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艺术论文栏目为您提供《徽派建筑中的美学意蕴分析》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代写硕士论文 > 论文范文 > 艺术论文 >

徽派建筑中的美学意蕴分析

添加时间:2019-02-26 11:11 来源:淮海工学院学报 作者:张永
  摘要:我国现代建筑风格多样, 徽派建筑作为古建筑八大流派之一, 凭借其独特的布局方式、结构特点以及装饰艺术, 在建筑学、美学中独树一帜。在徽派建筑的特点基础上, 分析其建筑所蕴含的美学意蕴以及在现代建筑设计中的利用, 并对徽派建筑的继承发扬特点与发展现状进行说明, 以加强人们对传统徽派建筑的认识, 传承与发扬中国传统文化。
 
  关键词:徽派建筑; 美学意蕴; 现代化发展
 
 
  随着建筑学与其他学科的不断交叉融合, 对于当代建筑的审美已不再仅仅局限于一个建筑在视觉上的美与丑, 一个真正美的建筑, 除了其建筑外形美、布局美以外, 其在建筑理念以及功能上也要符合绿色、生态、节能的可持续发展原则, 着重注意人与建筑之间的和谐关系, 真正从建筑本身来体现人文关怀, 同时也要强调建筑与外界环境的相互作用, 即建筑应与所在地区的传统文化、风俗特点等方面有恰当的切合。
 
  一、当代建筑美学发展概况
 
  建筑美学是在近现代史上出现的一门新兴学科。在建筑学和美学两个学科的不断发展中, 由于二者理论重合范围的不断加大, 在二者的基础上应运而生了建筑美学这一交叉学科, 它立足于建筑学和美学的理论基础, 同时也是当代建筑发展的重要风向标之一。建筑美学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地发展和完善, 总结出了建筑美学的十大法则, 在这十个法则的互相作用下, 造就了一座座美的建筑。这十个法则在实践过程中可以具体总结为四个方面, 即四个特性:空间特性、视觉特性 (造型和色彩) 、时代特性和民族特性。在当今世界全球化的大趋势下, 建筑美学在这四个方面呈现多元化的发展态势, 各具鲜明特点的建筑流派纷纷崛起, 在世界各地用建筑表达他们的美学理念[1]。
 
  中国的传统建筑美学, 一直以中国建筑八大流派为基础稳定地发展着, 自改革开放以来, 中国建筑形式出现了巨大的改变, 西方美学思想和我国传统美学思想在碰撞的过程中, 令人欣喜地演化出了新的建筑形式, 但同时, 盲目仿照“欧式建筑”、走“国际化道路”, 也使中国出现了“千城一面”的现象, 中国城市本土的传统文化、艺术风格正在渐渐消融[2]。
 
  面对这种尴尬的境况, 中国建筑师们应做到将中国建筑的传统优秀艺术形式加以借鉴、改造和利用, 使其适应当前现代化的城市环境, 让中国的建筑美学走向国际的舞台, 而不是一味地照搬照抄外来建筑理论。
 
  二、徽派建筑的发展历程及其特点
 
  (一) 徽派建筑的传承与发展
 
  徽州地形复杂多样, 雄踞黄山、天目山山脉, 土地贫瘠, 大多不适宜耕种。正是由于地形及土地不适于传统的耕种活动, 于是徽州地区的男人们大多选择从仕或者经商。古往今来, 徽州商人和官员在全国范围内都有着巨大的社会影响力, 徽商也成为了我国古代四大商派之一, 在促进古代经济发展方面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徽商对徽州地区的影响不仅仅体现在经济上, 因为徽商这一群体的崛起, 以雄厚的物质财富为前提, 徽商对徽州地区的传统习俗、艺术风格及徽州人的价值观念、行为模式等都有着巨大的影响。正是受到徽商“宗族”观念的影响, 徽派建筑群落中均兴建有规模较大的祠堂、庙宇、牌楼, 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徽派建筑的发展与兴盛[3]。
 
  (二) 徽派建筑的特点分析
 
  徽州较大的村落均为宗族聚集之地, 比如宏村就是汪姓聚居之地。其中, 每个建筑群落中都建有宗祠, 宗祠在体量以及布局上均是建筑群落中最大的, 宗祠不仅仅是整个建筑群落的中心, 更是整个宗族的文化及信仰的象征。除此之外, 建筑群落中还建有书院、举办庆典的戏台、象征宗族文化和权威的牌坊、供奉神仙的寺庙等各种代表封建礼教与传统宗族思想的建筑。
 
