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优选论文网主要提供代写硕士论文、代写工程硕士论文等各类毕业论文代写服务。有专业的案例分析、编程仿真、图表绘制、理论分析的服务团队。
服务热线
13701839868

前列地尔联合丹参川芎嗪治疗腔隙性脑梗死眩晕的临床效果

添加时间:2017-10-03 13:26  所属栏目:医学论文 来源:未知 作者:胥帆

  [摘要]目的 研究中药针剂丹参川芎嗪联合前列地尔(PGE1)治疗腔隙性脑梗死(LI)眩晕的效果。方法 选择我院2015年8月~2017年4月治疗的117例LI患者,随机分为PGE1组(59例)和联合组(58例)。联合组使用中药针剂丹参川芎嗪联合PGE1治疗,PGE1组采用PGE1治疗。对比两组的疗效以及脑血流情况,包括基底动脉、右椎动脉及左椎动脉血流。结果 联合组的总有效率为91.38%,高于PGE1组的77.9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联合组的脑血流速度显着高于PGE1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联合中药复方制剂丹参川芎嗪与PGE1治疗LI眩晕的疗效确切。
  
  [关键词]脑梗死;川芎嗪;前列地尔 .
  
  腔隙性脑梗死(lacunar infarction,LI)软化病灶位于脑深部核团、白质或脑干,闭塞穿支动脉以终末动脉为主,直径为40~50 μm,微梗塞腔隙径线多≤15 mm,侧支循环形成难度大,LI组织缺氧缺血、Na+-K+-ATP酶异常、细胞代谢功能紊乱,容易发生毒性水肿,进而导致脑组织局限性坏死、液化,吞噬细胞可移走坏死及液化的脑组织,发展为脑软化。糖尿病、肥胖症、高血压、脑部前支动脉异常出血均为LI发生风险信号。多发性LI可对脑部神经功能产生影响,引起反应迟钝、眩晕、头痛头晕、记忆力减退等症状,甚至可能造成智力衰退或痴呆[1].治疗LI时应注意抗凝、扩张血管及增加大脑血液灌注,改善神经功能及预防复发。眩晕是LI常见自觉症状,本研究旨在分析前列地尔(PGE1)联合丹参川芎嗪治疗LI眩晕的效果,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收集2015年8月~2017年4月在我院就诊的117例LI患者的资料,均主诉间断眩晕或连续眩晕,呈摇摆感、晃动感或旋转性,头颈位发生变化时可诱发或加重眩晕,可出现复视、眼蒙及眼花等视觉症状,Romberg征阳性、站立不稳或步态不稳、眼球震颤、饮水呛咳、情感淡漠、精神抑郁、视野缺损、视物模糊,合并吞咽障碍、吐词不清、口眼歪斜、言语不利、恶心呕吐、头痛头晕、记忆力或理解力变化、肢体麻木无力、耳鸣、昏厥、猝倒等,经头颅DWI、MRA或CT确诊[2-3].所有入选患者均知情同意,本研究经我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排除对川芎嗪、丹参、PGE1成分过敏或抵抗,颅内出血或出血倾向,SBP/DBP>200 mmHg/110 mmHg,伴有脑肿瘤、Moyamoya病、囊虫病、脑部感染者。将入选患者随机分为PGE1组(59例)和联合组(58例)。PGE1组中,男35例,女24例;年龄34~89岁,平均(66.9±5.2)岁;梗死部位:脑干15例,顶叶4例,丘脑12例,尾状核6例,颞叶4例,侧脑室旁5例,内外囊11例,小脑2例;梗死灶径线为3~17 mm,平均(10.4±3.7)mm;LI眩晕诱因:气候变化10例,饮酒17例,劳累或用力过度21例,情绪波动8例,其他3例。联合组中,男33例,女25例;年龄35~88岁,平均(66.2±5.7)岁;梗死部位:脑干14例,顶叶3例,丘脑13例,尾状核7例,颞叶2例,侧脑室旁4例,内外囊12例,小脑3例;梗死灶径线为2~19 mm,平均(10.1±3.2)mm;LI眩晕诱因:气候变化9例,饮酒16例,劳累或用力过度20例,情绪波动9例,其他4例。两组的性别、年龄、梗死部位、诱因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方法
  
