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护理论文栏目为您提供《探讨听力下降老年人应用耳保健操干预的效果》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代写硕士论文 > 论文范文 > 护理论文 >

探讨听力下降老年人应用耳保健操干预的效果

添加时间:2017-01-23 10:54 来源:中华护理杂志 作者:刘会 陈雪萍 王花玲
摘要
  近年来,众多老年疾病中,听力损失患病率占有较大比例。由美国公共卫生署统计,75岁以上听力损失的老年人占40%~60%,80岁则为80%以上[1].而中国流行病学数据存在地区特点,总的患病率为35.1%~76.6%[2],其中以老年性耳聋患病率最高,为66.87%[3].听力下降对老年人的身心健康带来了严重的影响,如增加了老年人失能[4]、用药不依从性[5]、跌倒发生的几率[6-7],还会引起各种心理反应[8-10],如焦虑、抑郁、认知能力下降。但因我国保健服务[11]、老年人自身观念及知识水平[12]等原因,听力损失给社会、老年人家庭及其自身造成的损害愈加严重。因此,对听力下降老年人采取何种符合老年人的、现实可行的康复干预手段,才能防治老年人听力下降的发生并改善其生活质量是目前急需探索的问题。本研究以耳部病生理学及中医原理为基础,综合各文献报告中耳穴及耳膜按摩手法,通过专家咨询,设计了一套耳保健操,观察其对老年人听力的影响,以期寻找一种防治或延缓老年人听力下降的康复护理措施。
  
  1研究对象

  2015年3~4月选取杭州市某社区听力下降老年人71例。纳入标准:年龄≥60周岁;愿意参与本项研究;生活自理能力较好(ADL<16分);精神状况良好者,老年抑郁量表GDS得分≥15分;听力下降程度为轻、中度者,根据WHO/PDH9713推荐标准,较好耳0.5、1、2、4kHZ永久非助听听阈级中的4个频率平均听阈,26~40dB为轻度耳聋,41~60dB为中度耳聋。排除标准:合并其他肝、肾、内分泌、造血系统等原发性疾病;目前正在服用耳疾药物者;因耵聍堵塞、梅尼埃病、中耳肿瘤、耳畸形、外伤、自身免疫疾病导致耳聋者;患慢性病种类≥2种。依次按照年龄、听力下降轻中度分为2个层次,最终将研究对象分为6个亚层,然后在各亚层内通过掷钱币法进行随机化分组,以此将研究对象分为实验组37例和对照组34例。
  
  2研究方法
  
  2.1干预方法
  
  两组均给予听力健康宣教,即老年人听力认知教育、听力基础知识、听力保健知识、助听器相关知识等。在此基础上,实验组给予耳保健操干预。耳保健操的原理主要是通过用手反复按摩耳廓及其穴位,并以负压吸引的作用振动鼓膜和听骨链,使振动向内耳传播,从而促进内耳的血液循环。此保健操由护理专家设计后经过了4名专家咨询,包括中医医师,耳鼻喉医师,康复专家,护理领域专家,并将其拍成微电影。具体做法共有7节。
  
  第1节:搓手心,捂耳廓,即将手掌摩擦生热,随即将两掌按于两侧耳廓,使两耳听不到外界声音而嗡嗡作响为止。第2节:按压-放松-按压-松开耳廓,即双手掌心面对耳廓,向内耳方向轻轻按下,然后轻轻松手,反复进行。第3节:揉搓耳廓,先顺时针揉搓,再逆时针揉搓,即左右两手拇指相继放在耳廓背面,食指放在耳廓前面的耳甲艇部分,先从上往下揉搓,在从下往上揉搓。揉搓时用拇指指腹着力按揉,用拇指按揉时,则食指以螺纹面置于与拇指用力的相对部位。第4节:提拉耳垂,即用食指、拇指提拉耳屏、耳垂,自内向外提拉,手法由轻重,牵拉的力量以不感到疼痛为宜。第5节:按压耳屏,即以两食指不断挤压、放松耳屏,左右耳屏同时进行。第6节:鸣天鼓,即两手掩耳,两食指压中指,然后食指用力下滑敲击枕部及乳突部,略有敲击弹性,弹毕,做深呼吸5次。第7节:轻拍耳廓,用拇指之外的4个手指拍打耳廓,以2次/s的节律进行拍打,力量要轻。每节做20下,每天2次,每次3个循环,每个循环大约8min,共实施18周。实施中,主要以老年人耳朵有放松、温热等舒服的感觉为佳。
  
