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硕士毕业论文栏目为您提供《海难救助特别补偿制度的发展——SCOPIC条款》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海难救助特别补偿制度的发展——SCOPIC条款

添加时间:2018-04-11 09:52 来源:外交学院 作者:于洋洋

  本篇硕士毕业论文目录

  【题目】海难救助中的补偿法律探究
  【第一章】《1989年国际救助公约》海难救助补偿制度及缺陷
  【第二章】海难救助特别补偿制度的发展——SCOPIC条款
  【3.1  3.2】ISU对海难救助特别补偿制度的修改建议及其启示
  【3.3】ISU修改建议对完善海难救助特别补偿制度的启示
  【第四章】我国的海难救助特别补偿制度探析
  【结论/参考文献】海难营救中的特别补偿机制研究结论与参考文献

第二章 海难救助特别补偿制度的发展——SCOPIC 条款

  第一节 SCOPIC 条款的产生

  由于《1989 年国际救助公约》是各方妥协的产物,因而其规定中大多是模棱两可的表述,这给实践中特别补偿的计算和实现带来了很多问题。随后Nagasaki Spirit 案(以下称“长崎精神”案)的判决针对两个公约中未明确规定的问题确立了标准,对公约的适用产生的一定的影响。但是公约存在的问题仍未消除,在这种情况下 SCOPIC 条款应运而生。

  一、“长崎精神”案

  “长崎精神”案是《1989 年国际救助公约》生效后的第一案,因而引起了较为广泛的关注。该案经过了多次审理终于做出了最终判决,其确立的标准对于公约的适用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一)“长崎精神”案确立的标准

  英国上议院对“长崎精神”案的判决就计算特别补偿金额的起止时间和对公平费率的理解两个问题做出了决定,确立了初步的标准。首先,对于特别补偿计算的起止时间,“长崎精神”案确立的标准是从环境损害威胁存在之后到整个救助作业结束,环境损害威胁出现之前不计算救助费用,同时在救助作业结束之前即使环境损害威胁消除仍然需要计算救助费用直至整个救助作业结束。

  其次,关于公平费率,英国上议院做出了对被救助人有利的判决,认为特别补偿应当只根据实际发生的直接或间接费用确定,而不应该考虑利润因素。做出这一决定的依据就是公约对特别补偿的规定中允许在实际费用的基础上进行30%到 100%的增加,已经带有了奖励的性质,因而公平费率中就不应该带有利润的考量。

  (二)“长崎精神”案后海难救助特别补偿制度仍然存在的问题

  尽管“长崎精神”案确立的标准对于公约的适用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但是公约中规定的特别补偿制度仍然有很多缺陷没有得到弥补。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尽管“长崎精神”案确立了特别补偿计算的起止时间,在适用公约时可以参考,但是由于环境损害威胁开始存在的时间很难界定,因而这一问题仍不明确。同时,这一标准表面上是倾向于救助人的,并且可以激励救助人尽快消除环境损害威胁,但是该案将环境损害威胁存在的举证责任交给了救助人,很显然给救助人获得特别补偿带来了很大的阻力,而难以为救助人所接受。

  第二,尽管“长崎精神”案确立了公平费率不考虑利润因素的标准,但是仍然没有明确特别补偿金额的具体计算方式。在没有明确可参照的标准的情况下,特别补偿金额的计算必然会是一个费时费力并带有较大主观性的过程,而且很容易产生纠纷,其结果很可能就是较高的诉讼成本以及并不公平公正的结论。

  第三,关于一直存在的特别补偿标准低的问题,“长崎精神”案中并没有涉及到,甚至特别补偿不包括利润因素这一结论使得救助人能够获得的特别补偿更加少了,同时救助人的特别补偿的实现仍然缺乏保障。

  正是以上这些问题的存在,促使相关各方开始寻求其他的解决办法。

  二、SCOPIC 条款的产生及影响

  由于特别补偿条款在实践中的适用性不足,在 ISU、国际船东互保协会集团(责任保险人)、财产保险人与国际航运公会(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Shipping,以下简称 ICS)①四方的协商下, SCOPIC 条款产生。SCOPIC 条款作为劳合社救助合同标准格式(Lloyd's Standard Form of SalvageAgreement,以下简称 LOF合同)的一部分,于 1999 年 8 月正式使用。②