  “马头墙”是徽派建筑中较为典型的设计。“马头墙”又叫风火墙、防火墙, 因徽派建筑群落中排列较为紧密, 不利于防火, 当突发火灾时, 火势容易顺风顺房蔓延。因此, 为了防止这一情况发生, 当地居民便把建筑外墙顶部加高, 又因加高的墙体轮廓酷似马头, 于是人们便把它称为“马头墙”。
 
  “天井”也是徽派建筑的显著特征之一。在中国传统文化中, 天井和“财禄”相关, 设置天井即符合了讲求聚四方之财的说法, 利用天井汇聚、保存雨水, 象征聚财之道, 四水归堂, 聚水、聚财、聚福气, 天井的建造和徽商文化可谓是紧密相连。从功能上讲, 徽派建筑整体上过于封闭、潮湿, 在采光和通风上有极大的缺陷, 天井的设置则增强了建筑内部的空气流通, 产生气流, 形成“烟囱效应”, 在炎热的夏季也能起到有效的降温作用。阳光从这一方小小的天井洒落下来, 增强了室内采光, 也为居民们的生活带来了一种惬意。
 
  徽派建筑中很注重雕刻技艺, 最有名的当数徽州三雕。徽州三雕是指具有徽派风格的砖雕、石雕、木雕, 以其精致的雕刻手法、流畅的线条以及深远的意蕴而享誉海内外, 并于2006年被中央政府批准列入我国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其中宏村承志堂“三雕”凭其精湛的工艺被誉为“民间故宫”。
 
  三、徽派建筑中美学意蕴的体现
 
  (一) 徽州聚落中美学元素的体现
 
  1自然之美徽州聚落在选址时, 会考虑地貌、土壤质量、水源、气候等特点, 然后根据当地现有的自然条件, 将村落与自然融为一体, 其形式遵循风水学中“山厚人肥、山清水秀、山驻人宁”的说法, 大多背山面水, 且其正面常有案山。以宏村为例, 宏村北倚黄山余脉羊栈岭、雷岗山, 南抱羊栈河, 整个村落呈牛形布置, 北山阻挡了冬季北风的侵扰, 村落向南得到了极好的光照条件, 羊栈河解决了整个村落的取水问题, 同时避免了洪涝灾害, 达到了防洪的效果;从山至水之间的土地有一定的坡度, 且土质相对肥沃, 增强了村落的视野, 既符合了“望向好”的条件, 又满足了居住者生活生态因素的要求。徽州在发展过程中, 始终保持着与自然的良好关系, 这与当地人常年经商有关, 当地居民对村落周围自然资源的取用始终把握着一定的尺度, 从未过度地攫取自然资源, 使其生活环境在千余年来始终保持着山清水秀、绿荫如蔽的状态[4]。
 
  2空间秩序美风水之说, 徽人尤重之。除了村落取址中的山环水绕之说外, 风水学说也体现在群落内部布局的方方面面。聚落内的建筑风格整体上成统一状态, 偶尔挑起的飞檐以及高处房面的马头墙, 无不为肃穆静雅的村落添加了一种动态的韵律美。在风水学中, 水网的布置也是建筑群落规划中的一大重点, 如宏村因风水大师算出宏村的本源为一头卧牛, 则水系为一幅通过月沼、南湖与其周围地形水系构成“牛”图;而歙县渔梁村, 因当地居民主要以打渔为业, 则将整个水网布置成鱼的形状, 意喻年年有余, 村落内水网交织, 内部细小水脉往往沿墙布置, 为居民们的生活用水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同时整个村落通过水系和道路连接在一起, 加强了村落的整体性, 使村落能够有很好的分散和位移。
 
  徽派建筑聚落在布局的过程中, 除了严格按照风水学的理念建造外, 其宗族观念以及中国传统封建文化思想也对空间的布置起到了极大的影响。整个村落常以宗庙祠堂为中心向外扩展, 其间穿插布置伟岸的寺庙、耸立的高塔、庄严肃穆的牌坊, 这些建筑作为整个村落的节点, 通过不同的尺度大小以及根据不同公用建筑的风格特点, 增加了整个建筑群落的层次感与丰富度, 同时也加强了整个聚落空间的序列性。
 
  (二) 徽派建筑中美学元素的体现
 
  1平面布局之几何美徽派建筑外部线条流畅, 简洁大方, 格局对称, 以中线为轴, 面阔三间, 中间厅堂, 两侧耳室, 楼梯位于厅堂前部或后部的左右两侧, 以此为基础再进行加工改造和延伸, 通常门户进深的院落越多, 越为大户人家。厅堂前方成为天井, 有采光通风之用, 院落相套, 造就封闭性自足型家族生存空间。整个平面呈方形布局, 层层相套, 界限分明, 具有棱角, 呈现一种几何美。
 
