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教育教学论文栏目为您提供《探讨分步骤在美国大学开设书法课的想法、实践及注意问题》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优选论文网 > 论文范文 > 教育教学论文 >

探讨分步骤在美国大学开设书法课的想法、实践及注意问题

添加时间:2021-10-13 15:09 来源:大学书法 作者:刘念
  摘要:中国书法与汉语言文字息息相关,不仅是传承千年的文化瑰宝,也是文字与艺术的完美结合。学习书法可以帮助美国大学生了解汉语汉字,并接触中国传统文化。然而由于文化环境、观念差别以及师资问题,在海外推广书法教育面临种种挑战。本文探讨了如何分步骤在美国大学开设书法课的想法与实践,并指出在国外推广书法教育的差异和需注意的问题。
 
  关键词:书法教育;对外汉语教学;通识教育;
 
  一、在美国大学开设书法课的意义与可行性
 
  近年来,美国的外语教育与整体的人文教育一起呈持续下滑趋势1,教育拨款一再裁减。以笔者所在的美南地区俄克拉荷马州为例,在过去的十年中,全州取消了几乎四分之三的公立中小学外语课程,其中就包括大量汉语课程。这样的举措也削减了大学中文专业的潜在生源,对大学汉语教学造成了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继续推动汉语和中国文化在美传播就成为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从笔者的教学研究经历和与书法课上学生的交流来看,美国大学的汉语学习者普遍对中国书法感兴趣,无论是华裔学生还是非华裔学生,甚至完全没有中文基础的非中文专业学生,都对中国书法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这可能是由于海外的汉语学习者对汉语一开始的印象就来自汉字的特殊性,而中国书法与汉语言文字息息相关,不仅是传承千年的文化瑰宝,也是文字与艺术的完美结合。学习书法可以帮助汉外语学习者加深对汉字来源、构造的理解,也能创造与中国传统文化直接接触的机会,从而增进他们的文化意识,最终达到在文化与艺术的大框架下由内在动力驱动潜移默化地学习汉语的目的。
 
  首先,从认知上来讲,书法有慢速书写和放大汉字的特点,对于语言学习初期的分析性汉字学习会非常有利。第一,练习书法可以帮助汉语学习者注重笔画笔顺。在初级汉语课上,教师在刚开始介绍汉字的时候就会强调笔顺。然而据绝大多数学生反映,他们并没有真正注意到这一点,因此在书写汉字时随意性较强,常常出现“画”字或者颠倒笔顺的情况。不仅书写出来的汉字不够整齐美观,从认知上讲也不能掌握汉字的书写规律与基本结构,使得汉字书写成为中文学习的瓶颈。第二,在如今的高度电子化社会,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的使用也进一步减少了学生提笔写字的机会,中文听说读写之外还加上了“打字”这一第五基本能力,这就进一步挤压了手写汉字的时间。在汉语教学中加入书法欣赏和练习则可以缓解以上几个问题。既然笔顺是书法的基础之一,学生就必须在强化的练习中按照笔顺书写,使之成为肌肉记忆的一部分。
 
  其次,在书法鉴赏和练习的过程中,学生会开始注意到汉字的偏旁部首、间架结构。一开始分析每一个字的时候就必须分辨笔画的长短,注意笔画的间距。从临帖到背帖的过程中,学生更需要观察字形、模仿、记忆,这可以提高他们对汉字的认识,提高书写记忆能力。这一点国外的书法练习者也能体会到。
 
  最后,学生获得了对汉字审美与字体字形发展的深刻理解,也是最重要的。临帖之前分析每一个要写的字能够让学生了解间架结构的差别以及部首的意义。进而在老师的讲解与示范后,学生能够理解现在所用的简体字为何拥有这样的外观,同时也能够欣赏汉字进一步发展的艺术选择。一位书法极佳的学生在上学期期末告诉笔者,练习书法一学期以后,他逐渐能看出来某位书法家的墨迹风格:“有些汉字笔画写得又窄又长,就像是一场凌厉攻势,而有些是完全相反,比如又短又粗的、比较浓密的笔画。不管写得或活泼或呆板,都会影响汉字表示出的感觉。因此,我自己的笔迹也有所改善,更会在日常生活中多尝试应用所分析得到的知识。”这位学生还表示:“钻研中国书法首先给我带来了在中文语言上的一个新角度,提高自己的中文水平,并且让我找到一个爱好。”
 