  SCOPIC 条款是具有自愿性质的特别补偿条款,在当事方选择时才适用,如果有一方不同意适用,便可以继续适用《1989 年国际救助公约》中的特别补偿制度。尽管 SCOPIC 条款仅影响救助人和船舶所有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国际船东互保协会集团通过了一套准则,任何时候加入船东互保协会的船舶被 ISU 的成员所救助的时候都会为该条款提供支持。①

  对于公约存在的几个问题,SCOPIC 条款都提出了解决方案,并在 SCOPIC酬金的计算方式、起止时间、实现和保障方面做出了具体的规定,对公约起到了完善的作用,在某种意义上可以作为公约的替代。SCOPIC 条款的内容及其先进性将在下一节中进行具体的分析。

  第二节 SCOPIC 条款的主要内容及其对特别补偿制度的完善

  SCOPIC 条款自 1999 年产生之后经历了数次修改,目前最新的版本为SCOPIC 2011。SCOPIC 条款虽然名称上为条款,但事实上是由多个条款组成的一套规则,并带有 A、B、C 三个附件,对该条款的启动与终止,酬金的计算与保障等内容进行了详细的说明。

  一、SCOPIC 条款的启动与终止

  关于 SCOPIC 条款的启动,根据 SCOPIC 2011 的表述,救助人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通过向船舶所有人发出书面通知来启动 SCOPIC 条款,SCOPIC 条款的启动并不需要一定有环境损害威胁。而 SCOPIC 酬金的计算从书面通知到达船舶所有人开始起算。②如果船舶所有人在 2 个工作日内没有提供足够的初步担保,救助人可以依自己的意愿向船舶所有人发出撤回 SCOPIC 条款的通知,二者之间的关系便自动恢复到没有签署 SCOPIC 条款时的状态,依然受到《1989 年国际救助公约》的规制。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救助人撤回 SCOPIC 条款的条件仅限于在终止的通知到达船舶所有人时,其还是没能提供足够的初步担保或者任何替代性的担保。③关于SCOPIC条款的终止,救助人和船舶所有人都有权利终止SCOPIC条款。

  对于救助人,如果他们认为自己为完成救助任务所花费的成本超过了可能获救的财产的价值或者可能获得的 SCOPIC 酬金,那么他们便可以书面通知船舶所有人终止 SCOPIC 条款,同时需要将通知的复印件提交给特别事故代表(SpecialCasualty Representative,以下简称 SCR)。对于船舶所有人,他可以在任何时候决定终止 SCOPIC 条款,但是需要提前至少 5 天通知救助人。①

  二、SCOPIC 酬金的确定

  SCOPIC 酬金包括对所有的人员、船舶及设备使用的补偿,实际支出的费用和奖金。人员、船舶及设备使用的补偿可以根据附件 A 中的费率进行计算。在补偿与实际支出费用之外还有 25%的标准奖金。对于 SCOPIC 条款生效前已经开始的救助作业,根据《1989 年国际救助公约》第十三条的规定,按照“无效果,无报酬”的原则计算救助费用。②同时,最终的 SCOPIC 酬金还需要根据公约第十三条确定的救助报酬来确定。只有在SCOPIC 酬金高于根据公约第十三条确定的救助报酬的情况下,SCOPIC 酬金才会被支付,支付的金额为计算出的 SCOPIC 酬金与根据公约第十三条确定的救助报酬之间的差额。如果根据公约第十三条计算出来的救助报酬高于根据 SCOPIC条款计算出来的 SCOPIC 酬金,则无需支付 SCOPIC 酬金,同时需要在救助报酬的基础上减去其与最高 SCOPIC 酬金(即从救助作业开始时即适用 SCOPIC 条款的情况下计算出来的 SCOPIC 酬金)之间差额的 25%。

  三、SCOPIC 酬金的担保

  为了确保 SCOPIC 酬金的实现,SCOPIC 条款中规定了担保制度。在救助人向船舶所有人发出启动 SCOPIC 条款的书面通知之后,船舶所有人应当在两个工作日内提供 300 万美元的初步担保,否则救助人有权撤回 SCOPIC 条款。

