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英语论文栏目为您提供《“V+O+名/动量词”构式研究》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代写硕士论文 > 论文范文 > 英语论文 >

“V+O+名/动量词”构式研究

添加时间:2019-03-11 10:47 来源:未知 作者:优选论文网
  摘要:传统的语法观主张动词中心说, 认为动词在句中处于决定和支配地位, 句子的意义是由动词和某些虚词决定的, 于是衍生出许多相关理论, 但是某些语言现象表明, 动词中心说的语法观并不能解释某些特殊的语法现象。构式语法的兴起, 主张以构式为中心, 为分析一些汉语语法现象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本文试从构式语法的角度对“V+O+名/动量词”构式的结构、意义和功能等方面进行分析, 从而对该构式达到一个更深入的认识, 挖掘其语用价值以及在汉语学习和教学中的应用价值。
 
  关键词:“V+O+名/动量词”; 构式语法; 结构; 功能;
 
  动宾结构 (V+O) 以及动词的双宾结构 (V+O1+O2) 一直是学术界研究较多的两种结构, 这类研究多建立在以动词为中心的视角之上。从构式的角度对动宾结构 (V+O) 及双 (V+O1+O2) 的研究也较为深入和完备, 但对“V+O+名/动量词”结构的研究并不多, 这类结构是现代汉语中比较常见的结构。因此本文试从构式语法的角度对该结构进行简单的分析和探讨。
 
  一关于构式语法
 
  构式语法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 Goldberg对构式的定义是:“C是一个构式当且仅当C是一个形式一个意义的配对<Fi, Si>, 且C的形式 (Fi) 或意义 (Si) 的某些方面不能从C的构成成分或其他先前已有的构式中得到完全推测。”[1]由此可见, 构式语法主张的是形式和意义的配对, 并且主张以构式为中心, 把构式看作一个整体, 整体的功能大于各部分之和, 而不是各部分意义的简单相加。
 
  随着构式语法的兴起, 国内许多学者对此展开了介绍、评论以及运用, 如:董燕萍介绍了构式语法的研究重点、主要特点以及研究前景;陆俭明[3,4]肯定了构式语法理论对语言研究的贡献, 同时也指出了它的问题和局限以及需要完善的问题。而对构式语法理论的运用, 也有不少学者通过构式语法去解决双及物、way-构式等语言现象以及构式语法对语言习得的借鉴意义。构式语法的兴起为汉语现象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同样也为现代汉语中出现的一些特殊语言现象提供了另一种研究方式。
 
  二关于“V+O+名/动量词”构式
 
  (一) “V+O+名/动量词”构式义
 
  “V+O+名/动量词”构式是现代汉语中比较常见的构式, 如:
 
  例1:我见了他两次。
 
  例2:小明打了小华一下。
 
  例3:我看见过那人三次。
 
  从例子中可以看到“V+O+名/动量词”结构的构式义表示的是主语 (S) 行为动作 (V) 对宾语O发生的量。如例1表示的是主语的行为动作“见”的次数。
 
  但是一些语言事实证明, 并不是能够进入该构式的句子都能成立, 如:
 
  例4:我见了许多人两次。
 
  例5:小明打了两个人一下。
 
  例6:我看见过人三次。
 
  例4、5、6是由例1、2、3转换而来的, 具有相同的句法结构, 但是发现这三例中的句子意义并不符合我们的认知。“V+O+名/动量词”结构的构式义表示的是主语 (S) 行为动作 (V) 对宾语O发生的量。在例4中, “两次”即是主语“见了”宾语的次数, 是一个具体的数量, 但宾语是“许多人”, 是一个泛指的概念, “许多人”和“两次”的搭配造成了混乱, 所以使得语义不通。
 
  (二) “V+O+量词”与“V+量词+O”
 
  在现代汉语中, “V+量词+O”也是比较常见的一种用法, 基本与“V+O+量词”相似, 但二者的内部结构却不一致, 用法和构式义也有一定的差别, 通过结构的划分, 我们可从以下实证加以区别:
 
  (1) V+O+量词=[V+O]+量词
 
  (2) V+量词+O=V+[量词+O]
 
