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护理论文栏目为您提供《中药离子导入对经皮椎体后凸成形术后患者的护理疗效》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优选论文网 > 论文范文 > 护理论文 >

中药离子导入对经皮椎体后凸成形术后患者的护理疗效

添加时间:2021-11-11 11:03 来源:医学理论与实践 作者:郑毅鸿 张加芳
  摘要:目的:评估中药离子导入对经皮椎体后凸成形术后患者的护理疗效。方法:选取2019年1月—2020年2月我院骨伤科收治行经皮椎体后凸成形术的患者128例,随机分为观察组(64例)及对照组(64例),对照组采取术后常规护理及抗骨质疏松治疗,观察组在此基础上联合中药离子导入疗法。比较两组患者术后腰背部VAS、ODI评分以及便秘发生率。结果:观察组患者术后腰背部VAS、ODI评分及便秘发生率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中药离子导入能够减轻经皮椎体后凸成形术后患者的腰背部疼痛,改善腰椎功能,降低术后便秘发生率,促进患者术后康复。
 
  关键词:中药离子导入;经皮椎体后凸成形术;腰背痛;腰椎功能;
 
  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患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据数据统计,我国骨质疏松性骨折患者达 233 万例,其中椎体骨折 111 万例[1]。经皮椎体后凸成形术(Percutanouskyphoplasty, PKP)可以达到稳定骨折、恢复椎体力学强度、防止椎体进一步压缩和缓解疼痛的目标,使患者早期恢复正常活动[2]。然而部分患者术后仍有腰背部残余痛,腰椎功能改善效果欠佳以及术后便秘等情况发生,这在相关临床研究报道均有论述[3]。本文旨在探讨应用中药离子导入对PKP术后患者的护理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我院2019年1月—2020年2月收治的128例行PKP手术患者作为观察对象,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每组64例。观察组男20例,女44例,年龄50~85岁,平均年龄(70.59±9.34)岁;对照组男22例,女42例,年龄50~84岁,平均年龄(69.48±8.57)岁。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选择标准
 
  (1)纳入标准:①年龄50~85岁的患者,病程不超过2周;②患者有胸或腰背部疼痛及活动度受限,无下肢疼痛麻木无力不适等神经症状;③单一椎体(T10~L5)压缩性骨折,椎体压缩程度<40%;④影像学检查可见椎体呈楔形改变,椎体后壁完整,且愿意行PKP手术治疗的患者。(2)排除标准:①相应穴位处皮肤破损、溃疡等;②合并严重心、肝、肾功能不全,长期服用激素或全身代谢性疾病等其他系统疾病影响本次治疗者,以及心脏装有起搏器、支架的患者;③影像学提示椎体后壁破坏或椎体不稳者,伴神经及脊髓损伤;④合并有骨髓炎、结核等感染后出现病理性骨折的患者。本研究已经得到我院医学伦理委员会的审查和批准,患者知情同意。
 
  1.3 护理干预
 
  1.3.1 对照组采用常规护理治疗:
 
  遵医嘱口服抗骨质疏松药物治疗,嘱患者多休息,术后第1天指导患者进行五点支撑训练,即患者仰卧平躺,双肘、双髋及双膝屈曲,双肘、双足根、头枕部着床,双手掌托扶腰部,用力将身体缓慢支撑腾空,尽量抬平腹部及膝关节,之后再将身体缓慢落回至床面。每次锻炼10个,早、中、晚3次,中间可休息,以患者可耐受挺腹高度为宜,治疗期间完成动作的次数没有上限,以患者不感到疲倦为宜,嘱患者动作轻柔缓慢,禁止大幅度、快速活动。
 
  1.3.2 观察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配合中药离子导入疗法,具体操作方法:
 
  应用 NPD-4BE型中医定向透药治疗仪,将适量的中药酊剂均匀浸湿药垫(面积为5cm×5cm),选取双侧肾俞、大肠俞,将纱布药垫覆盖于治疗穴位上,药垫上方放置电极板后用胶布固定,电流大小根据患者耐受程度而定,患者在接受治疗时感受到电流刺激、麻等感觉,15min/次,2次/d, 术后第1天开始。
 