  两组均服用氯吡格雷(75 mg/d)、曲克芦丁(500~540 mg/d)、尼莫地平(120 mg/d)、阿司匹林(75~150 mg/d),输注125~250 ml 20%甘露醇,腹壁注射肝素钙(1.2 ml/d)。如耳鸣严重,加用维生素B1及地西泮;如伴有恶心呕吐,加用维生素B6、多潘立酮片。①PGE1组:在10 ml溶媒中加入10 μg PGE1注射液(北京泰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10980023)后静脉推注,1次/d;或在250 ml溶媒中加入150 mg PGE1注射液静脉滴注,1次/d,连续治疗2周。应用PGE1时如发现注射部位出现瘙痒、发硬、发红、血管炎或血管疼痛等症状,或出现呕吐、腹胀、腹泻、血压降低等临床表现时,需减少剂量或立即停药。②联合组:静脉推注或静脉滴注PGE1后间隔6 h应用复方制剂丹参川芎嗪(吉林四长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2026448),在200~250 ml溶媒中加入5~10 ml针剂维持静脉滴注,1次/d,连续给药2周后停药2 d,随后继续静脉滴注治疗2周。在10 ml溶媒中加入10 μg PGE1注射液后静脉推注,1次/d;或在250 ml溶媒中加入150 mg PGE1注射液静脉滴注,1次/d,连续治疗2周。
  
  1.3观察指标
  
  比较两组LI眩晕患者的疗效及两组的脑血流情况,包括基底动脉、右椎动脉、左椎动脉血流。
  
  1.4疗效判定标准
  
  治愈:眩晕被完全控制,无平衡障碍或视物旋转,耳鸣、视物不清、目眩、站立不稳、呕吐、眼震、头晕等消失,步态平衡,能自行行走,CT检查证实LI软化灶消失,睡眠良好,随访1周未见眩晕复发;好转:眩晕基本控制或部分控制,耳鸣、目眩、站立不稳、呕吐、头晕等明显好转或基本消失,活动时偶有轻微目眩头晕或昏沉,自身无旋转感、未见视物旋转或伴有轻微旋转感,能坚持工作,步态有欠平衡,可在他人搀扶下行走,CT证实LI软化灶缩小>50%,伴有轻度睡眠障碍;无效:眩晕未被控制或加重,头昏沉加重,旋转感强烈,静卧时存在眩晕感,难起身,无法下床活动,或扑倒,伴有情绪低落及严重睡眠障碍,CT证实LI软化灶缩小<50%、无变化或持续扩大[4-6].
  
  1.5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3.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临床疗效的比较
  
  联合组的总有效率为91.38%,高于PGE1组的77.9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
  
  2.2两组脑血流速度的比较
  
  联合组的脑血流速度(基底动脉、右椎动脉、左椎动脉速度)显着高于PGE1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2)。
  
  3讨论
  
  大脑基底动脉、白质穿支动脉、前脉络膜及豆纹动脉分支远离脑部主干动脉,且行走长、弯曲,对血流动力变化敏感程度高,发生缺血时极易形成LI.LI患者的动脉分支、脑后动脉、基底动脉及椎体动脉处于缺血状态[7].脑部前庭系统血供主要来源于基底动脉与椎体动脉等后循环系统,负责向前庭系统供血的前动脉、迷路动脉属于终末动脉,较为纤细、行程长,无相应的侧支循环,一旦发生LI,将会造成血供中断、缺血、缺氧,刺激神经核及耳蜗支、前庭支,引起耳蜗与前庭功能障碍,诱发眩晕。发生LI时还会导致颅压升高,增强交感神经的兴奋性,造成椎动脉出现痉挛现象及血流迟滞,高颅压可造成前庭系统中的管内淋巴张力在短时间内迅速升高,同时积聚大量乳酸,致使前庭系统受到压迫,动脉痉挛可加重前庭系统的缺氧、缺血状态,由此加重眩晕[8-10].本研究比较了联合使用PGE1、中药针剂与单用PGE1治疗LI眩晕的效果,结果显示,治疗后联合组有效率为91.38%,明显高于PGE1组的77.97%,且治疗后联合组的基底动脉、右椎动脉、左椎动脉血液流速均高于PGE1组,提示联合应用中药针剂与PGE1治疗LI眩晕可提高效果与改善脑部梗死区域的血流状态。
  
