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文学论文栏目为您提供《浅谈王维平淡闲适的诗歌风格》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代写硕士论文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浅谈王维平淡闲适的诗歌风格

添加时间:2017-05-17 13:26 来源:辽宁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李鹤男
摘要
  一、仕途变迁,官场黑暗
  
  王维的诗风可以说是分为两个时期,前期较为上进,要求有所为的心情溢然纸上,而后期的诗歌主要以表现自己恬淡安闲的乡居生活为主,描绘自然风物,歌咏隐居生活。而他诗歌最突出的成就则是他后期以恬淡诗风代表的山水田园诗。两种截然不同的诗歌风格形成是与他个人经历密切相关的,尤其是与当时的社会状况及个人的仕途经历相关。
  
  开元二十五年,张九龄被贬为荆州长史,李林甫任中书令,这是玄宗时期政治由较为清明转向黑暗的转折点。而王维对官场的倾轧感到厌恶,对张九龄的被贬感到沮丧。虽然此后一直到安史之乱之前,他的官职逐渐升迁,但此时的王维并不像青年时期那样心无旁骛的迷恋官场和仕途。由于张九龄被贬这一事件对王维价值观的影响巨大,这一时期,他一方面对当时的官场感到厌倦和担心,另一方面恋栈怀禄,不能决然离去,因此,随俗沉浮,长期过着一种半官半隐的生活。流连忘返于山水田园之间,感受大自然的寂静和淡雅,寄情山水,书写祖国大好河山,继而派遣心中的愤懑和不满,表露出归隐之情,如《酬比部杨员外暮宿琴台朝跻书阁率尔见赠之作》:“空谷归人少,青山背日寒。羡君栖隐处,遥望白云端。”
  
  诗中流露出浓厚的归隐之情,这样的诗句在王维诗中俯拾皆是。
  
  如果说安史之乱之前的王维是一个往返于山林和官场的达官显贵,而安史之乱使得王维彻底的放弃了对官场的眷恋之情,他转向隐居生活,与明月共语,与青松为伴,体味这其间的愉悦。而这一时期王维平淡闲适的山水田园诗也得到了迅猛的发展。从张九龄被贬到王维逝世近二十五年的时间内,王维诗歌创作中山水田园诗占了绝大多数,而这些亦是他诗歌创作的精华和代表。如《青溪》:“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请留盘石上,垂钓将已矣。”
  
  从这首诗中我们明确的看到诗人将自己的志趣转向深水,青松,泛舟青溪,留恋于山间,成为他的人生追求。诚如王国维所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也。”〔1〕王维也正是从青溪素淡的天然景致中,发现了与他那恬淡的心境、闲逸的情趣高度和谐一致的境界。诗人正是有意借青溪来为自己写照,并且,诗人暗用了东汉严子陵垂钓富春江的典故,也想以隐居青溪来作为自己的归宿了。前人评“王右丞如秋水芙蕖,倚风自笑”〔2〕是最恰当不过的。再如《渭川田家》:“斜光照墟落,穷巷牛羊归。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
  
  这是王维晚年所写的田园诗。他对悠闲自然的田园生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希望自己亦能像农夫一样“相见语依依”.夕阳西下、牛羊回归、老人倚杖、麦苗吐秀、桑叶稀疏、田夫荷锄……王维把农村表现得这样平静闲适、悠闲可爱,是他当时心境的反映,再一次反映了他对官场生活的厌恶。
  
  而《送张五归山》:“东山有茅屋,幸为扫荆扉。当亦谢官去,岂令心事违。”一诗更表明了诗人远离官场,归隐山林的决心,只愿觅得一间茅屋,不再令心灵受到委屈,不再违背自己的本意。“当亦谢官去,岂令心事违。”既是劝说张五也是劝说自己,表现出诗人对官场的厌倦,对隐居生活的向往。
  
  因此,可以说诗人的个人经历,主要是他在仕途中所遇使得他的诗风为之一变:由前一时期的心系天下转变为更加关注自我性情,寄情山水,吟咏自然。王维对官场的不满和担忧以及自己的仕途变迁使得他逐渐离开官场,步入山水田园。这亦是山水田园诗在盛唐雄壮气势下出现的重要原因。笔者认为作家只有反映自己最熟悉的事物,表达自己最真切的感受才会创作出流传万世而不朽的杰作。王维的真切感受和自身经历造就了山水田园诗,而表露自我真切感受的山水田园诗亦成就了王维不朽的诗名。
  