  耳保健操教授由经过耳保健操设计者培训的护理专业研究生实施,考虑到老年人文化水平,自理能力且无严重身体疾病等因素,后续充分发挥了老年人自主锻炼的能力,即18周分为2个阶段完成,第1阶段为12周,由护理研究生每天教授老年人进行耳保健操练习并在练习地点每天播放耳保健操视频,辅助老年人练习。第2阶段为6周,老年人自己在家中练习耳保健操,同时给老年人发放耳保健操光盘、保健操步骤纸质版,为老年人发放做操登记表,护理研究生每周2次电话或上门进行随访直至完成研究。
  
  2.2质量控制
  
  为了确保研究对象的依从性,在实施的不同阶段都采取了有效的措施。①研究者居住在该社区1年。②研究第1阶段,为社区为老年人提供做操场所,与老年人商讨确定每天的固定时间集体做操,并进行签到,有特殊情况的老年人对其采取个性化处理。③研究第2阶段,为了使得老年人在家自主做操,为其发放与保健操有关的资料,以便随时查阅与回忆。同时,为老年人发放保健操登记表,要求老年人每2周上交1次,以2周为起点,给坚持下来的老年人物质奖励,月数越多,奖励越多。④建立多种监督途径,包括研究者至少每周2次上门或电话随访,在随访过程中不断听取老年人或家属对练习计划安排的意见;运用因特网途径对老年人进行监督,即根据老年人个体需求,放耳保健操视频在老年人电脑中,运用播放器记录的播放次数对老年人进行做操的监督。实验组遵从以上依从性措施进行管理,以老年人签到及登记做操记录的次数,计算依从性遵从的程度,签到及记录的次数≥80%为依从性佳,<80%为依从性不佳。并确保不依从性控制在10%的范围内。
  
  2.3评价工具
  
  2.3.1纯音听力计
  
  用经国家级专门机构(省计量院)校正后的AC40(丹麦otometrics)听力计分别测量不同频率下老年人的气传导和骨传导声强情况。纯音听阈(PTA)在声屏蔽室内(环境噪音小于20dB),采用上升法由经过专门训练并有5年以上临床经验的耳鼻喉医生负责测试。测试前采用徒手和耳镜进行简单耳部检查。检查时先测听力较好耳,测试频率顺序:1、2、3、4、6、0.5、等倍频,最后复查1kHz的结果,测试结果则根据WHO/PDH97.3推荐标准评估耳聋及听力下降程度情况,声音强度以分贝(dB)为单位。
  
  2.3.2录有普通话标准词汇声磁带
  
  用装有声磁带的收音机播放普通话标准词汇测量言语识别率情况。言语测听弥补了纯音测听法的不足,可以评判听力下降后语言交往情况。主要是言语信号通过听力计传送到测试耳机,从而测得受试耳能够听懂所测词汇中的百分率。结合本研究对象的文化水平、退休前工作情况及出生背景,最终选择测试的标准词汇是普通话词汇。
  
  2.3.3老年听力障碍量表筛查版(the hearing handicap inventory for the elderly screening version,HHIE-S)
  
  HHIE-S是在主观上测量老年人听力下降程度的工具。该量表有10个题目,包括社交场景5题,情绪5题。最高分40分,最低分0分,将10个问题的得分相加即得到HHIE-S得分。根据美国言语听力协会听力筛查指南,量表得分相应的功能性听力障碍分级标准为:无障碍(0~8分)、轻中度障碍(10~24分)和重度障碍(26分以上)。为了减少中国老年人在使用此量表时存在的文化及理解等方面的差异[13],在联系作者并获得其同意后,本研究使用由中国学者测评信效度较高的中文版HHIE-S[14],量表在情感和适应社会能力2个维度的Cronbach'sα系数分别为0.889和0.924,总Cronbach'sα系数为0.935.
  
  2.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7.0软件包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进行描述,计数资料采用百分比;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χ2检验及秩和检验。
  
  3结果
  
  3.1一般资料
  
  参与本研究的听力下降老年人的基本人口学数据及干预前两组老年人听力观察指标数值、HHIE-S得分见表1.以上数据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具有可比性。另外,在研究过程中有1例因肺水肿退出本研究,最终的研究对象为70例,流失率为1.4%,依从性较好。
  
  干预前两组听力下降老年人基本资料[例(百分率,%)]及干预指标(x±s)比较
  
  3.2语言频率听阈及高频区听力改善情况
  
  干预后,2组组间及干预前后组内听力下降老年人语言频率平均听阈及高频区听力比较结果,见表2.
  
  3.3言语识别率改善情况
  
  干预后,2组组间及干预前后组内听力下降老年人言语识别率比较结果,见表2.
  
