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英语论文栏目为您提供《英语口语移动学习的反馈成效研究》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代写硕士论文 > 论文范文 > 英语论文 >

英语口语移动学习的反馈成效研究

添加时间:2019-06-26 14:01 来源:未知 作者:优选论文网
  摘要:旨在探索教师反馈和手机软件反馈对中级英语学习者提高口语的学习效应。研究以实证形式比较了教师反馈、手机口语应用软件自动评分、教师干预+手机口语应用软件评分三种反馈方式的有效性。具体的研究发现包括: (1) 教师干预下的手机口语应用软件自动评分反馈方式比单纯的应用软件自动评分更能提高学生的口语水平; (2) 教师干预对口语准确性、语音语调及交际性方面具有更明显的积极作用; (3) 学生对三种反馈方式都持肯定态度, 但更倾向于接受教师干预与手机口语应用软件结合; (4) 教师反馈带给学生的焦虑感最大, 但并不影响增强学生口语信心和提升口语兴趣。研究表明, 教师干预不能缺席英语口语的移动学习反馈。
  
  关键词:EFL口语; 教师反馈; 手机软件反馈; 教师干预;
 
  
  一、引言
  
  反馈是EFL教学中的重要环节。在我国传统的外语教学中, 教师常以分数为表现形式, 终结性地给予学生单维反馈。伴随着西方过程教学法逐渐传入我国, 语言教学开始强调以学生为主体, 以交际为手段, 重视在此过程中对学生表现进行全面的观察、记录和反思, 并依此做出形成性评价。杨惠中指出, “在会话过程中, 个性化的、及时的反馈”是“有效语言学习的重要前提”.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 M-Learning (移动学习) 方式使得学习者随时随地学习成为可能, 免费信息技术为实现教师对学生个体和群体的反馈提供了最佳技术支持。以手机为使用终端的口语自动评分应用软件的普及应用, 给口语反馈带来了更多选择形式。
  
  二、文献综述
  
  国外反馈研究成果较多。有研究者对比教师反馈和同伴反馈, 或探究教师反馈类型的有效性和反馈行为的本质, 提出教师反馈比同伴反馈更加有效。也有学者调查学生欢迎的反馈形式, 发现即时、明确、精心设计、口头书面结合、形式多样的反馈优于迟缓、模糊、缺乏设计、纯书面、形式单一的反馈方式。
  
  国内的EFL口语反馈研究主要考察反馈在学生口语能力发展过程中的作用, 认为教师应注意反馈策略, 鼓励学生自信积极地参与课堂互动, 从而提高反馈的有效性。有研究对比分析了即时反馈与延时反馈对口语流利性和准确性发展的影响, 认为即时反馈能够及时凸显语言输入, 从而提高语言使用的准确性。有研究关注不同类型纠错反馈对口语流利性与正确性的影响, 认为诱发型反馈最能有效提高学生口语能力。也有研究关注教师反馈类型、纠错种类及其对学生口语质量的影响。也有研究对比分析了自我反馈、同伴反馈对口语能力的影响, 发现除了任务层面和个人调节层面, 总体上学生自我反馈与同伴反馈没有显着差异。
  
  近年来, 国内开发出“英语流利说”等免费口语APP, 其自动评分系统主要从语音、语调、流畅度、词汇、句型结构等维度对学生口语实行智能反馈。类似流利说等应用软件如能与教师反馈或同伴反馈相媲美, 将不仅给口语教师“减负”带来希望, 也能为学生口语水平提高开辟“捷径”.但是, CNKI中国期刊网的检索结果显示, 智能口语应用软件反馈效果的相关研究屈指可数。刘敏贤、高鹏认为, 手机应用软件在辅助口语教学中起着提供语境, 增加练习机会, 促进听说水平提高等作用。李银玲探讨了如何以动态评价为理论基础, 借助现代信息技术, 将网络自主学习平台, 学生电子档案袋嵌入大学英语口语课堂评价实践。但该研究并没有深入自动口语评价的反馈, 而且未对学生口语水平开展实证调查。
  
  纵观国内外相关研究, 大学英语口语反馈研究缺乏, 自动评分系统辅助反馈更是当前口语反馈研究的最前沿话题。有鉴于此, 笔者尝试以实验和调查的方式比较 (1) 单独的教师口语反馈; (2) 手机应用软件自动评分反馈; (3) 教师干预下的口语应用软件反馈, 三种反馈方式对学生口语习得的有效性, 以期在口语反馈研究上取得突破。
  
  三、研究设计
  
  (一) 研究问题
  
  1.教师反馈、应用软件反馈、教师干预下应用软件反馈的学生口语水平有无差异?
  
