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文学论文栏目为您提供《《边城》中乡土文化的寻根溯源》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代写硕士论文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边城》中乡土文化的寻根溯源

添加时间:2019-05-20 11:24 来源:未知 作者:优选论文网
  摘要:时代的发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人们的生活节奏不断提速, 导致很多人的心灵深处出现了丝丝的空虚和遗憾, 于是寻根文学、乡土文学等文学作品就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从乡土文学的内涵、特点以及乡土文学的文化价值出发, 分析、论述以《边城》为代表的乡土文学对时代文化进程中的人性滋养以及社会影响的价值和意义。
  
  关键词:乡土文学; 寻根文学; 沈从文; 《边城》;
 
    
  一、引言
  
  乡土文学是一个非常有文学质感的名词。乡土文学是针对喧嚣浮躁的“都市文学”和艳丽俗气的“世俗文学”而提出的一个概念, 它是一个与生态、人文和生命本真息息相关的文学术语。乡土文学也从某些方面代表了人们热爱故土、热爱国家之心, 渴望用泥土的气息唤醒人们的纯净之心, 学会用感恩与反哺的精神境界去面对周围的山山水水, 学会用纯正与朴素去接物待人, 所以乡土文学是一种具有特定时代背景的文学形式。
  
  从近现代文学史的发展轨迹来看, 乡土文学与京派作家有着密切的联系, 他们的文学主张是“为人生”, 换而言之, 就是利用返璞归真的文学形式来表达对人世间一切值得赞美和憧憬事物的一种赞扬和肯定。在严格的文学概念研究范畴中, 文学评论家习惯上把鲁迅先生的《故乡》看作是最经典的和最具有代表性的乡土文学, 20世纪20年代, 以鲁迅为代表的一批作家试图以原生态的农村文化进行创作, 他们的小说主要反映的是农民的生活和人与自然泥土之间的一种高雅而朴素的情怀, 没有掺杂任何工业文明的成分在里面, 这样的一种文学形式, 被形象地称之为“乡土文学”.
  
  乡土文学最大的价值意义就是用心灵静静地慎思农民的生活, 所以, 为人生、为本源、为纯净的创作理念便是乡土文学的内涵价值。随着现代社会经济的高度发展, 世俗人群追求经济效益的价值理念愈来愈盛, 但是用心灵思考、冷静面对现实美丑善恶的意识变得异常淡漠, 社会整体文化心理变得异常浮躁, 网络低俗文化和利益链文化已经湮没了许多人的良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 探讨乡土文学的时代寻根价值, 正是本文所要努力实现的目标。
  
  二、《边城》中的乡土文学溯源
  
  沈从文是我国现当代文学中具有重要文学地位的一位现实主义乡土作家, 他在自传中, 曾经明确表明自己是一个从乡村走出来的实实在的“乡下人”.以“乡下人”自居的沈从文, 对湖南凤凰县的一草一木都有着独特的情感, 这份真挚的情感, 让他对“乡土文化”的追求执着而又热烈。沈从文是一位文学大家, 他的小说中所透露出的, 是原生态的少数民族农家文化。
  
  通读《边城》, 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人性美、人情美、生态美”完完全全地渗透在整部小说中, 《边城》带给人们的不只是一个特定时代的湘西边城文化和凄美的爱情故事, 从另一方面来看, 它带给人们的更是一种原生态的美学意识。这个山清水秀、草木葱茏、空气醇美的边城小镇茶桐告诉人们的是, 人活着的价值就在于追求真实的、有生命价值的生活情调。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只有真正刺痛人们的内心, 才会让人们对醇美的爱情更加珍惜和渴望, 才会用本心去看待世间的万事万物。着名文学评论家李建军曾经论述过:“文学的社会公用价值就在于它能够唤醒人们内心深处的最真挚的情感, 能够让最悲壮的情感升华为社会世俗的疗伤圣物, 文学为人生, 文学感召与唤醒人的自然良知, 这便是文学的价值功用。”这段话充分说明了文学的时代疗伤价值和对人的道德品质的教育价值。
  