  2色彩素雅之美徽派建筑颜色以黑白灰为主, 这种简洁明快的中性色彩与每种色彩搭配都能够相得益彰。粉墙、黛瓦、黑边, 简洁的黑白搭配, 再加上轮廓分明的建筑与灵动的马头墙, 使整个建筑干净利落, 形似一幅中国山水画。
 
  白墙、灰砖、黑瓦的组合外观清素淡雅, 建筑主体颜色一方面是为了避讳皇室建筑的金碧辉煌, 另一方面也表现了徽州百姓朴实的情怀与低调处事的性格特点[5]。同时, 简洁的黑白灰通过色彩的明度不同, 像乐谱中的低音、中音、高音一样, 形成不同的组合, 使得每个建筑都具有独特的视觉感受。
 
  徽派建筑的色彩构成, 一方面源于当地居民的精神文化传统, 另一方面也与建筑所采用的自然资源有着不可切分的关系。徽派建筑大多就地取材, 采用当地特有的木材、土砖瓦、石灰等, 在建筑原料的选择时也极其注意纹理质感, 对建筑材料的加工处理较少, 最大限度地展现建材的原貌, 使整个建筑充满着质朴自然之美。
 
  徽派建筑虽以黑白灰为主色调, 但因为建筑本身的高低错落, 使得整个建筑与光影相结合, 变化多端的投影落在白色的墙壁上, 使整个墙面充满趣味, 同时令整个建筑的色彩充满了层次感。建筑色彩构成虽然简洁, 但其色彩却注重与周围环境进行对比, 白墙与春花相应、与夏荷相和、与秋叶互融, 使整个环境成为颇具动感的画面。
 
  在徽州雾气蒙蒙的清晨, 简洁的色彩与周围自然环境相称, 更平添了几分诗意。随着时间的流逝, 在经历过日晒、风吹、雨淋之后, 其材料本身的风化、变色, 与环境产生微妙的化学反应, 现如今的徽派古建筑, 原白色的墙体已四处斑驳, 白色脱落变为黄色、淡粉, 同时墙面裂缝中生长着的碧绿的青苔更增强了墙面色彩的丰富程度, 这一切都强化了建筑本身的历史底蕴。
 
  3建筑空间之幽静美典型的传统徽派建筑, 其四周都由高墙围起, 在立面上除了大门以外, 其向外的采光方式仅靠几个小窗, 因此, 其建造天井也是重要的采光方式, 整个建筑的院落狭小, 室内光线由天井进入, 随着一天内太阳方向的变化, 室内的采光也随着时间而变化。不同的光影变化关系, 装饰了整个建筑。
 
  在整个建筑聚落之间, 建筑与建筑之间的距离长为建筑的1/5左右, 两侧建筑墙面高高崛起, 光线很难射入窄巷之中, 整个街巷给人一种幽深之感, 抬头看到高耸的马头墙和飞挑的屋檐, 细细的天空好似一条蓝带, 均给人一种幽静之美。当由街巷走入较为开阔的广场地时, 又给人一种豁然开朗之感。
 
  (三) 徽派建筑装饰艺术中美学元素的体现
 
  徽派建筑的装饰艺术体现在多个方面, 如隔扇、门罩、门楼、三雕艺术等。徽州三雕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 通过匠人们一代又一代的研究以及从未断裂的传承, 使其形成了一套以精细的雕刻手法著称的完整工艺体系。
 
  徽派建筑均为砖木结构, 其中建筑组件如门、床、梁等多为木材所构成, 为木雕艺人的艺术创作提供了广泛的原材料, 同时雕刻技法也层出不穷, 不仅有浅浮雕、高浮雕、透雕, 还有各种平雕、圆雕、线雕等, 它们相互结合, 刀工刚劲简练, 一气呵成, 线条流畅, 丰满华丽而不琐碎。
 
  砖雕是在徽州特产青砖上经过精细雕刻而成, 广泛运用于徽派建筑的门、屋顶等处, 分为平雕、浮雕、立体雕刻三种, 雕刻技艺与色泽纯青的青砖相结合, 使每个砖雕作品都那么的玲珑剔透、栩栩如生。
 
  和砖雕、木雕相比, 石雕主要运用于民宅、庙宇、墓地等处, 其主体多以动植物形象和古纹样为主, 制作手法以透雕与平面雕为主, 刀法古朴大方, 没有木雕和石雕那样繁琐。
 