  2.哪种反馈方式最能有效提高口语水平, 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3.学生对三种口语反馈方式的评价如何?
  
  (二) 研究对象
  
  本教学实验在浙江某院校非英语专业3个一年级行政班展开, 每班50人。笔者担任大一二学期每周4学时的大学英语课程教学工作。抽取高考英语成绩没有显着性差异的学生 (平均分=105, P=0.48) 作为自然班单位内的研究对象, 分别形成控制组A、实验组B和实验组C, 每组30人。
  
  (三) 研究方法
  
  1.研究步骤
  
  完成《口语水平评分标准》设计, 按照语音语调、准确性、连贯性、适切性、交际性5个维度进行, 5项标准每项20分。完成《学生对口语反馈方式的态度及选择》问卷设计, 包括5个维度, 主要涉及反馈的接受程度、缓解口语焦虑、增强口语信心、激发口语兴趣及提高口语水平。问题均为单选题, 采用李克特五级量表形式 (选项5~1分别代表从“完全赞同”到“完全不赞同”) .
  
  本实验持续16周, 每两周布置一次口语任务, 学生共参加8次口语练习与反馈。教师在开学第一周说明口语教学任务和反馈方式, 特别强调8次口语成绩将占课程期终形成性评价成绩的30%, 以令学生认真对待。三个班口语教学内容和任务相同, 但反馈方式不同。控制组A采用传统的教师反馈方式, 实验组B使用APP的自动评分系统, 实验组C采用教师干预后再使用APP评分。教师诊断学生口语中存在的问题, 与学生就问题的目标、结构达成共识。这一模式强调教学与评估的结合, 关注学生认知历程与能力的变化, 同时还重视评估者与被评估者之间的互动。
  
  每单周教师讲解教学内容, 学生进行课内实践。每双周第一节课进行口语任务前训练, 如提供必要词汇句型, 说明口语练习和反馈规则。第二节课学生当堂完成限时口语表述, 对控制组A和实验组C进行教师反馈, 对实验组B仅以鼓掌形式通过, 不予其他反馈。三个班的教学地点都是多媒体教室, 教师主控台可以控制网络开关。
  
  控制组A学生在课堂上完成口语训练任务后, 教师在课堂上给予直接反馈。主要针对语音语调、用词错误、思想内容及篇章结构给出评语和提出建议。课后, 将口语训练任务录音, 以语音文件的形式上传至微信群等网络学习平台。
  
  实验组B学生除了完成课堂口语练习, 要求课后使用手机口语APP, 按提示与评分进行修改再提交, 修改次数不限, 但必须在限定时间完成, 并详细记录应用软件的反馈意见。
  
  实验组C学生在口语训练过程中, 教师针对思想内容、篇章结构、语言运用与语音语调4个维度进行干预, 每名学生平均接受1~2次干预。同样要求学生课后使用手机口语应用软件, 并详细记录应用软件的反馈意见。
  
  2.数据收集
  
  比较口语能力, 验证反馈方式对口语水平的提升作用。第16周控制组A、实验组B、实验组C分别进行口语考试, 题目选自相同的口语试题库, 难度相当。学生把口语视频上传至网络学习平台, 要求必须脱稿。口语视频交给两位英语口语教学经验丰富的教师评改, 评改采用百分制。参照Skehan的语言使用能力量化指标:句子复杂性、精确度、流利度和词汇使用情况, 本实验评分标准按照语音语调、准确性、连贯性、适切性、交际性五个维度进行。每项得分和总分取两位教师的平均分。然后将学生期末口语成绩与期初口语成绩进行对比检验, 分析是否存在显着差异。
  
  比较反馈接受情况, 验证学生对口语反馈方式的态度及反馈方式的有效性。测试之后, 学生填写调查问卷。主要对比分析三种口语反馈形式的五个维度:①接受程度;②缓解口语焦虑;③增强口语信心;④激发口语兴趣;⑤提高口语水平。问卷调查之后, 在各班各抽取两名学生围绕问卷问题进行访谈。
  
