾病诊断与治疗专家共识(2015)》[2]疗效评判标准评估治疗效果。显效:症状基本消失,RSI评分≤13分;有效:症状改善50% 以上,RSI降低但仍>13分;无效:症状无改善,RSI评分无降低。
  
  1.5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17.0统计软件。分类数据以相对数描述,与咽喉疾病可能有关的因素包括年龄、性别、职业、饮食、受凉、压力、情绪、职业、胃疾史等的单因素分析采用卡方检验,与之有关的多因素采用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患者治疗前后VAS和RSI评分资料符合正态分布,以x?±s表示,分层影响因素间均值差异比较采用成组t检验。检验水准ɑ=0.05.
  
  2结果
  
  2.1治疗效果
  
  本研究共收集慢性咽喉疾病患者112例,随访率90%.实际纳入100例,其中LPRD 83例(83%),非反流性咽喉疾病17例(17%)。治疗前RSI评分(14.95±2.02)分,治疗后(4.45±3.72)分;治疗前RFI评分(9.23±1.59)分,治疗后(7.57±1.48)分;治疗前VAS评分(8.37±0.79)分,治疗后(3.08±1.93)分 .83例LPRD 患者中,轻症74例(89.16%),重症7例(8.43%),极重度2例(2.41%)。81例LPRD患者中采用一级治疗22例,随访6周;一二级治疗59例,其中轻症 52 例治疗4周,随访6周,重症 7 例治疗6周,随访8周。显效41例(50.61 %),有效30例(37.07 %),无效10例(12.34%)。
  
  表1 81例LPRD患者治疗前后疗效评估

  
  2.2 LPRD 的单因素分析
  
  结果显示,饮食习惯如嗜酒、暴饮暴食和有胃疾病史如胃溃疡、慢性胃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而性别,年龄,职业,压力,情绪(焦虑或抑郁状态)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见表2.
  
  表2 咽喉疾病100例单因素分析

  
  2.3 LPRD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
  
  以是否为LPRD为因变量,经过单因素分析有统计意义的变量为自变量,进行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饮食习惯、胃疾病病史是LPRD的影响因素, 见表3.
  
  表3 咽喉反流性疾病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

  
  注:SE为标准误,OR为优势比,95%CI为95%可信区间。
  
  3讨论
  
  本次调查我们发现,LPRD患病率较高,慢性咽喉疾病通过RSI和RFS评分有83例患者疑似咽喉反流疾病,占门诊咽喉疾病的83%.LPRD以轻症为主,有74例(89.16%)患者症状不影响日常工作和社会活动,多数表现为咽部异物感、咽部烧灼痛、痰多、频繁清嗓子、胸闷。喉镜下主要表现为咽后壁充血,淋巴滤泡增生,舌扁桃体增生,杓会厌襞充血,声带充血水肿和白斑。过去常将咽后壁淋巴滤泡和舌根淋巴组织增生误认为是咽部异物感的原因,部分基层医院热衷于用微波、等离子来治疗咽后壁增生的淋巴滤泡和舌根增生的淋巴组织。以此来治疗咽异感症,但往往达不到治疗效果,反而因疤痕形成的原因加重咽部不适感。有研究发现,舌扁桃体肥大淋巴组织中存在胃蛋白酶的表达,提示舌扁桃体肥大与咽喉反流存在相关性[7].由此可见长期咽部淋巴组织增生是胃液反流刺激引起的,是反流性咽喉疾病的体征之一。常与咽部异物感共存,但不是引起咽部异物感的原因。因此不必用外科手段来消除增生的咽后壁淋巴滤泡和舌根淋巴组织。抗胃酸和胃肠动力治疗可缓解咽部异物感症状。
  