  总的来说,对汉外语学生来讲,练习书法不仅仅是了解中国文化的方式之一,而且是一个一边体会汉字正确写法,一边轻松学中文的方法。在美国大学开设书法课程既有汉语教育的驱动力,也存在学生兴趣的支持基础,书法课一旦得以开设,应该就能成为汉语教育的有利助力。
 
  二、在美国大学开设书法课程的挑战
 
  据相关研究,截至2014年在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中只有18所开设了书法课。2据笔者的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又有大约15所大学开设了书法课,但是这个数量在全美5300多所大学中占比还是很小。书法课在美国大学一直未能得到应有的普及,主要在于几个比较普遍的难点。
 
  第一是开设新课程的程序比较繁杂。例如,需要考虑书法课应该开设为专业必修课还是通识选修课。美国大学各个专业的专业设计和课程学时数是相对固定的,学校对于修改专业学分的要求控制得比较严格。以俄克拉荷马大学为例,作为第一梯队研究型大学,每个文理学院的学生在本科学习阶段须按照专业设计完成120至140个学时的课程学习,其中包括30至36学时的核心专业课程,外加专业选修课,还有例如数学、哲学、外语、物理等各门类通识教育选修课程。中文专业的要求是在一年级10学时中文课之上,加修33学时的语言及文化相关课程。如果要进行专业设计的修改,增开书法课,则须通过所在系的课程委员会、院课程委员会,以及学校层面的审查与批准。所以,如果将书法作为必修课增开,势必增加学生毕业所需的学时数,并有可能延迟学生的毕业时间,这在校方看来是不受欢迎的专业设计改变,需要极有说服力的理由支持才能获得批准通过。如果是将书法开设为面向全校学生的通识教育课程,也须另外向学校教务长所辖的通识教育顾问委员会(Provost’s Advisory Committee on General Education Oversight)申请,整个过程约需一学年时间。相对而言增开书法的通识选修课比较容易,既可以作为向所有专业学生推广中国书法文化的第一步,也可以作为之后开设中文专业书法课的过渡。
 
  推广书法课的另一个难点在于师资问题。普遍观念认为,开设书法课对于教师有极高的要求。众所周知,书法技能易学难精,无法一蹴而就,需要长期的练习过程。虽然在现代社会,书法的入门门槛随着识字率的提高逐渐降低,但是长久以来书法在中国文化中的崇高地位没有动摇。再加上中华文化崇尚谦虚谨慎,这使得没有系统学习练习过书法的老师普遍缺乏自信不敢提笔,遑论教授书法。所以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师资缺乏也是在美发展书法教育的客观阻碍。
 
  最后一个挑战是维持长期和可持续的生源。书法对于绝大多数非中文专业的美国大学生,尤其是没有接触过非印欧语系语言的学生来讲还是非常陌生的。印欧语言大多用表音文字书写,“文”与“语”不分家,甚至在地位上从属于“语”,而对于汉语来讲,汉字既表音又表意,往往造成文字与语音在很大程度上分离的印象,而且书写较于口语在文化上有更高的地位。3这在两种文化关于语言起源的神话故事中也有体现:西方巴别塔故事中的语言明显是指口语;而仓颉造字的神话显然是在讨论文字。这种文化的差异使得美国大学生对于汉字书法的认识与华人不同,他们往往觉得书法就像是英文的花体字一样,只是艺术字体设计,与文化历史无甚关联,更与提升书写人的文化修养毫不相关。如何让美国大学生理解书法在中国文化语言和历史中的重要性,从而吸引各专业的学生,也就成为开设书法课的一个挑战。
 