  (四) 结果分析
  
  1.实验结果分析
  
  (1) 口语成绩比较
  
  从准确性、连贯性、语音语调、适切性和交际性五个维度对三组学生的口语前测成绩和后测成绩用SPSS18.0软件进行配对样本T检验。检验结果显示, 五个维度和总分的差值95%置信区间下限和上限均不含零, 双尾t检验的显着性概率都远小于0.05, 说明变量之间存在显着差异。均值均为负分, 说明每项的后测成绩都高于前测成绩, 反映出不同方式的反馈方式总体上对口语水平有明显的促进作用。
  
  (2) 反馈方式与口语成绩检验
  
  为了考察三种不同的反馈方式对口语成绩是否有显着影响, 以“反馈方式”为因素变量, “后测成绩”为因变量, “前测成绩”为协变量进行协方差分析。首先检验回归斜率相等的假设, F值为0.29, P>0.05, 没有达到显着性水平, 表明三种反馈方式的回归斜率相同, 符合协方差分析的条件。
  
  协方差分析显示, 协变量“前测成绩”的概率值为0.00, 说明前测成绩对后测成绩产生了显着的影响。因素变量“反馈组别”也达到了显着水平0.00, 说明反馈方式对后测成绩也产生了显着影响。后测成绩成对比较表明 (见表2) , 第三种反馈方式 (教师干预+手机反馈) 的后测成绩与第一种反馈方式 (教师反馈) 的后测成绩差异显着 (P=0.01<0.05) , 第三种反馈方式 (教师干预+手机反馈) 的后测成绩与第二种反馈方式 (手机反馈) 的后测成绩差异显着 (P=0.00<0.05) .第二种反馈方式 (手机反馈) 与第一种 (教师反馈) 的后测成绩差异不显着 (P=0.17>0.05) .并且教师干预+手机反馈的均值 (19.37) 要高于教师反馈 (18.67) 和手机反馈 (18.32) , 说明教师干预+手机反馈的形式对学生的口语提高作用最为显着, 单纯的手机反馈得分最低, 表明传统的教师反馈作用不容忽视。
  
  (3) 口语测试单项成绩比较
  
  为了解三种反馈方式对口语能力的具体影响情况, 对五个维度的单项后测成绩进行了配对样本t检验。结果显示, 连贯性有两项, 语音语调有一项, 交际性有两项具有显着差异 (P<0.05) , 但准确性和适切性各组之间没有显着差异 (P>0.05) .
  
  具体看来, 教师干预的实验组C在连贯性、语音语调和交际性3项指标上明显优于单纯的手机自动评分的实验组B, 教师反馈控制组A的连贯性和语音语调均值高于实验组B, 但差异不显着。这说明, 教师适当的干预对英语口语的连贯性、语音语调和交际性发挥重要作用。单纯使用手机应用软件自动评分的反馈方式对提高英语口语整体水平效果不大。
  
  2.调查结果分析
  
  (1) 学生对反馈方式的态度
  
  对3个班进行问卷调查, 发现学生对三种反馈方式都比较肯定, 分值都大于3.0.总体对教师反馈+手机反馈的接受程度最高, 手机反馈接受程度最低, 说明学生很珍视老师的指导意见。对手机反馈的接受程度最低 (4.27) , 主要因为目前的口语应用软件功能还不完善, 评分不够细致, 仅在首次使用时给出语言语调、流利程度、谋篇布局三个维度的评价, 以后每次使用都只能给出一个总分。但是在缓解焦虑、增强信心和激发兴趣这三个维度, 三种反馈差异不显着, 甚至手机APP反馈得分较高, 说明学生面对老师讲英语存在较明显的紧张心理, 独自面对手机反而能够放松练习。教师反馈带最不能缓解学生的焦虑感 (3.60) , 但焦虑并不影响学生口语信心和口语兴趣提升。在提高口语能力方面, 教师反馈+手机反馈的得分最高 (4.29) , 进一步验证了实验结果。
  
  (2) 学生对反馈方式的总体看法
  
  在访谈中, 控制组A的学生和实验组C的学生都很认可教师以量表形式、分维度进行口语反馈的方式, 实验组B的学生表示不能完全依赖手机APP的自动评分, 要求教师反馈和干预。他们提出:“教师按照量表的维度明确打分, 尤其对正确性、适切性、交际性等提出针对性的建议, 对提高口语水平很有帮助”;“手机APP能调动口语练习积极性, 保证每天规律性的练习量, 但是评价形式单一, 缺乏内容反馈和评分依据。”
  