  中药酊剂制备:应用我院全国名老中医王和鸣教授经验方加味复元活血汤(酒大黄3g、柴胡20g、当归9g、桃仁9g、杜仲9g、怀牛膝12g、甘草3g、枸杞12g、天花粉9g),中药材统一由我院药剂科采购,研磨制成粉末装入空瓶,再加入75%乙醇300ml浸泡1周。
 
  1.4 观察指标
 
  1.4.1 腰背部疼痛程度:
 
  由3名专业护师记录两组患者术后1周、术后2周在静息状态下的疼痛程度,以视觉模拟评分法(Visual analogue scale, VAS)评分[4],得分越高疼痛越重。
 
  1.4.2 腰背部功能:
 
  由3名专业护师评估两组患者术后1周、术后2周腰椎功能障碍指数评分(Oswestry dability indeindex, ODI)[5]。这是诊断腰椎患者生活质量主观评价的金标准,它涉及腰椎患者日常生活的10个方面:包括痛觉、自理能力、负重、行走、睡眠等,每个问题有6个选项,得分依次增高,最后总分越高则障碍程度越高。
 
  1.4.3 便秘发生率:
 
  参考便秘罗马Ⅳ诊断标准[6,7]:粪质干硬或成球状,排便费力,有滞涩感,排便不尽,排便时有肛门直肠梗阻及排便时需手法辅助。出现1个及1个以上症状即可判定为便秘,统计术后第1天至出院期间便秘发生情况。
 
  1.5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1.0统计软件处理所得数据。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数据以(x?±s)表示,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进行分析;计数资料以n(%)表示,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护理VAS评分、ODI评分比较
 
  术后1周及术后2周观察组患者VAS评分、ODI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详见表1。
 
  表1 两组VAS 评分、ODI评分比较(x?±s,分) 
 
  2.2 两组便秘发生率比较
 
  观察组便秘发生率为12.5%(8/64),明显低于对照组的37.5%(24/64),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2<0.05)。
 
  3 讨论
 
  术后快速康复是近年来较前沿康复理念,其主要内容是通过已经被证实的有效手段来减少手术创伤应激,减轻患者术后并发症,缓解疼痛以及尽早恢复生理功能。目前PKP手术治疗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患者已经取得推广,该治疗具有手术创伤小、快速镇痛、避免长期卧床所引起并发症。临床经验表明早期行PKP治疗是该类患者治疗中的可取方案[2]。但由于术后腰背部椎旁外软组织肌肉的炎性刺激引起疼痛、腰部功能障碍[8],且由于骨折疼痛引起日常活动减少,生活作息改变,胃肠蠕动减慢,骨折创伤累及脊神经等原因导致术后便秘发生率增加[9],这已经成为临床需要解决问题。
 
  中医学认为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性骨折的病因病机多是由于人体脾肾亏虚,筋骨不健,后外伤骨折致腰背部脉络受损,气血运行失调,气机不畅,瘀血停滞,经络不舒,腑气不通,故出现腰背部疼痛、功能受限以及便秘等情况发生。本文中利用中药离子导入技术直接将药物离子导入病灶周围。中药方选用复元活血汤,方中酒浸大黄祛瘀散滞、导瘀下行,柴胡行气活血,两者共为君药,一升一降,行活血祛瘀导滞之功;当归补血活血,桃仁活血化瘀,破瘀与养血合用,活血而不伤血;在治标基础上加用川牛膝、杜仲益肝肾、强筋骨,枸杞益精血,标本兼治。通过离子导入技术可直达病位,药力专注,以外引内[10]。穴位选用肾俞、大肠俞,两穴均属于足太阳膀胱经穴位。肾俞穴为足太阳经的腰部腧穴,与肾脏有内外相应的联系,为肾经经气输注于背部之处,具有补肾益精壮骨的作用。脾俞为大肠背俞穴,刺激大肠俞可以通调大肠腑气,腑气通则大肠传导功能复常。现代医学认为,肾俞穴位置浅层分布有第2、3腰神经后支的皮支,深层分布有第2、3腰神经后支的肌支;而大肠俞浅层有第3、4腰神经后支皮支,深层为第4、5腰神经后支的肌支,对这些“感受器”进行刺激,通过神经系统的参与和调节,在缓解局部疼痛与腰肌痉挛的同时,可以很好地改善局部血液循环,尤其是局部微循环,从而大大加速了对炎症代谢产物的吸收。本研究结果表明针对PKP术后患者,常规护理的基础上加用中药离子导入肾俞、大肠俞可有效减轻患者术后残余痛,改善腰椎功能,降低便秘发生率。
 