 两组听力下降老年人语言频率听力、高频区听力及言语识别率比较(分,x±s)
  
  3.4听力下降程度改善情况
  
  干预后,2组组间及组内听力下降老年人听力损失程度及HHIE-S问卷得分比较,见表3.
  
 听力下降老年人干预后组间及干预前后组内听力损失程度(例数)及HHIE-S问卷得分(分,x±s)比较
  
  4讨论
  
  4.1耳保健操可以改善轻中度听力下降老年人的部分听力功能
  
  语言频率听力及高频区听力可以测评听力功能改善情况。本研究表明,耳保健操对轻中度听力下降老年人语言频率听力有积极影响,而对高频区听力效果不明显。这与某些防治老年人听力下降的康复措施研究结果相一致[15-16].主要是老年性听力下降进展缓慢,一般从高频开始,逐渐向低频扩展,涉及主要语言频率(低频)后日常生活交流就会有轻度影响[17].也就是说,在听力下降发生初期,高频区听力的损害是主要症状,但由于日常生活中的声音频率处于低中频[18],人们对高频区听力损害并不能知觉,当刚意识到交流问题时,高频区听力损害时间较长,具有不可逆性,而语言频率听力损害时间短甚至其刚出现,科学规律的康复措施可能对语言频率听力有一定改善作用。在本研究中耳保健操作为一种康复措施,通过耳部穴位及鼓膜按摩,可以促进耳部器官的血液循环,延缓耳聋的发展,特别针对于语言频率听力效果明显。这与王黎等[19]运用穴位注射对感音神经性耳聋、耳鸣疗效改善的原因分析相一致。在本研究中,虽然以耳部穴位及鼓膜按摩为主的耳保健操可以改善听力下降老年人语言频率听力,但是由于语言频率听力改善后的听力阈值仍处于听力损失的范围,因此,耳保健操对听功能改善的具体程度如何,今后还需更大样本、更复杂的研究设计来完善。
  
  4.2耳保健操可以改善轻中度听力下降老年人语言交流能力
  
  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大脑中枢血管逐渐发生退行性变化,波及听觉及与言语识别相关的其它皮层中枢时,就会导致言语识别功能降低[20],从而影响听力下降老年人的语言交流能力。本研究实施耳保健操后,实验组由干预前的81.94%提高为91.63%,言语识别率得到改善。这与裴宏恩等[21]在老年人听觉功能特点分析中对语言频率改善的原因分析结果相一致。另外,Pauler等[22]在研究伴有言语识别率下降的老年人耳蜗神经损伤与纯音听阈的关系中还表明,言语识别率的高低直接和耳蜗15~22mm区域的神经分布密度有关系,该区域对应着纯音测听中1~2kHz的区域。而此区域属于语言频率听力的范围,因此,言语识别率的提高也可能与耳穴及鼓膜按摩促进内耳血液循环从而影响耳蜗某区域的神经分布有关。
  
  4.3耳保健操对老年人经主观测量的听力下降程度改善有积极效果
  
  本研究经纯音听阈客观测量的听力下降程度效果改善均不明显,可能是因为听力下降程度的轻重是由低频与部分中频率听力决定的,听力下降层次内的划分相差15~20dB,对大多存在耳蜗、听神经功能损害的老年性听力损失的老年人[23],单纯用非药物治疗大幅度的提高听力阈值的数值作用不大,对听力下降程度的改善效果不佳。这也与大部分听力康复研究结果及其原因的分析相一致[24-25].然而,与以上听力下降程度客观测量结果相反,本研究采用的老年人自身主观感受对其听力下降程度的测评效果显着。可能是因为实施耳保健操的老年人经过长时间的耳保健操练习并在熟知耳保健操内涵及原理的基础上,已把耳保健操当做一种改善听力的有效手段,容易在主观意识上认为自己听力程度比之前较好,再加上,老年人在练习耳保健操的基础上,从之前较封闭的自我或家庭交流转变为更多同龄人的集体交流,情绪及社会交流必然会得到提升,这也有利于老年人对听力下降程度改善的主观意识的增强。
  