  而在提供初步担保之后,如果船舶所有人认为其可能支付的 SCOPIC 酬金可能低于初步担保的金额,则有权利要求救助人减少担保的金额;反之,如果初步担保可能不足以支付最后的 SCOPIC 酬金,则救助人也有权利要求增加担保。

  四、特别事故代表制度

  在 SCOPIC 条款开始适用之后,船舶所有人可以委派特别事故代表参与到救助工作中来。该条款的附件 B 就是对特别事故代表的具体规定。

  根据附件 B 的表述,特别事故代表的主要工作是每天监控救助人的救助工作,接收救助负责人每日的工作报告,并将其发送给责任保险人、船舶所有人等相关方,同时特别事故代表还需要根据自己了解到的救助工作的情况制作报告,其报告也将作为最后 SCOPIC 酬金的计算基础。①

  五、SCOPIC 条款对特别补偿制度的完善

  从 SCOPIC 条款的内容中可以看出,与《1989 年国际救助公约》相比,该条款在制度设计上有了很大的进步,对于公约中许多不明确的问题都进行了规定。SCOPIC 条款对特别补偿制度的完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SCOPIC 条款中关于启动和终止条件的规定都体现了其不同于《1989年国际救助公约》的自愿性特点。一旦经过双方同意便可以成立,受其规制,条款双方可以通过充分分析所处状况来权衡利弊,从而决定是否启动 SCOPIC 条款。而在 SCOPIC 条款适用的过程中也可以根据情况的变化随时终止该条款。与此同时,启动之后 SCOPIC 酬金计算的起止时间也有了很明确的规定,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纠纷。

  其次,与公约相比,SCOPIC 条款在附件 A 中规定了具体的人员、船舶和设备的使用费率,使 SCOPIC 酬金的计算变得更加简便且有章可循。同时,该条款规定了固定的 25%的标准奖金,避免了法庭或仲裁庭自由裁量的标准不一致的问题,也减轻了法庭或仲裁庭的工作负担,同时救助人能够获得的奖励性质的金额也相对确定,这也是其能够得到广泛应用的原因。但是,SCOPIC 条款 25%的固定增加额与公约中最高 100%的增加额相比仍然较低,因而在环境救助效果较为明显的时候救助人也有可能选择不援引该条款,以期获得更高的特别补偿。而上述的 SCOPIC 条款的自愿性的特点也使得这种选择成为了可能。

  再次,SCOPIC 条款中的担保制度在启动该条款之前便起到了保障救助人最终获得 SCOPIC 酬金的权利,这一规定解决了公约在这一方面的不足,保障了救助人的利益。同时,虽然 SCOPIC 条款规定了固定的初步担保金额,但是其灵活性较大,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调整,具有较好的适应性。

  最后,完全是创新性的特别事故代表制度充分保障了船舶所有人和责任保险人的知情权,构成了对救助人的有力约束。特别事故代表制度从一开始就是基于船东互保协会的利益诉求而有意设计的,原因就是在过去的制度下船东互保协会无法充分了解救助工作的进行情况,而很有可能出现救助人故意拖延时间的情况。特别事故代表制度的存在避免了日后船舶所有人因不了解救助情况而产生的纠纷。与此同时,在该制度下特别事故代表所提交的报告也为 SCOPIC 酬金的计算提供了额外的依据,因而其在制度设计上较为合理和先进。

  综上所述,SCOPIC 条款在设计上兼顾了各方的利益,同时对于《1989 年国际救助公约》中表述不清或没有具体规定的部分,也进行了具体的规定。它一方面简化了特别补偿的计算方式,保障了救助人获得补偿的权利,另一方面也给予了船舶所有人和责任保险人一定的途径来了解和监督救助人的救助活动,最重要的是其自愿性的特点给予了各方,尤其是船舶所有人和救助人自主选择的机会,具有较大的灵活性。正是上述优点使其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但是,SCOPIC 条款还是只能视为对《1989 年国际救助公约》中特别补偿制度的程序性的完善,其在本质上还是没能解决特别补偿水平过低的问题,救助人的需求还是无法得到充分的满足,因而 ISU 提出了修改《1989 年国际救助公约》的建议。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