  沈从文的《边城》无疑是乡土文学中最伟大的作品之一, 因为这部小说完全是为人生、为生活的原生态创作。小说里面塑造的几个活脱脱的人物形象, 完全就是完美的化身, 他们带给人们的是一种正向的能量, 这种正能量主要体现在少女的矜持与姣好、老人的古道热肠与善良淳朴、少年的感恩与正义、乡亲的热情与和睦。
  
  这些经济时代社会主流文化中缺失的人性本真, 正是当下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中应该努力探寻和培育的最宝贵的社会文化品质。沈从文的文学创作, 让他很自然地被归结到乡土文学的阵营。
  
  乡土文学是一种探寻淳朴文化本真的古朴的文学形式, 带有些许的怀旧, 带有一种古老但却永不褪色的印记, 带有真善美品格的寻根文化的味道。所以《边城》绝对称得上是一副帮助经济时代被金钱物欲所吞没的焦躁的现代人的疗伤圣药。作为中国人, 世世代代生长在中国山山水水的每一个角落, 那古老的村落、怀旧的小院、充满儿时记忆的四合院, 已逐渐被充满现代都市气息的大楼所湮没, 但是土生土长的家乡人不论走到世界的任何角落, 我们的根不能丢, 生命的本真不能丢。
  
  在这样的生活情景和社会发展现状下, 透析《边城》中所承载的“乡土文化”, 是对现代浮躁年代最好的慰藉。如果要说《边城》是乡土文学的优秀代表, 那么其乡土情结应该体现在茶桐小镇的湘西风光、湘西人情、湘西原生态的对歌求婚、船夫坚持摆渡助人这些美轮美奂的生活情景中。
  
  三、《边城》中的时代寻根记忆
  
  沈从文的一生, 是饱受社会历史变革洗礼的一生。他出生在湖南凤凰县的一个多民族家庭, 由苗、汉、土家三个民族构成, 家庭近况很普通。他14岁便投身行伍, 浪迹湘、川、黔一带。抗战爆发后, 他便辗转国内几所大学, 为国家教育事业服务, 他的一生在波澜起伏中度过, 晚年定居北京, 成为一位大师级文学大家。
  
  沈从文的作品几乎都是描述少数民族的生活场景, 例如《潇潇》《长河》《边城》等, 而《边城》被认为是他最成熟的也最能体现他对“湘西乡土文化”的热爱和寻根的一部作品, 也曾被拍成电影。
  
  沈从文的小说《边城》中塑造了太多经典的人物, 例如天真美丽的翠翠、忠厚善良而慈祥无比的“船夫爷爷”、帅气正直而又责任心强的傩送、同样正直善良而富有感情的天保等。故事围绕着“两兄弟热恋翠翠”的爱情线索展开情节, 整个小说最迷人的地方就是茶桐小镇自然天成的山水风光, 这里群山环绕, 水色撩人, 一年四季美景如画, 这里的村民以捕鱼和简单的农业生产为主要生活来源。小说中透出的一种人文情感, 就是“原生态的淳朴与原生态的人伦道德”.
  
  小说《边城》中, 人们的生活点滴所构建的湘川交界这个茶桐世界, 仿佛就是陶渊明所描绘的桃花源世界:老船夫摆渡过路人从不多收一文钱, 遇到没有带钱的客人也会免费送他们, 而且还让自己的孙女翠翠拿自己最好的茶品和烟草给客人分享;翠翠从不说谎, 对爷爷百依百顺, 懂得照顾爷爷;家中一条黄狗更是能和这爷孙俩和谐共存, 并且渐渐具有了人一样的灵性。
  
  凡是过往茶桐镇的人, 都知道这里的小镇上有一对很善良、质朴的爷孙俩, 他们的淳朴搭配着自然纯净的小城风光, 就构成了一个与现代物欲横流的经济社会截然相反的“高风尚和本真本源的人性美、人情美和生态美”的世界, 这个世界里面各种各样的人物风情, 其实都反映着中国社会健康发展必须要把“和谐、本真、仁爱、正向”的主流价值观渗透到全体公民教育中。
  