  4.4以耳保健操为基础的听力康复手段还需更深层次的探索
  
  耳穴及鼓膜按摩是当下研究及报告较多的听力康复手段之一,主要是通过用手反复按摩耳廓,并以负压吸引作用振动鼓膜,使振动向内耳传播,促进内耳的血液循环。本研究用以耳保健操为主的听力康复手段验证了耳穴及鼓膜按摩的经验探索结果,为听力下降老年人更加科学的运用与其相关的听力康复手段奠定了基础。在当下听力康复资源不能满足老年人需求的基础上,今后还需在耳保健操基础上融入更多的听力康复服务来防治老年人听力下降的发生,提高其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1] Sprinzl GM,Riechelmann H. Current trends in treating hearingloss in elderly people:a review of the technology and treat-ment options-a mini-review[J]. Gerontology,2010,56(3):351-358.
  [2] Yamasoba T,Someya S,Yamada C,et al. Role of mito-chondrialdysfunction and mitochondrial DNA mutations in age-relatedhearing loss[J]. Hear Res,2007,226(1/2):185-193.
  [3]于丽攻,孙喜斌,魏志云,等。全国老年听力残疾人群现状调查研究[J].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科学杂志,2008(3):63-65.
  [4] David S,Chen BS,Dane J,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hearingimpairment and self-reported difficulty in physical functioning[J].J Am Geriatr Soc,2014,62(5):850-856.
  [5] Card enas-Vallaclolid J ,Martin-Madrazo C ,Salinero-Fort MA ,et al. Prevalence of adherence to treatment in homebound el-derly people in primary health care:a deseriptive,cross-sec-tional,multicentre study[J]. Drug Aging,2010,27(8):641-651.
  [6]张志华,江秀玲,钱巧霞,等。安徽农村老年人多发意外伤害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2,32(15):3262-3264.
  [7] Lin FR,Ferrucci L. Hearing loss and falls among older adultsin the united states[J]. Arch Intern Med,2012,172(4):369-371.
  [8] Lin FR,Yaffe K,Xia J,et al. Hearing Impairment and cognitivedecline among older adults[J]. JAMA Inter Med,2013,173 (4):293-299.
  [9] Lin FR,Metter EJ,O'Brien RJ,et al. Hearing impairment andincident dementia[J]. Arch Neurol,2011,68(2):214-220.
  [10] Tun PA,Mc Coy S,Wingfield A. Aging,hearing acuity,and theattentional costs of effortful listening[J]. Psychol Aging,2009,24(3):761-766.
  [11] Jiang D,邹凌。老年听力损失现状和干预策略[J].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科学杂志,2006(1):61-63.
  [12]段吉茸,陈振声。老年人听觉康复读本[M].北京:北京出版社,2010:1-2.
  [13]胡娴亭,黄治物,陈建勇,等。听力障碍筛查量表用于老年人群听力筛查分析[J].听力学及言语疾病杂志,2014,22(3):230-234.
  [14]汪国庆,李朝军,官文君,等。筛选型老年听力障碍量表的研译及其信度和效度评价[J].听力学及言语疾病杂志,2014,22(6):568-572.
  [15]郑海农,周敏好,黄丽琴,等。一种治疗老年性耳聋的新思路--改善红细胞变形能力的理论与临床应用[J].中国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杂志,2001,9(3):124-125.
  [16]李石良,张华,李辉,等。针刺与连续多点脉冲刺激对感觉神经性耳聋患者语言频率听力损失的影响[J].中国针灸,2005,25(6):407-410.
  [17]潘道文。老年性耳聋患者的心理特点及护理[J].齐鲁护理杂志,2006,12(10):1957-1958.
  [18] Howarth A,Shone GR. Aging and the auditory system [J].PostGrad Med J,2006,82(965):166-171.
  [19]王黎,吴萍,鞠攻莉,等。穴位注射治疗感音神经性耳聋、耳鸣疗效观察[J].中医杂志,2008,49(1):47-49.
  [20]常继增,张秀芬,孙桂华,等。职业性噪声聋诊断标准下限值的初步探讨[J].工业卫生与职业病,1989,15(6):373-375.
  [21]裴宏恩,姜伟,哈思怡,等。老年人听觉功能特点分析[J].听力学及言语疾病杂志,2001,9(1):5-8.
  [22] Pauler M,Schuknecht HF,Thornton AR. Correlative studies ofcochlear neuronal loss with speech discrimination and pure-tone thresholds [J]. Arch of Otorhinolaryngol ,1986,243 (3):200-206.
  [23] Alice B,Silvia M,Laura G,et al. Cochlear implantation in theelderly:surgical and hearing outcomes[J]. BMC Surgery,2013,13(Supp2):S1.
  [24]金建华,马婕,郑巍,等。主观性耳鸣微波治疗疗效相关因素分析[J].中华实用诊断与治疗杂志,2012,26(6):582-583.
  [25] Lotfi Y,Mehrkian S,Moossavi A,et al. Quality of life im-provement in hearing-impaired elderly people after wearing ahearing aid[J]. Arch Iran Med,2009,12(4):365-370.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