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文学论文栏目为您提供《丁墨悬爱小说中的现实启示》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代写硕士论文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丁墨悬爱小说中的现实启示

添加时间:2019-06-18 14:08 来源:未知 作者:优选论文网
  摘要:在中国文学传统谱系中, 文学关注人生、积极干预社会的现实主义传统一直绵延不绝, 并决定了中国文学基本的审美价值取向。与传统文学相比, 网络文学虽然内容、形式、意蕴上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但仍注重其现实主义的转向。丁墨的悬爱小说充分演绎了当代网络小说“言情+X”的模式, 在言情中融入悬疑、推理, 既丰富了言情小说的生命力也在案件的发生与解决中融入了对社会现实问题的关切, 也彰显了新时代女性在职场与爱情中的蜕变。
  
  关键词:悬爱小说; 丁墨; 现实关切; 现实启示;
 
  
  引言
  
  文学关注人生的现实主义传统在我国文学发展历程中始终占据核心地位, 并且决定着中华民族文学的基本风貌和美学传统的变迁。在进入网络时代以来, 网络文学已成为当今最重要的文化现象, 网络文学一直被认为是虚拟、娱乐、无深度、类型化、祛魅的文学, 实则不然, 在这一片唱衰声中, 网络文学越来越重视其现实主义的转向, 表现网络文学的“现实主义精神”、实现“网络文学经典化”已成为众多网络作家所追求的目标。丁墨是当下网络超人气女性作家, 她的小说多次获得女性网络文学网站年度排行榜冠军、销售金榜冠军、年度十佳言情小说冠军等。丁墨的小说沿用“言情+推理”模式, 形成了独具一格的悬爱小说, 所谓悬爱, 即在言情中融入推理、言情的元素, 《他来了, 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美人为馅》并称为丁墨“悬爱题材三部曲”, 以其甜宠、悬爱风格被赞“又甜又刺激, 又萌又感动”.这三部小说均被改编影视剧, 在网上有较高的讨论度。这三部小说都以公安系统为主要场景, 以男女主人公的情感变化为主线, 以多个案件串联起来加以侦破为亮点, 男女主人公的感情也在各个案件的发生与解决中逐渐升温, 由试探到确定, 这些案件不仅是他们情感的催化剂, 也从中折射出了作者对当下现实问题的关切, 每件案件的背后折射出的都是对人性的考量。
  
  一、丁墨小说中的现实主义表现
  
  1. 悬疑侦探下的生活现实
  
  普列汉诺夫认为艺术起源于劳动, 美感存在功利性与非功利性的统一, 艺术作为“高级的意识形态”同样受物质生活条件所决定。艺术直接来源于社会心理“.列斐伏尔也同样认为艺术植根于生活, 艺术的创作与生活是息息相关的。随着人们生活节奏日益加快, 学习、生活压力的加大, 就业形势的严峻, 生活的不确定性的增加, 人们长期生活在这种重压之下, 容易造成心理郁积, 产生怀疑、焦虑、苦闷等消极情绪, 这些情绪和社会矛盾一旦激化, 极容易造成犯罪行为, 如多次发生的滴滴司机杀人案, 上海的杀妻藏尸案等。丁墨便是看到了这种社会心理并以之为题材进行小说创作, 惊险刺激的情节不仅满足了读者的猎奇心理, 也具有一定的普法意识。丁墨小说中一般涉及犯罪心理学和传统刑侦学, 这两种手段在办案过程中相辅相成, 并促进男女主情感的融合与爆发。丁墨曾说她从小就偏爱武侠、战争题材的小说, 所以在写作时会习惯性地将这些元素加入, 形成了”悬爱“的创作模式, 而且她非常喜欢并尊重警察这个行业, 能让她感受到一种热血的存在, 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她写这类悬疑侦探小说是在大量研读犯罪心理学相关论着和资料以及以现实为蓝本进行创作的, 书中这些案件的创作灵感都来源于真实事件, 极具话题属性。
  
  恩格斯曾说:”现实主义的意思是, 除细节的真实外, 还要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1]小说在对这些活跃在打击罪犯第一线的主人公的塑造上也是更加立体化、生活化, 极力还原他们褪去功勋之后的本来面貌。在处理案件时他们仿佛被英雄化, 过硬的专业知识, 睿智的头脑, 机敏的判断力, 但一旦脱离案件, 他们就与平常人生活无异,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难题和性格缺陷, 小说所塑造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大神级别的人物, 而是”不完美化“的典型人物, 因而更贴近生活现实。如丁墨在刻画薄靳言这个形象时不仅凸显了其睿智果敢的专业素养, 是全球着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 但也没有忽略他的缺点, 不善交际, 毒舌, 情商低, 性格傲慢、自负, 这些细节的刻画避免了小说主人公”杰克苏“的走向。《如果蜗牛有爱情》中的季白是年轻有为的刑警队副大队长, 追捕逃犯时冲锋陷阵, 机智果敢, 在日常生活中, 关心照顾同事, 会因朋友无辜被杀而难过痛苦。他们的人物塑造都并非扁平化, 而是揉进了更多的生活气息。
  