  在 (1) 中, 我们更倾向于把宾语 (O) 和量词看成构式的两个独立的构件, 而 (2) 中的量词和宾语更倾向于看成一个整体的构件, 也就是说在 (1) 中, 动词V支配的是两个成分, 即宾语O和量词, 这时候量词做的是补语。但在 (2) 中, 量词和宾语O一般情况下是修饰和被修饰的关系, 所以动词V支配的是一个对象O, 并不一定支配量词, 但是也有例外, 如:
 
  例7:a.小明打了他一下。
 
  b.小明打了一下他。
 
  在例7b中, 量词属于动量词, 并且同宾语不存在修饰和被修饰的关系, 动词V在例7中同样也支配了动量词“一下”, 但是当量词变为“两下、三下……”也是不成立的, 如:
 
  例8:小明打了他两下。
 
  *小明打了两下他。
 
  “V+量词+O”结构中, 量词和宾语O一般是修饰和被修饰的关系, 所以当“V+O+量词”结构中的O和量词属于修饰和被修饰的关系时, 两种结构则可以相互转换, 但是通过语例发现, 如果“V+量词+O”结构中的量词和宾语是修饰和被修饰关系时, 则不一定能够转换成“V+O+量词”结构, 如:
 
  例9:他看了三本书。
 
  *他看了书三本。
 
  例7中的两种结构在语义上都符合我们的认知, 都能够被接受。但是从例句中可以发现, “V+量词+O”结构的构式义和“V+O+量词”是有所不同的, 前者更偏重于表示是主语 (S) 行为动作发生的对象, 即O。也就是说, 在例7b中, 主语“打”由此可见的对象是“他”, 而不是其他人。而在例7a中, 主语“打”了他“一下”, 而不是“两下”, 由此可以看出二者构式义的不同与差异。
 
  三“V+O+名/动量词”构式解析及其句法功能
 
  (一) “V+O+名/动量词”中的构件“V”
 
  传统的语法观认为动词在句子中起支配决定作用, 构式语法则认为构式在句中的决定作用, 但这并不是否定动词的作用。Goldberg认为论元结构形式是动词意义和构式意义相互作用的结果, 即动词和构式之间具有一种互动的关系。
 
  “V+O+名/动量词”构式对动词的限制较少, 但是通过语料可知, 这一结构通常是表示已经完成了的动作或者事情, 所以动词后面多有表示动作行为已经完成了的标志“了、过”等, 如:
 
  例10:我等了她十分钟。
 
  例11:老师观察了这个学生半年。
 
  例12:他们找了那孩子两天。
 
  如前述“V+O+名/动量词”的构式义是主语 (S) 行为动作 (V) 对宾语 (O) 发生的量。既然表示的是发生的“量”的概念, 那么出现于该构式的动词自然多和表示完成标志的词搭配, 表示动作行为已经发生。
 
  (二) “V+O+名/动量词”中的构件“O”
 
  宾语通常表示的是动作行为的承受者, 而能够进入该构式的宾语 (O) 也具有一定的限制。如:
 
  例13:小李打了他两下。
 
  老师说了我们四个钟头。
 
  他看了那个电影三次。
 
  例14:*小李打了两个人三次。
 
  *老师说了三个学生四个钟头。
 
  *他看了两个电影三天。
 
  例13和例14在结构上是一致的, 但例13中的三个句子却不能说, 冯胜利[5]通过韵律结构对比此类现象进行了讨论。通过对比可知, 两个例子的区别还在于宾语 (O) , 例14中的“两个人、三个学生、两个电影”都是不定指的, 而“他、我们”是人称代词, “那个电影”是特指, 也就是说例13中的宾语成分都是定指的, 如果我们在“两个人、三个学生、两个电影”前面加上“那”, 也是可以接受的。所以如果出现在“V+O+名/动量词”构式中的宾语是定指成分, 那么该句子就可接受, 反之则不能被接受。
 
  出现于O位置的成分多为人称代词、专名以及“这、那、这个、那个”等具有特指修饰成分的词或词组。
 
  (三) “V+O+名/动量词”中的量词
 
  “V+O+名/动量词”构式中的量词位于句子末尾, 并且其后不带其它成分, 因为构式结构的改变也会改变其构式义。
 
  如前述该构式中的宾语和量词是两个独立的构件, 量词在该结构中作补语成分, 且量词之后不带成分。
 
  (四) “V+O+名/动量词”的句法功能
 
  “V+O+名/动量词”构式在句中作谓语的用法最为常见, 而本文所举的例子几乎都是该构式作谓语的情况。除此, 它还可以作主语、定语、状语等。如:
 