  中药离子导入疗法是常用中医护理手段,这是一种非侵入性的技术,临床患者接受度高,其结合中药外用以及穴位电刺激,利用中频电流作为中药透皮的动力,降低皮肤电阻,促进局部毛细血管扩张,改善病灶周围血液循环,促进中药吸收,从而达到治疗目的。如金立昆等[11]研究表明中药离子导入联合腰背部功能锻炼能有效改善缓解腰痛、恢复其功能。侯丽萍等[12]研究表明中药离子导入具有穴位刺激以及中药导入双重作用,且对于肌肉无不良反应。本文观察组患者无1例发生不良反应,在常规护理上结合中药离子导入,临床接受度高,护理疗效更优。
 
  综上所述,在PKP术后患者常规护理上增加中药离子导入可以有效改善患者腰背残余痛,提升腰椎活动功能,缓解术后便秘。且由于中药离子导入无创安全,故临床接受度高,值得推广。后续研究中将继续观察中药离子导入对PKP术后护理疗效,增加疗效指标观察,从多方面阐述中药离子导入疗法对PKP术后患者作用机制以及护理规范。
 
  参考文献
 
  [1] L Si,Winzenberg TM,Jiang Q,et al. Projection of osteoporosis-related fractures and costs in China:2010- -2050[J] Osteoporos Int,2015,26(7):1929-1937.
 
  [2] Maynard AS ,Jensen ME. ,Schweic kert PA,et al.Value of bone scan imaging in predicting pain relief from percutaneous vertebroplasty in osteoporotic verte
 
  bral fractures[J] AJNR Am J Neuroradiol,2000,21(10)-:1807-1812.
 
  [3] Zuo XH,Zhu XP,Bao HG,et al.Network meta-analysis of percutaneous vertebroplasty.percutaneous kyphoplasty.nerve block, and conservative treatment f
 
  or nonsurgery options of ac ute/subacute and chronic osteoporotic vertebral compression fractures (OVCFs) in short-term and long-term effects[J].Medicine
 
  (Baltimore),2018,97(29):e11544.
 
  [4] Kelly AM.The minimum clinic 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visual analogue scale pain score does not differ with severity of pain[J].Emerg Med J,2001,18
 
  (3):205-207.
 
  [5] Fairbank JC,Pynsent PB.The oswestry disability index[J].Spine (Phila Pa 1976),2000,25(22):2940-2952.
 
  [6] Rao sS, Bharucha AE, Chiarioni G,et al. Func tional anorectal disorders[J]. Gastroenterology,2016.
 
  [7]张声生,沈洪,张露,等便秘中医诊疗专家共识意见(2017)[J]中医杂志,2017,58(15):1345-1350.
 
  [8]徐人杰,朱国清,蔡小强,等椎体成形术后残留腰背痛与腰背筋膜损伤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骨与关节外科, 2012,5(5):389-393.
 
  [9]孟丽敏,卫,刘伟,等.中老年功能性便秘患者症状.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J].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7,37(7):1754-1756.
 
  [10]杨文亮,月龙,王和鸣王和鸣教授治疗筋伤经验[J].福建中医药, 2019,50(3):51-52.
 
  [11]立昆,齐越峰, 可,等中药离子导入联合腰背部功能锻炼治疗非特异性腰痛的临床研究[J]中医正骨, 2016,28(1):20-23.
 
  [12]侯丽萍,崔海燕,郭永强,等中药电导入治疗慢性软组织炎症的研究[J].青医药卫生, 2000.(5):325-327.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微信快速咨询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7063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