  四、讨论与建议
  
  教师反馈、手机口语应用软件评分、教师干预+手机口语应用软件评分三种口语反馈方式的实施步骤、要求和方法各不相同, 对学生缓解口语焦虑、提高口语水平、反馈接受程度等方面起的作用也有差异。本实验调查结果表明, 学生依然青睐传统的教师反馈。教师反馈对学生口语水平提高有很大帮助, 教师在反馈过程中提供的分析和建议对学生口语的准确性、语音语调和交际性具有更好的指导作用。但这种反馈方式要求面面俱到, 兼顾口语的宏观和微观层面。在访谈中, 控制组A和实验组C的很多学生希望教师评语更加全面, 因为这会使学生更加深刻反思, 更加完善口语。然而, 对教师而言, 细致的口语反馈和评价工作负荷较重, 在短时间内很难做到, 这种反馈方式并不现实。但如果仅对学生的口语练习直接打分或宏观指出问题, 甚至鼓掌通过, 那就还不如手机口语应用软件评分, 对学生口语水平的提高效果不明显。
  
  手机口语应用软件自动评分能减轻教师的工作量, 并有利降低学生口语焦虑感, 增强学生口语信心, 激发学生口语兴趣, 大幅增加课后口语练习量。但是, 很多学生反映手机口语应用软件功能还不完善, 评分不够细致, 每次使用都只能给出一个总分, 致使学生在口语练习时没有明确的比照, 对学生整体口语水平提高的效果较小。
  
  教师干预后使用手机口语应用软件评分的反馈模式不仅能明显提高学生口语水平, 并能提升语篇的思想内容和组织结构。学生提出其唯一的不足是当场口语练习并接受评价反馈焦虑感大, 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口语信心和兴趣。
  
  综上, 笔者建议应通过以下做法改善英语口语反馈方式:首先, 在口语教学过程中, 根据不同情况采用不同反馈方式。可灵活、交替使用教师反馈、手机口语应用软件评分、教师干预和同伴评价, 充分发挥各种反馈方式的优点, 活跃教学气氛, 提高学生的口语互动参与度。其次, 教师反馈或教师干预应多鼓励, 尽量减少批评。这有助于学生增强口语信心, 降低口语焦虑感, 提高口语兴趣。反馈时建议采用量表形式, 以便即时、全面、细致地给出反馈。最后, 因人而异地采用不同反馈方式。对口语水平较高的学生, 可多采用手机口语应用软件评分和同伴反馈。对口语水平较低的学生, 教师可适当降低任务难度, 增加教师干预。
  
  参考文献
  
  [1]杨惠中。必须高度重视语言运用研究[J].现代外语, 2017, (6) :851.  
  [2]陈坚林, 贾振霞。大数据时代的信息化外语学习方式探索研究[J].外语电化教学, 2017, (176) :3.
  [3]MUKUMOTO M, CHU, S.Peer-feedback and Revision Process in A Wiki Mediated Collaborative Writing[J].Educational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2013, (2) :279.
  [4]YIN S, ZHENG, B.Feedback and Revision in Cloud-based Writing:Variations across Feedback Source and Task Type[J].Writing&Pedagogy, 2017, (3) :517.  
  [5]KEPNER G.An Experiment in the Relationship of Types of Written Feedback to the Development of Second Language Writing Skills[J].The Modern Language Journal, 1991, (5) :305.
  [6]BLAIR A, CURTIS, S.What Feedbacks do Students Want?[J].Politics, 2013, (1) :66.  
  [7]张凯, 王慧敏。反馈时机对中国英语学习者口语准确性和流利性发展的影响[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 2017, (1) :103.
  [8]庄欣。课堂英语口语纠错反馈机制研究[J].外语教学, 2012, (2) :48.  
  [9]韩亚文。口语互动中的重述反馈:争议与建议[J].外语研究, 2012, (4) :48.  
  [10]裴月英。动态系统理论下同伴反馈对大学生口语能力的影响[D].四川外语学院, 2012.  
  [11]刘敏贤, 高鹏。手机应用软件辅助大学英语口语教学实证研究--建构主义理论指导视角[J].新西部, 2016, (9) :160.  
  [12]李银玲。信息技术嵌入大学英语口语课堂动态评价模式建构[J].中国教育信息化, 2017, (2) :19.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