  2. 心理透视下的人性观照
  
  对于这三部曲的定位是推理言情的悬爱小说, 其与一般言情小说最大的不同是在破案过程中犯罪心理的介入, 在侦探时最大程度地进入罪犯的心理空间, 而在对罪犯心理剖析的背后其实是赤裸裸的人性观照。纵使各个罪犯杀人动机、杀人方式不同, 但究其根源, 这些案件发生的背后折射的是人们由于精神文明的缺失所造成为的心理扭曲状态。用薄靳言的话说:”所有的内心诉求, 都会反映在尸体上。“[2]真正的心理变态者杀人都是源于内心需要, 而不是自暴自弃。在《他来了, 请闭眼》的第一个连环杀人案件中, 薄靳言根据现场勘探、犯罪心理分析后认为杀人凶手是典型的有组织能力犯罪, 他说:”变态不是一天形成……因为他的离群索居, 工作也不会很顺利---这些反过来会加重他的心理问题。“[2]杀人者孙勇即是一位心理变态者, 而心理变态一般有十年以上的酝酿期, 这意味着这些心理变态者如今的行为是在青春期或者更小的年龄时所隐藏的祸根, 他长期生活在压抑与痛苦中, 一旦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那些潜藏在内心的阴暗与狠鸷就会喷薄而出, 以杀人这样极端的手段来满足自己一时的快感, 且在受害人的选择上有自己的倾向, 选择那些涉世不深、容易哄骗和制服的男孩子, 对他们痛下杀手, 极其残忍, 但这样暴虐的凶手又有着自己不可克服的脆弱性, 在杀人过程中, 有一个男孩乞求孙勇不要杀他, 并承诺给他养老送终, 结果孙勇就真的没有杀他, 这在背后折射的是心理变态者渴望爱与被爱的情感诉求。
  
  小说中每个故事的背后都有着严肃的人生主题。《他来了, 请闭眼》中的大boss谢晗, 家庭条件优越, 自身具有高颜值、高学历、高智商, 可以说是普通人眼中的成功人士, 然而童年时期的家庭变故---父母的离异, 家人对他的抛弃, 这种缺乏爱与温情的成长环境造成了谢晗的变态心理:冷漠、残忍, 由于母爱的缺失, 他便将对母亲的恨转嫁到所有年轻女性的身上, 他憎恨母亲, 却又渴望家庭, 所以他以”家庭“的形式进行犯罪, 他甚至绑架一家人然后自己作为男主和他们一起生活, 这种极端偏执、分裂的做法其实只是为了弥补他自童年以来孤独的心灵。这种对人物人性的审视和心理格局的介入, 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了犯罪者背后的真实世界, 三部曲中每一个案件心理推导的背后都有着复杂的人性动机, 不仅是对犯罪者心理的还原, 也是对受众的人性拷问, 矛头直指当下复杂社会环境中人性的缺失。
  
  3. 女性主义视角下女性的成长与突围
  
  新时代社会文化生活准则的新需求, 阶级、性别等的自我意识和和价值取向等都使网络文学越来越重视女性的社会地位, 探索女性内心世界的的荒芜与成长。孟悦提到:”两千年, 女性作为历史的盲点, 始终是一个受强制、被压迫的性别。“[3]在现实生活中女性常处于弱势地位, 女性本身的特点使他们觉得缺乏安全感, 情感常处于不稳定的状态, 且在家庭和事业上难以两全, 这些女性问题广泛地反映在文学作品中, 女性主义文学批评也应运而生, 女性主体意识逐渐自觉。网络言情小说发展至今, 作品中出现过无数的女性人物, 或歌颂女性的隐忍、善良、宽容, 或讽刺女性的刻薄、贪婪, 无论哪种形象的塑造都是以男性的审美为标准, 女性依然是男性的附庸。近年来, 网络作家开始有意或无意地在作品中解构男性话语, 张扬女性话语, 女性形象不断强势化。丁墨即是选择了这样一条彰显女性存在的道路, 他的三部曲没有灰姑娘的人设, 女主也不需要男主拯救, 他们没有明显的等级差异, 男女两性的差异更多地体现在互补互助上, 其所表达的是一种男女和谐共生的两性观, 女性形象在他的笔下得到了成长和突围。
  