  二、禅宗盛行,家庭熏陶
  
  佛教发展到盛唐时期,惠能的弟子如桃李开花,神会、怀让、惠忠等人禅学思想建树甚大,他们四处传颂其禅宗思想,在当时的士大夫中影响很大,其中以神会最为出名。由于神会在安史之乱时为朝廷捐献军饷,因此,后来朝廷正式认可他为继惠能之后的禅宗七祖。由于禅宗思想的盛行及神会等人与文人士大夫的密切往来,使得唐诗中多佛语、禅语。王维处在这样一个时代,作为一名达官和才华横溢的诗人,他无一例外的亦深受其影响。王维被认为是整个盛唐时代佛学修养最高的诗人。
  
  王维对禅宗的领悟不仅仅是受到了当时禅宗风气以及神会等人的影响,而且与他的家庭熏陶也有着密切的关系。他的父亲去世较早,王维及其弟弟是由母亲崔氏一手养大,王维母亲崔氏一生好佛不辍,据说,王维出生时,崔氏梦见维摩诘走入室内,故为子取名“摩诘”〔3〕。受母熏陶,王维早年即信佛教,他曾特地为母亲营造山舍,作为奉佛之所,母亲奉佛三十余年,对王维的影响很大。由于以上两种原因,在加上仕途受挫,理想落空,使得王维奉佛修禅的思想日渐滋长:“少年不足言,识道年已长。……浮名寄缨佩,空性无羁鞍。”〔4〕安史之乱之后,他名节即亏,又思报赦宥之恩,“退朝之后,焚香独坐,以诵禅为事。”〔5〕施寺饭僧,奉佛报恩,所谓:“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6〕政治上他已心如槁灰,走的是一条既不满现实又不愿同流合污,也不敢反抗斗争,只能随缘任运,走一条半隐半仕的道路,内心的苦闷只能通过修禅而得以解脱。
  
  由于佛教的影响,王维像大多数修行的人,隐居山林,吃斋念佛,这种环境使得他更加的亲近山川水泽,获得与天地、宇宙最亲密和谐的接触,同时也进一步体悟佛法,这些使得他的诗中多佛语。正是佛家空明净透的思想使得王维的田园山水诗圆融澄澈,渗透空灵之气。正如宗白华先生所说:“中国艺术意境的创成,……得庄子的超旷空灵。”正是由于王维对禅宗思想领悟的如此深刻,佛教禅宗的“空观”对诗人艺术思维的渗透,使他能够静心体味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一虫一鸟,使得他的诗歌尤其是山水田园诗显得更加的静寂空灵,从而成为山水田园诗派的大家。
  
  三、文化传承,陶谢影响
  
  任何一种文学形式都要经历发源、发展、顶峰及衰落这样一个过程,山水田园诗亦不例外。山水田园诗的出现很早,曹操的《观沧海》被认为是第一首山水诗〔7〕,但真正大量开始写作田园诗和山水诗的则从陶渊明和谢灵运开始的。而王维则是这两大诗人的集大成者。王维的田园诗继承了陶渊明的田园诗,而他的山水诗继承并发展了谢灵运的山水诗。因此历来人们认为王维诗中多陶、谢的影子。沈德潜曾评王维的《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与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同。”〔8〕洪亮吉曾曰:“王维,裴迪《辋川》诸作,……无意学陶,而专似陶”〔9〕再如王维的“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便取自陶渊明的《归园田居五首》其一“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在《赠裴十迪》中的首句:“风景日夕佳”亦是化用了陶诗《饮酒二十五首》其五“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可见王维的田园诗处处作陶语,真可谓“无意学陶,而专似陶”.
  