  那么,应该如何克服这些困难推进美国大学的书法教学呢?笔者认为可以采用分阶段发展的方案。
 
  三、分阶段发展的方案
 
  按照笔者的实践和设想,可以按照以下步骤来实现在美国大学开设独立书法课的规划。
 
  为了应对开设新课程程序复杂的挑战,可以采用分阶段的课程设计规划。首先将书法作为文化元素融入现有课程。虽然增开一门新课往往十分困难,但是适度改变已有课程的设计和内容却是绝大多数汉语专业教师可以做到的。一般来讲,除课程名称变更、显着课程内容变更之外,在已有课程中加入一定量的相关内容是不用申报批准的。从课程选择来看,低年级语言课程课时安排较紧,不适合大量加入书法课元素。但是在高年级文化课程中,可以按照课程的侧重点加入书法鉴赏甚至练习课。汉字学、古代汉语和汉语语言学等相关课程都是极好的可选对象。同时在院系和学校举办公开的书法工作坊,并公开展出学生的书法作品。如果学校有各级教学基金,则可以申请以支付所需材料费用。
 
  
 
  图一在美国大学开设书法课的规划流程示意图  
 
  在吸引到更多学生以后,就可以面向所有专业的学生开设用英文教授的书法通识课程。在已有汉语通识课程中加入书法元素十分可行。以笔者自己的尝试经历为例,汉语语言学是用英语讲授、向全校开放的通识课。在这门课上,可以适当调整并将书法加到汉语书写方式的板块,用大概两三课时的时间简要介绍中国书法的发展、文房四宝,并提供笔纸墨等材料让学生们实践书法。虽然时间非常有限,教师讲授和学生书写都浅尝辄止,但是倍受学生欢迎,无论是中文专业还是非中文专业的学生都因为切身的参与而激发了对汉字和汉字艺术的极大兴趣。此时向学生宣传专门的书法通识课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提高学生选修书法课的概率。
 
  最后,在带动中文语言学习的基础上开设单独的中文专业书法课,更加深入地讲授书法。在中文专业课程中加入的书法元素可以更多一些。汉字学和古代汉语是高年级中文专业课程,主要用中文讲授。因为课程的主题和书法更加接近,学生的汉字知识储备更高,相应也更容易加入书法元素。笔者从2013年开始尝试在古代汉语课中加入书法教学,从一开始的2课时逐步增加到现在的9课时,由于书法比重的增加,在2015年申请将课程更名为“古代汉语与中国书法”,正式将书法作为课程的授课主题之一。这门课设计为3学分,一周两次课,每次75分钟,每周第一次课讲授古代汉语知识,第二次则自然地转接到与古代汉语联系紧密的汉字、书法鉴赏与发展上。课程教科书指定两本,在古代汉语教科书之外另外选取李文丹所着《汉语书写及书法》(Chinese Writing and Calligraphy)作为课本。4书法课上提供给学生毛笔以及九宫格水写纸,从基本笔画和间架结构入手,逐步教授书法的基础知识,并指导学生学习书写篆、隶、楷三种书体。对于有书法基础的学生,可适当加入行书内容。5书法课结束时提供毛笔、宣纸、墨水,要求学生当堂书写四字条幅用以评分。“古代汉语与中国书法”作为专业选修课,自开设以来就吸引了稳定的生源,2020年春季共有18位中文主修与辅修学生选课。中文专业在同一时期有大概50个主辅修学生,所以对于这门四年级专业课程来说,选修率相当之高。由此,这门课计划从2022年开始由两年开设一次转为每年开设,达成计划图示中的第一步,成功地为之后单独开设书法课奠定基础。
 
  除此之外,如果学校暑期夏令营有中国语言或者相关文化课程,也可以视情况适当加入书法元素,无论是一课时还是多课时,都能或浅或深给学生提供了解书法、实践书法的机会。例如,笔者每年夏季会在中国带领为期三周的“中国语言历史文化”夏令营,同时一般有15至20名美国大学生参加。课程的性质是在游历数个中国城市的过程中,学习中国语言文化和历史。整体课时为24小时,其中会有3课时介绍书法,一般会在介绍汉字书写系统之后进行,同时也尽量将书法课安排在能让学生联系参观经历和有条件动笔写字的环境和时机。比如,如果讲授时团队在西安,则安排在参观碑林之后,找一个本地书社,让学生坐下来一起练习书法,写好一个字或者几个字。事实表明,即使是毫无中文基础的学生,也对这样的经历印象深刻,这样的书法文化课对于促进学生开始学习中文有很好的作用。
 