  这种成长和突围首先体现在女性要求实现自我的诉求上, 追求独立的事业。长期以来, 男性始终在家庭和社会中占据主导地位, 而女性则由于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的低下以及社会文化的制约, 只能被动地被男性选择和控制, 依附男性而生存, 是缺乏生存能力的个体, 女性只有创建自己的事业和价值才能摆脱对男性的依附, 实现自己真正的独立。正如波伏娃所指出的:”女人正是通过工作跨越了与男性隔开的大部分距离, 只有工作才能保证她的具体自由。一旦她不再是一个寄生者, 建立在依附之上的体系就崩溃了;在她和世界之间, 再也不需要男性中介。“[4]女性只有自觉意识到自己的价值和使命, 并积极参与到实现自我价值的改造活动中, 才能打破男女两性之间这种附属关系。《他来了, 请闭眼》中的简瑶看似温婉纤弱, 但极有主见, 敏锐聪慧, 无论是在工作的选择还是在工作的完成上, 她都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 凭着自己细致的观察力和亲和干练的性格, 被指定为薄靳言的临时助手, 在为薄靳言提供帮助的同时自身也获得成长, 由所谓的”菜鸟“变成了犯罪心理方面的专业人士, 一直坚定自己的信仰和人生道路。《如果蜗牛有爱情》中的许诩是”天才少女“, 在侦破案件时有着高超的观察力和行动力, 小说中多次形容许诩像个男人一样, 她的哥哥说她思考的时候会像男人一样用手敲着膝盖, 故作老成, 季白也多次形容她男人的做派, 然而季白也正是被她的能力所吸引, 他想征服她, 但不会让她丧失自己的独立性, 他喜欢她的独立和强势。《美人为馅》中的白锦曦是犯罪心理学的高材生, 有着高超的侦案能力, 在官湖派出所里大大咧咧地活着, 以其出色的推理能力和断案能力被一群男警官称为”头儿“.这些女主人公, 美丽却不柔弱, 他们向世人所展现的是独立自主, 自信自强的昂扬姿态, 她们表达着具有时代气息的女性追求, 她们不需要通过男性的婚姻来实现自我救赎, 而是自觉地与男性并肩, 以期共同成长, 而非由男性带领而走向独立。
  
  女性的成长和突围还体现在她们对美好爱情的追求上。从女性的角度来说, 爱情确实是一种激发人奋进的力量, 而对男权社会中的女人来说激发的则是牺牲自我多于确立和肯定自我, 女人在爱情中发现的是作为妻子、情人的自我, 而非真正的自我。与土地对封建宗法制度下农民的生存意义一样, 将爱情作为人生主要乃至唯一目标是几千年尚未解放的妇女被羁绊、被束缚的一个象征。”[5]许多将爱情视为毕生追求而丧失自我的女性因此成了男性话语下的牺牲品。丁墨三部曲中的女性摧毁了这种男性中心意识, 在女主人公的意识里, 爱情并不是安身立命之根本, 她们在情感中追求与男性平等的地位。《他来了, 请闭眼》中的简瑶, 虽然爱上了薄靳言, 但是没有为了爱情而奋不顾身甚至丧失自己的独立性, 简瑶说“如果你也愿意走向我, 我会站在这里等你。如果你不过来, 下一次, 我可就不会回头了”.女性的尊严、自尊、自爱仍是她的坚守。《如果蜗牛有爱情》中的许诩虽然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自己的师父, 但并没有因此而丧失理智, 而是对季白进行了一番考察, 确认他没有隐疾, 没有不良嗜好后才开始正视自己的心意。《美人为馅》中的白锦曦努力寻求消失的记忆和失落的爱情, 坚守对于爱情的信仰, 在和韩沉双双失忆的情况下, 以自己出色的能力又获得了爱情。爱情从来不是她们生活的全部, 追求爱情中男女的平等和独立自主的意识才是他们的坚守, 她们的爱情如弗罗姆所定义:“在保留自己完整性和独立性条件下……与他人合二为一。”[6]
  