  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LPRD与饮食习惯如暴饮暴食、嗜酒有关,与胃疾病史如胃溃疡、慢性胃炎有关。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饮食习惯、胃食管疾病史为主要危险因素,嗜酒、暴饮暴食对LPRD的影响是无不良饮食习惯的4.526倍,胃疾病史对LPRD的影响是无胃疾病史的10.165倍。对这类患者采集病史时应重点询问饮食习惯和有无胃溃疡、胃胀、胃痛、胸闷、胸骨后烧灼痛等病史。焦虑抑郁、压力过大会引起胃蠕动减缓,理论上应与LPRD有关,但本研究仅13例(15.7%)患者合并抑郁或焦虑状态,16例(19.3%)有压力过大感觉,统计上无统计学差异,需扩大样本进一步研究。认为因受凉诱发症状的LPRD占24例(28.9%),单因素分析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从职业分布来看,大致分为脑力劳动为主(教师、公务员)12例(14.4%)和体力劳动为主(外来务工者)31例(37.3%),自由职业(包括家务、服务业,小微企业主)40例(48.2%)。从绝对值看自由职业者占多数,与当地家庭作坊小微企业多有关。其次是体力劳动从业者,这部分人以外来务工者多,主要从事建筑和纺织业,与当地经济发达吸纳外来务工人员多有关,以脑力劳动为主的教师,公务员患者数量最少,相比于其他两职业与其总人数相对少有关。单因素分析(脑力劳动为主职业,体力劳动为主职业,自由职业)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从发病年龄来看各组年龄段均有发病,45岁以上年龄组为高发人群,单因素分析占43例(51.8%)。可能与本地区工业发达,微小企业主多,产品营销,喝酒应酬多有关。老年人由于食管括约肌松弛,容易产生反流,单因素分析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有文献支持PPI联合胃肠动力药物在改善LPRD患者症状或体征方面优于单纯PPI,可减少反流症状的复发[8].对于病程短,饮食不当引起的LPRD,无胃疾病病史者以一级治疗为主,即改变饮食和生活习惯。对于病程长,同时又有胃疾病病史者,采用一二级联合治疗。分析本组随访资料,10例无效病例中3例存在用药依从性差现象,2例用药期间存在饮食习惯无改变现象,5例症状体征典型但奥美拉唑和枸橼酸莫沙比利治疗无效,后转消化科进一步检查。其中2例有胆汁反流,1例有胃炎溃疡性结肠炎,2例有食管裂孔疝,由消化科继续治疗。
  
  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无烟酒史的喉癌患者中咽喉反流屡见报道。在吸烟、饮酒患者中胃食管反流的发生率较高,因此认为在致咽喉癌方面,烟酒、胃食管反流有协同作用[2].研究发现,60%的声带白斑患者出现病理性食管反流,高于普通人群[3,5].如能及早抗胃酸和胃肠动力治疗早期白斑,肉芽肿可逆转消失。本组2例声带白斑癌变,支撑喉镜下手术后继续抗胃酸治疗。我们认为,声带白斑不仅仅是手术,术后的抗胃酸治疗对复发和癌变的预防较重要。LPRD误诊原因:①LPRD的症状与感染性咽喉疾病症状上有交叉性,易被混淆;②咽喉部充血水肿与感染性咽喉疾病体征有交叉;③部分利咽中成药含片治疗可有暂时的咽部舒适感,易误为感染性咽喉疾病。部分因反流引起的咳嗽患者常被误为气道高反应,通过RSI和RFS评分可减少误诊误治。
  
  综上所述,过去认为的慢性咽喉疾病大部分与LPRD有关。由于胃反流事件多发使得LPRD常见,且停药后有反复现象,所以在用药同时应将发病原理告知患者,争取患者配合,控制好胃酸,改变饮食和生活习惯。
  
  参考文献
  
  [1] 韩德民, Robert T. Sataloff, 徐文。 嗓音医学[M]. 2版。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7:194-200.
  [2] 李进让,肖永芳,李湘平,等。咽喉反流性疾病诊断与治疗专家共识(2015年)[J].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16, 51(5):324-326.  
  [3] Bacciu A, Mercante G, Ingegnoli A, et al. Effects of 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 in laryngeal carcinoma[J]. Clin Otolaryngol Allied Sci, 2004, 29(5): 545-548. doi:10.1111/j.1365-2273.2004.00851.x.  
  [4] Cohen JT, Bach KK, Postma GN, et al. Clinical manifestations of laryngopharyngeal reflux[J]. Ear Nose Throat J, 2002, 81(9 Suppl 2): 19-23.  
  [5] 李湘平, 黄柞峰, 吴婷, 等。 咽喉反流在声带白斑及早期声带癌发病中的初步观察[J].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 2014, 49(5): 362-367. doi:10.3760/cma.j.issn.1673-0860.2014.05.003.
  [6] 邓月琴, 王路, 陈怀宏, 等。 胃蛋白酶在舌扁桃体组织中的表达及临床意义[J].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 2017, 52(7): 525-530. doi:10.3760/cma.j.issn.1673-0860.2017.07.009.
  [7] 李进让。咽喉反流性疾病的规范化诊断与治疗[J]. 中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 2015, 22(9):435-437. doi:10.16066/j.1672-7002.2015.09.001.  
  [8] 李可亮, 李进让。 质子泵抑制剂联合胃肠动力药治疗咽喉反流性疾病的Meta分析[J]. 中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2014, 21(7): 367-371.  
  [9] 陈寻,杨云,陈智斌。喉咽反流性疾病的临床治疗研究。 [J]山东大学耳鼻咽喉眼学报,2016 , 30(1): 67-69, 73. doi:10.6040/j.issn.1673-3770.0.2015.433  
  [10] 孙娜,陈晓平。咽喉反流性疾病与咽喉科疾病。[J] 山东大学耳鼻咽喉眼学报,2016,30(6): 85-89. doi:10.6040/j.issn.1673-3770.0.2016.213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