  综上所述,中文专业可以利用已有课程逐步加入书法元素,介绍书法概念并提供动手实践机会,激发学生兴趣,在此基础上逐年增加影响力和关注度。如此,预计可在几年之内达到开设书法通识选修课的程度。在此基础上,可以根据学校和专业的情况增开面对中文学生的专门书法课。
 
  四、转变观念,兼容并包
 
  书法课既可以作为通识选修课程,用英语讲授,面向全校的学生开放,也可以作为中文专业的课程以主辅修学生为授课主体来设计。由于俄克拉荷马大学地处美国南部,学生多样性小于美国东西两岸,从之前的教学经历来看,在通识课上学习书法的学生亚裔较少,主体仍是非亚裔的美国人。尤其是其中的文化夏令营,会中文的少,不会中文的多。但是语言并不影响学生对中国书法中美的欣赏,更不会成为使用毛笔书写的障碍,写得最好的学生也常常并不是中文基础最好的学生。这不仅反证了书法的艺术独立性,也给之前提到的关于师资困难的难点提供了解答思路:在美国大学开设书法课,不是仅让学生学习使用毛笔的技巧,而是要通过介绍与书法相关的历史与文化,培养学生鉴赏中国书法艺术之美的能力,并了解书法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地位,最终达到推广书法的目的。所以,我们开设书法课的目的不是培养书法家,教师自身也不需要是书法家。作为传道授业者,我们当然需要坚持练习书法,丰富自身的书法知识并不断提高书法修养,但完全不必因为缺乏幼时练习的基础而妄自菲薄,放弃开设书法课的想法。
 
  除了转变对教师自身资历限制的想法,更为重要的是转变对于学生欣赏书法的方式以及练习书法的评价标准。如上文所述,汉字是现存世界文字中比较罕见的文字系统,在汉语几千年的发展史上,一直是重“文”轻“语”,从而形成了文字学与语言学并驾齐驱的局面。然而对于以字母为基础单位的拼音文字而言,文字只是语音的载体,并不具有汉字在中文中表意的超然地位。书法是有艺术独立性的,在美国人甚至西方人看来,书法的抽象美学价值甚于文字语言价值。中国的传统是“崇古”,然而“崇古”不一定要“薄今”,更不能“排外”,重视内在正统也应该接受外来创新。当学生的书法没有按照传统的步骤、风格进行,甚至是开展我们闻所未闻的“创新”时,我们应当耐心解释传统由来,但在引导的同时也应对学生的见解表示理解和鼓励。比如,练习书法时同一笔不可重写或修改,这一点我们在书法教学中应该强调和贯彻;但是对于学生在字体风格上的发挥,则可以多一些包容,不要在分数判定上过于僵化严苛。在美国大学的书法教育实践中,我们要了解西方语言学对于文字的不同理解,介绍书法在中文文化与文字的重要性的过程中,避免单一的书法鉴赏标准,不适合将书法技巧作为唯一或主要评价体系,更不应该将传统的“字如其人”的提法作为标准来要求学生的理解和创作,对学生作品的评分标准与所占总成绩权重也应该“因地制宜”。总而言之,着重点应放在文化传播而不是技巧练习上。郑板桥的“学一半撒一半,未尝全学,非不欲全,实不能全,亦不必全也”,如果将其意稍作扩展,也适合海外的书法教学理念。要改精英教育为博雅通识教育,使得书法教育能够被纳入汉语教育,不拘泥于古法,以开放的态度接受汉语学习者的理解和创新。
 
  另外,有志开设书法课的教师可以了解国内外对书法教育的已有资源。最为值得推荐的资源是美国书法教育学会(ASSCE)。ASSCE以在美国大学的华裔教师教授为主体,自1998年在马里兰大学创立以来,举办了一系列具有国际影响的书法教育国际研讨会议和展览。今年改选新理事会以来,学会举办了一系列有关书法教育、鉴赏和发展的讲座,成为美国书法教育的重要驱动力,对在美开展书法教育提供了大量的资源与支持。同时,国内也有中国书法国际传播研究院等机构在尝试推动国外书法教育。了解书法推广的现状、积极获取资源,可以帮助实现在海外大学开设书法课的想法。
 