  王维对陶渊明的继承不仅仅表现在他对陶诗的化用,更重要的是对陶氏田园精神的继承。当然,王维与陶渊明是有所不同的,在生活上,王维半隐半仕,他生活富裕,饶有田庄别业,不愁衣食,无需躬耕。而陶渊明则需要亲自躬耕,并且他时常挨饿,对田园生活的痛与乐有着切肤的体验。但是这种不同并不影响王维对陶渊明精神的继承。他与陶氏一样失意于现实,醉心于闲适淡然的农村田园生活,把田园景色的自然美好,农村人情的真挚淳朴作为现实龌龊,官场倾诈的对立面来加以描绘和讴歌,如着名的《渭川田家》。在官场中,他看到的是“人情翻覆似波澜”“白首相知犹按剑”〔10〕。而在田园生活中他感到惬意,能够找到慰籍:“优娄比丘经论学,佝偻丈人乡里贤。披衣倒屦且相见,相欢笑语衡门前。”〔11〕可以不分尔汝、不拘行迹的坦怀相谈。
  
  陶潜的隐士情怀深深影响后代的莫过于他的桃花源情节。在陶潜的《桃花源记》之后,多少文人士大夫在对官场感到厌倦时,不禁向隐居于不知魏晋,民乐其俗,美其服,安其居,黄发垂髫怡然自得的世外桃源,这几乎成了中国文人普遍具有的桃源情结。王维在经历了“人情翻覆似波澜”的官场生活,他与陶氏有着相同的感受:厌恶虚伪的官场生活,追求平淡真实的田园生活,在这点上他们有着相同的精神境界,即他们共同的桃源情结。关于这一点最有力的证词就是王维的《桃源行》:“当时只记入深山,青溪几度到云林。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
  
  可以看出在王维的内心深处亦有一片他自己的世外桃源,诗人渴望过一种“月明松下房栊静,日出云中鸡犬喧”这种无拘无束的仙境般的生活,王维的桃园情结可以说是对陶渊明归隐思想的最佳继承。同时,如《田园乐七首(选二)》:“山下孤烟远村,天边独树高原。一瓢颜回陋巷,五柳先生对门。”也是他们精神相通的体现。
  
  也正因为这种思想精神的相通,才使得王维成为继陶渊明之后的田园诗的大家,可以说是思想的相通致使王维对陶渊明田园诗的继承和发展。
  
  如果说王维的田园诗是对陶渊明的田园诗的继承和发展,那么,他的山水诗则是对魏晋山水诗的开拓者谢灵运的山水诗的继承和发展。
  
  正如白居易所说“谢公才廓落,与世不相遇。壮士郁不用,须有所泄处。泄为山水诗,诗韵谐奇趣。”〔12〕王维的经历与谢灵运颇为相似:王维经历了多次升降,对官场黑暗,世态炎凉感悟颇深,心中常有归隐之意,又由于种种顾虑而没有彻底离官而去,长期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他将主要的精力放在游山戏水,摇荡性情,借山水来平息心中的不快和愤懑。正如谢公所说:“各勉日新志,音尘慰寂蔑”,“始心安期术,得尽养生年”〔13〕,虽说这些是属于玄言的尾巴,但透过这些说理表态的句子我们可以看到诗人孤独寂寥的落魄心情。这与王维在安史之乱之后,远离官场,寄情山水的心境颇为相似。如王维在《送沈子福归江东》中所说:“君言不得意,归卧有山陲。但去莫复问,白云有尽时。”这首诗写送沈子福,但实则写自己的不得意,归隐之心溢于纸表,试图像谢灵运那样通过无尽时的寄情山水来获得心灵的解脱。可以说这种相同的出发点决定了王维对谢灵运山水诗的继承。但是王维对山水诗更大的贡献则是对谢灵运山水诗的发展和完善。
  
  谢灵运由于政治上的失意,但为了掩盖这种失意,他寄情山水,但往往又忍不住在诗尾加上一个说理的尾巴,因而形成“写景---抒情---说理”这样的固定模式。王维虽与谢灵运一样,把山水作为歌咏的对象,但却不像谢灵运那样刻意雕琢,镂金错玉,而是从大处着眼,追求整体的感觉和意境。追求自然和人类精神的沟通,追求山水形象的神似和自然力量给予人精神上的感受和启迪。对此,苏轼曾评价王维的山水诗:“观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这句话可以说是对王维诗的最佳概括总结。总之,王维是用自己的心情去理解和领悟大自然,又通过大自然的意蕴阐释人生的感受。例如:《终南山》:
  “分墅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
  