  小说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就乡土文学的社会功用价值而言, 乡土文学的乡土情结和寻根文化告诫人们的是, 在追求经济效益和高欲望生活的时候, 不能忘了把传统纯正的文化理念和真善美的品德美学文化传播给后人, 不忘初心继续前行讲求的就是一种无论人处在何种环境下, 一定不要忘记祖辈的家风文化, 这是作为一个健康向上的人所不能摒弃的东西。
  
  从翠翠身上人们可以看到一个健康的少女在恋爱中应该秉持的矜持、细腻、自爱、善良、正义的积极品格, 她与傩送、天保兄弟之间那种健康、感人的情感和情感的抉择, 是人类情感世界中最质朴与醇美的自然人性的体现, 这种可贵的精神正是现代都市青年人群应该反思与寻根的范本。
  
  虽然这部作品中所彰显的“爱情、亲情、乡亲情感、人伦情感, 生活情感”有些理想化, 但是在沈从文生活的那个年代, 少男少女和社会大众的情感品质美好得像一块璞玉并非不可能, 正所谓人杰地灵, 在这样美丽纯净而原生态的茶桐小城, 怎么不能养育出这样一群代表了湘川交界地带美好生活风貌和伦理价值观的一群人呢?
  
  所以对于沈从文而言, 他的《边城》是对乡村风情和少年时期自己生存的湖南凤凰小城的人情、民风和自然的一种回味与怀念, 也是沈从文本人对“人性美学和人伦健康情怀”的一种永恒的信仰, 也是他的文学修养。他被归为“京派作家”的主要原因, 也主要是由于他文学作品中透出的“乡土育人文化和正向价值观引领”的价值。
  
  所以, 通过阅读沈从文的小说《边城》, 能够启迪读者的应该就是这样一种至善至美、至情至性的乡村人文品格, 这种文化品格其实就是启发迷失在经济物欲大流中的人们一定要勿忘初心, 做一个热爱自然生态的、有正能量的人。所以寻根不仅仅是寻找淳朴的生存记忆, 更应该是寻找迷失的自我, 找到健康的发展轨迹, 成为一个有正确发展方向、有人生理想的人。
  
  四、乡土文学的寻根价值体现
  
  (一) 修身正身, 让迷失人群回归自然本性
  
  前文已经论述了乡土文学中寻根理念的价值。以《边城》为例, 边城文学中缔造的“湘西交界茶桐小镇温情绝美的桃源小世界”对身处繁华经济大都市但心灵疲劳、内心深处有伤痕的青少年一族而言, 他们需要的正是这种不求名利、没有复杂心理交战的桃源乡村的纯自然生态的生活。很多迷失信念甚至自暴自弃、放纵自我的人群, 往往在心理窒息的时候倾向于选择“静美的山水”, 去短暂地放松他们的内心压力。但是旅游只能缓解一时的心理疲惫, 要彻底消除消极的文化理念, 找到不忘初心的自我, 然后再超越本我, 就需要有像《边城》一样的伟大文学作品来熏陶和感染迷失的群体。
  
  在情感理念上, 至情至性、忠贞不渝应该是人类的唯美爱情所一直认可的正确价值观, 比起当今随性开放、道德感与矜持性缺失的新生代而言, 翠翠的爱情无疑是情感迷乱与爱情价值观偏转时代的最好的镇痛剂。
  
  所以, 乡土文学的寻根价值意义, 就是在物欲横流的多元化价值时代, 能够唤醒广大读者的纯真的心灵, 抛却浮躁的、扰乱心神的社会腐朽理念, 用回归本真的价值理念和人生信仰去面对生活。乡土记忆不仅仅是一种怀念, 更重要的是一种洗涤灵魂的药水, 让腐朽的灵魂和心理认知回归到本真, 这就是身处繁杂尘世却能做到返璞归真, 自信生活, 灿烂地面对人生, 这也是京派作家“为人生”的文学创作理念, 而乡土文学就是一味药剂, 助力迷乱迷失的群体重新回归幸福。
  
  (二) 挖掘经典正统, 让美德修养与经济发展体系相匹配
  
  不管是乡土文学作家也好, 京派作家也罢, 他们的文学创作都有一个交集, 这个交集就是:为人生, 为正道, 为上善若水, 为美德扬名。寻根文学和乡土文学的合集就是传承社会经典文化和价值观念, 用亘古不变的高尚情操和品格修养所形成的“为人生, 为正义, 为幸福, 为健康和谐发展”的社会正统理念传道立意。
  