  对于书法传播,我们还应以中华文化兼容并包的态度来看待书法在海外的发展。笔者在美国东西方研究中心参加会议的时候有幸观赏过日本的传统雅乐,印象最深的不是表演本身,而是在表演结束之后众多学者对于雅乐传承发展的讨论。表演团队中的日本艺术家认为外国人不可能学会真正的雅乐,只有日本人才能懂得和表现雅乐的精髓。当时日本艺术家斩钉截铁的否定态度在观众中引起了不小的惊讶和热烈的讨论。语言与文化都是群体思维的载体与表现,在传播过程中,由于不同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语言与文化必然会持续动态发展。如果一种语言或者文化不能适应变更的环境,就势必会阻碍其发展。在海外基本看不到日本雅乐,这大概与他们将其“高贵化”“纯粹化”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这一点,我们应该引以为戒。
 
  从技术上讲,在数字化时代,我们还应该与时俱进,开展线上书法教学,开发“数字书法”。目前的技术有交互式数字临摹台,可以由教师中央控制进行书法直播,同时有字帖排版、视频资源库、板书示范、云平台管理等多套系统,能够提供书法远程教学,从而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书法教师缺乏的问题,不再受传统书法教学的种种限制。在这样的技术支持下,学生可以临摹电子字帖和高清碑帖,并观看丰富的视频教学资源和名家讲座。学生获取书法资源更为便捷,也提高了学校的书法教学效率。
 
  从促进发展的方式上讲,书法课还可以考虑与其他有书法形式的语种合作,吸引更多的学生选修。这种联合不仅限于诸如日语、韩语这样的东亚语言,也可以包含汉字文化圈以外的、有艺术化文字书写传统的语言,例如阿拉伯语。联合举办书法工作坊有可能获得更多的关注和资源,从而达到逐步推动在美大学书法教育的目的。
 
  结语
 
  在海外大学开设书法课能够促进学生学习汉语的兴趣,增进学生对于汉字和中华文化的了解。有条件的美国大学中文专业都可以考虑以逐步发展的方式开设书法教育通识课程或者中文书法专业课程,同时在各个层级举办书法工作坊和学生书法作品展,争取使学生形成长期可持续的书法兴趣和练习爱好,创造一个学生和教师共同学习进步的书法练习群体,从而在更多的美国大学课堂增开书法课程,推动中文和中华文化在海外的长足发展。6同时,我们也要清楚在美国大学开设书法课与在国内高校推广书法教育有很大的差别。书法在中国乃至东亚,都具有极高的社会文化和历史价值。几乎每个中国人都会在生活中接触到书法,对其有基本的文化认知与审美认知,在学习书法的时候,更加偏重书法的文化性、历史性和艺术性。7书法学习者,尤其是高阶书法的行书、草书练习者可以在书写中追求意在、表现个性。然而国外的书法教育要面对不同的文化环境和受众,美国大学生在日常生活中很少接触到书法,书写汉字在他们生活中的重要性也远不及国内的大学生。所以,海外书法教育需要在唯美的艺术教育和汉字书写的实用教育中找到平衡点。在字体上需要强调楷书,而对于打破汉字框架的行书、草书只能稍做介绍,以免学生记错字、写错字。总而言之,了解国内外书法教育的共通点,认识教学对象的不同点,厘清开课程序难点,找准教学重点,就能够有效地实现在美国大学开设书法课的长远目标。
 
  注释
 
  1[1]姚道中.美国汉语教学的走势[J].世界汉语教学学会通讯,2009(2):8-10.
 
  2[2]李惠文、于月明.高校书法课需求性测量评估[M]//国际中文教学新视野,2015:3-26.
 
  3[3]李文丹.书法课对汉语教学的辅助作用[J].Journal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Teachers Association 42.2,2009:63-79.
 
  4[4]Li,Wendan.Chinese Writing and Calligraphy[M].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2010:1.
 
  5[5]Li,Yu.The Chinese Writing System in Asia:An Interdisciplinary Perspective[J].Routledge,2020:188.
 
  6[6]屠新时.在跨文化对话的大格局中推进海外中国书法教学[J].中国书法,2010(8):92-93.
 
  7[7]Chiang,Yee,Chinese Calligraphy,An Introduction to Its Aesthetic and Technique.[M]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3:4.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微信快速咨询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7063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