  全诗层层描写终南山总体的壮阔,以一种世外鸟瞰的角度,写出终南山地势辽阔,云海变幻,阴晴异殊的景色奇观。最后还以游人问樵夫投宿这样生动的生活场景来结尾,把自然和人世巧妙的结合在一起。着名海外华人学者叶维廉博士以“全面视境”的分析来都解说诗人真正是用“心灵俯仰的眼睛来看空间万物”〔14〕,充分利用空间关系的照应和变化的微妙,以营造空幻虚渺的情境。
  
  四、山水娱情,抚慰心灵
  
  谢灵运曾说:“山水含清晖,清晖能娱人。”也许正是山水自然对人性的涤荡与安抚,才使得许多文人在失意之后悠游于山林、湖畔,隐居于乡村田间,吟咏山水风景,抒发内心的失落。唐代山水诗派主要以山水景物作为审美对象,作为创作题材,但实际上是在山水中安置诗人幽独的心灵。正是由于山水的这种清晖娱人的功效,使得许多失意文人从官场走向山川湖泊,在体味自然的博大玄奥的同时,忘却内心的失落。王维亦属于诸多失意文人中的一员,他的《答张五弟》:“终南有茅屋,前对终南山,终年无客常闭关,终日无心长自闲。”表达了这种绋独孤寂的心境,并试图通过山水的秀丽来慰藉自己的孤独。再如,开元九年,在被贬为济州司仓参军的途中,他做了《登河北城楼作》:“岸火孤舟宿,渔家夕鸟还。寂寥天地暮,心与广川闲。”
  
  全诗格调极为宽闲从容,用山水来平息心中的忧愁。
  
  再如《早入荥阳界》中:“渔商波上客,鸡犬岸旁村。前路白云外,孤帆安可论。”对沿途景观的描写更是散发着浓郁的田园情趣。正是大好的自然风光,广渺的天地万物使得王维在遭贬后仍能保持平和安闲的心境,这正是山水的娱情功能。
  
  因此,我们可以说这种清晖娱人的功效,使得自然成为诗人们吟咏留恋的对象,成为了娱情养性的宝地。那么山水田园诗的兴起由此看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正如马克思文艺理论所说:“人的生活活动是文学活动的前提。”在文学创作中审美属性是直接的,而社会属性是间接的,文学创作作为人的活动的一部分,它产生的根源是社会生活和个人经历。仕途坎坷,官场变化莫测的升迁给王维所带来的无法把握自身命运的极大的恐惧感及其逐渐对官场产生的厌倦感及其曾被委以伪职,名节大失,使得诗人逐渐远离官场,终日念禅供佛,将自己的志趣转向山水田园,吟咏于山水之间,闲置于田园的淡定生活之中。从而谱写了大量流传后世的田园山水诗,抒发自己的心境和情趣,以此来达到人生的解脱和内心世界的平静。西汉学者毛亨为《诗经》所作的《大序》里写道:“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山水田园诗是王维当时心境的写照,是体现他心灵深处的歌谣。可以说,是由于这种种原因使得王维钟情于大好河山和恬淡的田园生活,从而成为了山水田园诗的代表诗人和集大成者。这亦是盛唐雄壮诗风之下淡定自然的田园山水诗之所以成名成派的缘由。
  
  参考文献
  
  〔1〕王国维。人间词话删稿。人民文学出版社校点本,1982:24.
  〔2〕李心缘。沉静而大美的王右丞〔S〕,2009.
  〔3〕王右丞集。卷十七。请施庄为寺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
  〔4〕中国佛学人名辞典〔M〕。台湾。方舟出版社,1974:121.
  〔5〕〔9〕〔10〕〔11〕〔13〕王维集校注〔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1997:198,98,75,134,167.
  〔6〕胡遂。佛教禅宗与唐代诗风之演变〔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2007:87.
  〔7〕宗白华。中国艺术意境的诞生。艺境〔M〕。安徽:安徽教育出版社,2000:9.
  〔8〕袁行霈。中国文学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98.
  〔12〕白居易。读谢灵运诗。中国文学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245.
  〔14〕宗白华。美学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19.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