  例15:等了她十分钟就走了。
 
  例16:打了他三次的人是小明。
 
  例17:看过她两次之后, 他就回北京了。
 
  “V+O+名/动量词”构式的主要句法功能是用作谓语, 一般情况下出现于“S+V+O+名/动量词”结构当中。
 
  四“V+O+名/动量词”与其它构式的对比
 
  与“V+O+名/动量词”相似的结构主要有两种。但有些情况下它们可以互换, 并其语义侧重点不同。又某些情况下, 它们又是相互排斥的。
 
  (一) “V+名/动量词+O”
 
  “V+名/动量词+O”构式是现代汉语中用得比较多的一种结构, 前文对两种结构的转换以及一些特例有所讨论。
 
  例18:a.她看了那个电影三次。
 
  b.她看了三次电影。
 
  在前述“V+O+名/动量词”构式中的宾语O一般情况下是定指成分, 否则不可以进入该格式, 而从例18中我们可以看出, “V+名/动量词+O”结构中的宾语O则可以是不定指, 进入该格式仍旧成立, 并且“V+名/动量词+O”结构的量词和宾语O一般是修饰和被修饰的关系。
 
  关于二者的比较在前文中已有所提到, 这里就不作过多的对比。
 
  (二) “V+O+名/动量词+了”
 
  与“V+O+名/动量词”构式不同的是, “V+O+名/动量词+了”结构的句末带有虚词“了”, 其用法主要有三种:虚词“了”附在谓词后, 表示动作或者性状完成或实现, 是动态助词了1;附在句末名词性词语后, 表示情况已经发生变化, 是语气词了2;附在句末谓词性词语后面, 则兼有以上两种功能。而在该结构中的“了”则属于后两种。
 
  与“V+O+名/动量词”构式不同的是, “V+O+名/动量词”的构式义表示的是量的含义, 而“V+O+名/动量词+了”结构表示的是主语动作的持续, 如:
 
  例19:a.她看了那个电影三次。
 
  我等了她十分钟。
 
  b.她看了那个电影三次了。
 
  我等了她十分钟了。
 
  通过对两组句子的对比, 我们可以发现例19a表示的是动作行为多的“量”, 即看电影的次数, 等人的时间;而例19b表示的是动作行为的持续, 但是我们也可以发现这类句子多带有说话人的一种主观性的情感在其中, 如“我等了她十分钟了”, 说话人在说这句话时可能带有一种不满的主观情感在其中, “我”等了“她”十分钟, “她”也许还没来, 所以“等”这个动作行为可能还会持续, 而说话人在等的过程中往往带有自己的主观情感。
 
  五结语
 
  本文从构式的角度对“V+O+名/动量词”结构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分析, 比较了该结构与其它相似结构的异同, 并不是任何语言形式都可以进入该构式的。但是我们发现, 本文讨论的有些不能仅说的“V+O+名/动量词”结构, 其实在某些特定的语境之下也是可以接受的, 这也印证了Goldberg说, 构式是形式和 (意义及话语) 功能的配对, 每一个配对都包含形式特征加上某种交际功能, 其中的“话语功能”, “交际功能”即包含语用功能。构式语法打破了传统语法, 并将语用和语义分开的观点。
 
  构式语法理论在语言习得以及教学方面也有许多启示和借鉴意义。本文对“V+O+名/动量词”构式进行了一个简单的解释和分析, 对比了其相似结构之间的异同, 以期对该构式有一个更深入的认识, 为英语运用、教学和语言习得带来一定的启示。
 
  参考文献
 
  [1] Adele E.Goldberg.构式:论元结构的构式语法研究[M].吴海波, 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7:4.
  [2]董燕萍, 梁君英.走进构式语法[J].现代外语, 2002 (2) .
  [3]陆俭明.构式语法的价值与局限[J].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 2008 (1) :142-151.
  [4]陆俭明.从语法构式到修辞构式再到语法构式[J].当代修辞学, 2016, (1) :1-9.
  [5]冯胜利.论汉语的韵律结构及其对句法构造的制约[J].语言研究, 1996 (1) :108-109.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