  中医认为LI眩晕病机为阴阳失衡、肾虚体衰、肝肾阴亏、虚弱亏损、元气不足、髓海不足、气血失和,风邪上扰、血运无力、气血瘀滞、血流滞缓、络气不和,清窍失养、脑络瘀阻、脑髓不充,气血逆乱,故清阳不升、浑浊不清、清窍蒙蔽,发为眩晕[11];宜养血和营、补虚祛瘀、祛风化痰。丹参可益精血、补肝肾、化瘀通脉、益气固脱、活血化瘀,川芎理气散血、祛风止痛、养血和营、活血行气、荣筋通络,川芎嗪、丹参复方制剂可通畅络脉、清心醒脑、安窍宁神、活血通络、祛风化痰[12].川芎嗪可解聚血小板,阻断血栓形成,增加脑血流量,缓解脑水肿;丹参可解除血管痉挛,促进侧支循环生成,改善脑部血供;PGE1可阻断血小板生成血栓烷A2,抑制TXA2收缩血管,可舒张血管,缓解血管痉挛,降低血流阻力,通过刺激内皮细胞释放rtPA产生溶栓作用,阻断自由基对脂质产生过氧化作用,提高毛细血管滤过红细胞的能力,可加快动脉血液流动速度与改善全身微循环状态,有效保护脑细胞、修复受损血管[13-14].此外,PGE1还具有延迟代谢、不易失活的特点,生物活性高,药效维持时间长,弥散程度高、分布范围广,可从根本上改善血流指标。联合中药复合制剂与PGE1治疗LI眩晕,可协同改善脑部前庭系统的血供状态,加快前庭神经微循环,消除诱发眩晕的血液因素[15].
  
  综上所述,联合PGE1及中药复方制剂治疗LI眩晕的效果确切。

  [参考文献]

  [1]刘施,吴嘉瑞,蔺梦娟,等.基于Meta分析的注射用丹参多酚酸治疗急性脑梗死临床评价[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7,23(8):202-207.
  [2]陈庆友,张艳蕉,赵宇,等.复方丹参注射液联合丁苯酞注射液治疗急性缺血性脑卒中的临床研究[J].中国临床药理学杂志,2017,33(2):109-111.
  [3]Naderi-Meshkin H,Bahrami AR,Bidkhori HR,et al.Strategies to improve homing of mesenchymal stem cells for greater efficacy in stemcelltherapy[J].Cell Biol Int,2015,39(1):23-34.
  [4]苏陈,吴峰,张帅,等,等.前列地尔与还原型谷胱甘肽联合应用对冠心病患者PCI术后造影剂肾病的预防作用[J].山东医药,2015,55(31):49-51.
  [5]张文,汪琳,赵咏莉,等.利用循证医学方法对前列地尔注射液超说明书用药的评估探讨[J].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17,37(2):177-180.
  [6]李建鹏,王峥.血栓通联合前列地尔治疗下肢动脉硬化闭塞症的有效性及对其血液流变学的影响[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6,22(6):159-162.
  [7]孙志,姜晓芳,胡玉荣,等.基于UPLC-MS/MS-模式识别技术的丹灯通脑软胶囊中多种活性成分定量研究[J].中草药,2017,48(6):1126-1132.
  [8]Khan T,Zaman G.Classification of different Hepatitis B infected individuals with saturated incidence rate[J].Springerplus,2016,5(1):1082.
  [9]沈卉君,陈晓鹏,江忠文.颈部血管超声与同型半胱氨酸检测在脑梗死合并颈动脉狭窄病变的临床应用价值[J].中国循环杂志,2015,30(1):30-33.
  [10]张巧红,徐艳玲,杨靖华.丹参粉针剂对肝纤维化大鼠肝损伤的保护作用及对血管紧张素(1-7)的影响[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7,35(2):420-424.
  [11]庞玉蓉,刘婷,戎琳.依帕司他联合前列地尔注射液治疗早期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疗效及对血清氧化应激和炎症因子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6,26(16):52-56.
  [12]王怀琴,郭晓荣,杨新兵,等.利用酵母雙杂交筛选与丹参R2R3-MYB类转录因子SmPAP1互作的蛋白[J].基因组学与应用生物学,2016,35(10):2819-2826.
  [13]张伟,史琳靖,张浩,等.尿毒症患者血清中miR-155的表达及前列地尔对其的影响[J].中南大学学报(医学版),2015,40(7):735-741.
  [14]吕建平,曹志恺,Lee JM.四波长内源光信号成像在GFAP-/-Vim-/-小鼠脑梗死周围扩散性去极化中的应用[J].南方医科大学学报,2015,35(3):417-421.
  [15]田亚萍,王园园,迟宝荣.黄芪、丹参酮ⅡA和5-氟尿嘧啶单用及联合应用对人宫颈癌HeLa细胞的体外作用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6,19(9):1081-1085.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