  《边城》的社会影响力, 就是在当今这个价值观多元、很多事情都不确定的大环境下, 不能让社会的消极理念或者腐朽思想意识颠覆本该被世世代代传承的经典信条和人生理念。沈从文的《边城》正是这纷杂的经济化社会中最清凉的一泓泉水, 一旦更多的读者能够饮下这泉水, 他们就能够感知到人世间如此醇美的人性、如此清雅与和谐的生态美景、如此真挚感人让人折服与崇敬的爱情亲情还有乡情。
  
  因此, 利用乡土文学的感人情怀和纯粹甜美的人性去带领迷失的一代人尽情沐浴经典人生、德育美德的洗礼, 让人们能在这聒噪和纷杂的世俗生活中保持一颗初心, 用正义感、美德感、仁义感、奉献情怀、感恩信念以及其它各种能够引领社会正向潮流的民族精神和理念去改造生活、服务社会, 完成作为人的自身价值。
  
  (三) 基于“三美”内涵, 构建健康和谐的人生发展路径
  
  “三美”艺术是沈从文乡土文学《边城》中的精华和核心价值韵味, 这“三美”分别是至情至性的“人性美”、凄美纯真的“人情美”和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生态美”.这“三美”艺术, 正是回归乡土文化的一种全新的“宝贵精神财富”.
  
  “人性美”会引导人们不要被花花世界的利益和各种实惠误导而丧失了基本的做人原则和心性中最本源、最质朴的品质以及优秀的中华民族家风文化和道德风尚。“人情美”向我们展示了在社会生活和社会交际以及生产发展活动中应该坚守的“谦让、互助、诚信、宽容, 至善”等不同方面的“以和为贵”和“明礼诚信”的交际原则, 这也是身为“美”的人群的必备情感品质。“生态美”告诫人们要在发展经济和追求各种物欲的时候考虑到生态自然的健康与成长, 考虑到人与生态平衡发展之间的有机融合的重要性。这些都是人们通过品读乡土文学, 体验其内涵, 通过一种天然朴实的原生态生存体验的寻根来教育、引导社会群体向着健康的人生境界发展, 这便是伟大的乡土文学价值的有机体现。
  
  五、结语
  
  乡土文学带给世俗的是一种全新的、让人感到新鲜却又倍感温暖的怀旧文化, 更是一种在社会发展出现理念畸形状态下一剂最好的良药。《边城》中的翠翠、傩送、天保、老船夫等平凡的人们, 用至善至美的人生情感生活, 向迷失在大千世界物欲横流中的人们送来一股清风, 这股清风像融通灵魂的清洗剂, 让凡俗的人们洗尽铅华, 重新回归人本化、博爱和健康和谐的生态人文的健康生活, 这就是乡土文学的“寻根价值意义的体现”.
  
  参考文献
  
  [1] 郑威。文化自觉:沈从文乡土小说的视角和心态--以《边城》的再解读为例[J].广西社会科学, 2009 (11) :80-83.
  [2] 张贤清。也谈沈从文《边城》的乡土特色[J].中南民族大学学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 , 1986 (2) :111-114.  
  [3] 曾媛。都市里的田园之歌--论乡土抒情小说[J].中国文学研究, 1987 (1) :77-84.  
  [4] 韩东。觉醒、漂泊、寻根与乡土文学式微--读《退隐的乡土与迷茫的现代性--当代中国文学的乡土透视》[J].创作与评论, 2014 (10) :59-61.  
  [5] 田文兵, 赵学勇。和而不同:论20世纪中国文学的“寻根”现象与审美取向[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10 (3) :90-94.  
  [6] 陈仲庚。从“乡土”到“寻根”:文学现代性的三大流变[J].文艺理论与批评, 2004 (2) :71-75.  
  [7] 王喜绒。论“乡土”与“寻根”小说中的现实主义文学精神[J].兰州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1995 (1) :108-114.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