  二、网络文学现实导向的启示
  
  网络文学发展至今, 其所构建的世界虽然看似超现实、玄幻, 实则背后切中的是人生和生存状况的真实, 并具有批判和人文关怀的力量。这些网络小说与社会现实和日常生活为背景, 必要时加上“金手指”因素, 这样的设定其实更能增强青年人对当下生存状态、人生价值、人性的高扬与跌落等的认识。丁墨小说所呈现出来的乃是对当下社会人物犯罪、心理缺失、女性地位等现实问题的关切, 小说中暴露的是当下社会人们的生存状态, 既有暴露又有弥合。丁墨小说以及改编后电视剧的火爆都在向我们警示, 网络文学中融入现实关切的重要性。网络文学的现实主义转向, 是由网络文学的发展现状决定的, 是使其主流化、成熟化、经典化的必经之途。网络文学若一味追求娱乐性、游戏性, 最终只会使网络文学逐渐类型化、边缘化、虚空化, 最终只会因丧失“艺术的韵味”而自取灭亡, 只有加快网络文学的现实主义转向, 才能实现网络文学的良性生态和合理结构。另一方面, 网络文学的IP化也在不断促进网络文学走向大众化、现实化。这种现实题材的网络推理剧除了丁墨的作品外, 还有类似于《白夜追凶》等, 他们都预示着刑侦小说越来越触及到社会中真实存在的一些社会问题和当下人们的心理健康。新时期, 阶层、性别、地域等的自我意识和价值取向的新准则也在倒逼网络文学探索更加现实向的创作, 职场商战文、技术流、行业和产业文愈加多样, 格局逐渐开阔。此外,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 信息流通的快速便捷, 网络文学现实类题材也逐渐开阔, 网络作家可以亲身经历, 也可以通过媒体、网络等途径接触到现实生活中所发生的故事, 在现实生活中寻找文学的爆点, 刘庆邦认为短篇小说:“是在现实故事结束的地方开始小说意义上的故事”.[7]这种关切现实生活的悲欢离合, 挖掘其中所蕴含的人性故事也是促使网路文学增强现实性的重要推动力。
  
  自十九大以来, 党和国家明确提出在文艺方面加强现实题材的创作, 现实主义题材也成为互联网内容建设、文化产业创作的重点方向, 中国网络文学正在进入“现实题材”新时代, 而要促进网络文学的现实主义转变需要多方合力。对于文化部门来说, 应当树立现实主义风向标, 鼓励创作、推出贴近现实的文学艺术作品, 用心讲好“中国故事”, 在必要时刻做出适当的政策扶持, 目前, 如作协重点扶持的作品有尼卡的《忽而至夏》、吉祥夜的《听说你喜欢我》、冷秋语的《眼科医师》等。对于网络作家来说, 要树立写实精神。与传统作家相比, 网络作家甚至一些写手其最大的优势在于他们本身就来源于基层社会, 他们大多不是专职作家, 而是在社会中从事形形色色的工作, 因而更接近生活现实, 陈崎嵘还提出“建议一大批刚刚入行加盟, 尚未形成自己写作定势和风格的网络作家, 一开始就从现实题材创作起步, 以获得社会和网站的更多关注。”[8]对于媒体来说, 也要引导大众改变对文学作品的关注点, 聚焦于网络文学的现实精神所带来的社会效益, 而不是一味关注其所带来的商业价值。对于文学批评而言, 要推动网络文学批评话语体系的创新, 适应网络时代文学创作与欣赏的主客体的新变。多方合力, 才能实现网络文学的现实主义突围。
  
  结语
  
  丁墨的悬爱三部曲融言情、侦探、推理为一炉, 以“谈案说爱”的方式展现了现代都市男女之间的真爱故事, 更在这些情爱的描绘中展现社会问题, 揭露了社会现实, 传达女性的性别渴求, 凸显了其现实关切性, 也证明了当下网络小说要想在“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小说中脱颖而出, 必须面向现实生活, 进行现实主义突围。如此才能集思想性、艺术性、审美性于一炉, 创造出能够引起受众情感共鸣的作品。
  
  参考文献
  
  [1] 陆贵山, 周忠厚。马克思主义文艺论着选讲 (第五版) [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1:224.  
  [2] 丁墨。他来了, 请闭眼 (上) [M].南昌: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2014:53, 63.  
  [3] 孟悦。两千年:女性作为历史的盲点[J].上海:上海文论, 1989:10.  
  [4] 西蒙娜·德·波伏娃。第二性[M].郑克鲁, 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1:549.  
  [5] 刘慧英。走出男权传统的藩篱---文学中男权意识的批判[M].北京:三联书店, 1996:60.  
  [6] 艾·弗洛姆。爱的艺术[M].李健鸣, 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0:8.  
  [7] 刘庆邦。短篇小说:从现实故事结束的地方开始[N].文汇报, 2017-08-30 (10) .  
  [8] 陈崎嵘。关于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答记者问[N].人民日报 (海外版) , 2018-05-30 (7) .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