  徽州三雕艺术题材广泛, 从山水到人文无所不包, 一幅木雕作品中的故事内容丰富、构图合理, 且巧妙利用徽派建筑的采光特色———天井, 木雕与光影结合, 使得整个画面明暗相应, 阴影深浅交错, 更加生动立体。
 
  四、徽派建筑美学的现代化发展
 
  (一) 徽派建筑与可持续发展
 
  徽派建筑从选取地址时“背山面水”“天人合一”的聚落规划思想、对聚落水系的布置, 到高墙围合马头墙相隔的建筑形式, 还有建筑中天井对室内小气候的调节, 处处都能体现出可持续发展中所提到的绿色、环保、节能的科学理念。除此之外, 建筑所采用的材料多采用当地黏土、杉木、青砖、石灰等, 这些原材料保温性能良好, 有冬暖夏凉、调节室内气候的功能, 这种节能、环保的建筑形式, 完全符合当今的科学发展观。
 
  (二) 徽派建筑在其他领域的扩展与应用
 
  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 徽派建筑的重要元素被运用到许多新式建筑中去, 其“粉墙黛瓦”的风格特点被广泛运用于新建筑中, 如贝聿铭先生的香山饭店、苏州博物馆。除此之外, 这些建筑还巧妙地将“虚”的墙壁和“实”的庭院相结合, 创造出了虚实相应的建筑语言, 并在墙体上以灰色线条和菱形漏窗装饰, 以期达到传统的粉墙黛瓦的效果。
 
  徽派建筑中天井的设置, 也被广泛地运用到各类建筑中, 利用天井结构来加强室内的通风与采光, 丰富了室内的光影效果与空间变化, 天井已成为现代建筑家争相追捧的建筑构造之一。而徽州三雕已不仅仅局限于建筑装饰, 以其精湛的工艺, 广泛地运用于屏风、装饰品、桌椅等物件的装饰之上, 这些作品现如今已远销国内外。同时, 徽州三雕中的传统祥纹图案也运用在服装、平面设计等领域, 甚至成为一种中国传统文化的标识。
 
  (三) 徽派建筑的保护与传承
 
  徽派建筑经过近千年的传承, 已不仅仅是一种建筑形式, 它还印记了中国在徽州地区千百年的历史, 是中国民族文明和精神的象征之一。在宏村、西递被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后, 徽派建筑也逐渐从中国走向了世界的舞台, 其在选址、建造等方面所蕴含的美学思想和其所涉及的科学的建造方法理论, 已被现如今许多建筑学家所学习、借鉴和传承, 徽派建筑已不仅仅是一种建筑形式, 而是一种建筑理念和中国地域传统文化符号, 被运用于不同风格建筑中。
 
  虽然徽派建筑已经受到世人们的广泛关注, 但对徽派建筑的保护依然存在问题。现如今的人们“宁盖新房, 不住旧房”, 比如作为徽派建筑发源地的黄山市, 随着城市化建设的发展, 古民居越来越少, 并且因为财政拨款力度不够, 出现了古民居坍塌的现象。我们应该深刻认识到徽派古民居建筑的绚烂文化和艺术价值, 传承徽派建筑优秀的美学思想、艺术形式及其意蕴, 同时将徽派文化在建筑以及其他领域持续体现与运用, 才能维护徽派建筑美学的自身生命力, 才能使我国这一优秀珍贵遗产不会因为世界大同而被磨灭。
 
  综上所述, 徽派建筑作为我国古建筑八大流派之一, 凭借其独特的布局方式、结构特点以及装饰艺术, 在建筑学、美学中独树一帜。徽派建筑从建筑聚落的选址、建筑形制、建筑材料、建筑装饰和传统风水中都涵盖着特有的美学思想, 蕴含着先人们的智慧结晶。在徽派建筑的特点基础上分析其建筑所蕴含的美学意蕴, 对传统建筑优秀文化的传播与专业设计者的学习和借鉴具有积极意义。
 
  参考文献
 
  [1]倪漫, 杨磊.徽派传统建筑文化在现代城市园林景观设计中的运用[J].绿色科技, 2018 (15) :23-24.
  [2]许海波.徽州地区古村落景观美学研究——以宏村为例[J].美与时代 (城市版) , 2018 (7) :82-83.
  [3]黄孟阳.关于新徽派建筑符号的提取研究[J].建筑与文化, 2018 (4) :55-56.
  [4]洪永稳.论徽州审美文化“徽派”的精神内涵[J].巢湖学院学报, 2018 (2) :108-112.
  [5]麻勇斌.贵州民族建筑的历史解读[J].贵州民族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18 (1) :29-43.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