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本科毕业论文栏目为您提供《研究高年级本科护生共情对人文关怀能力的影响》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优选论文网 > 论文范文 > 本科毕业论文 >

研究高年级本科护生共情对人文关怀能力的影响

添加时间:2021-11-09 11:43 来源:护理实践与研究 作者:刘砚燕 唐杰 胡韵
  摘要:目的 了解高年级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和共情现状,并分析共情对人文关怀能力的影响。方法选取上海市三所院校的158名护理专业三、四年级本科生为研究对象,采用一般资料问卷、人文关怀能力量表(CAI)及护生共情能力调查问卷进行调查。结果 高年级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得分为183.02±22.28分,处于中等水平,共情得分为103.96±19.31分。单因素及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显示,高年级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的影响因素为观点采择、护理学热爱程度、家庭氛围和同学关系(P<0.05),其中观点采择影响最大。结论 高年级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受多种因素影响,尤其共情中观点采择影响较高,在护生人文培养教育过程中可对共情有针对性的设计和开展理论及实践教学,提高学生人文关怀水平。
 
  关键词:本科护生;人文关怀;共情;影响;
 
  随着现代整体医学模式的诞生、健康观念的转变、卫生医疗体制改革和疾病谱的变化,人文关怀作为护士综合护理的核心能力之一[1],在护理教育和护理实践中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共情又被翻译为“移情”“通情”“同理心”“共感”等,是指一种可以换位思考、能够站在别人的立场去感受和理解别人的处境和情绪的能力,被认为是可以习得,通过训练可以提高的技能[2,3]。具有良好共情的护士能够从患者的角度去思考和看待问题,并能够准确的评价其情感和护理需求,进而执行相应的护理干预。在临床护理实践中做到共情,对提高患者的满意度、减轻医患矛盾、减少医疗纠纷具有重要作用。现有研究中对不同年级本科生的共情和人文关怀能力以及共情如何具体影响人文关怀能力探讨较少,本研究拟通过对高年级本科护生共情及人文关怀能力的现状进行调查并分析共情对于人文关怀能力的作用,为通过共情提升护理本科生的人文关怀能力具体实践提供参考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调查对象
 
  2018年1—7月选择上海市三所高校共计158名三年级和四年级护理本科生为调查对象。其中男17名,女141名;三年级护生78名,四年级护生80名;平均年龄21.35±1.35岁;独生子女81名,非独生子女77名;热爱护理学38名,一般85名,不喜欢35名;未来拟从事护理行业80名,不确定43名,不会从事35名。
 
  1.2 调查内容及方法
 
  1.2.1 调查内容及工具
 
  (1)自行设计一般资料问卷:包括性别、年龄、民族、是否为独生子女、家庭的类型、家庭的氛围、对护理学的热爱程度、未来是否会选择护理工作等内容。
 
  (2)中文版人文关怀能力量表(CAI):该量表由美国Nkongho教授编制,是目前使用范围最广、最权威的人文关怀能力测试量表[4,5]。本研究选用马玉莲汉化的中文版CAI量表,量表包括耐心(10个条目)、理解(14个条目)、勇气(13个条目)3个维度,每个条目采用Likert 7级评分法,从“强烈反对”到“强烈赞同”分别赋值1~7分,其中13条需反向评分,总分37~259分,得分越高,表明人文关怀能力越强。量表Cronbach’sα系数为0.919。
 
  (3)杰弗逊护生共情量表(JSPE-NS):由美国杰弗逊医学教育和健康护理研究中心Hojat博士研制,主要用于医学生和从事医疗保健服务人员共情能力的测量。国外学者Ward.J等应用于护生显示较好的信效度[6]。本研究采用邱志军等[3]汉化的中文版JSPE-S量表,量表分为三个维度,分别是观点采择、情感护理和换位思考,共20个条目,每个条目采用Likert 7级评分制,正向计分和反向计分各10个条目,总分得分越高,表明共情水平越高。量表的Cronbach’sα系数为0.739。
 
  1.2.2 调查方法
 
  课题组成员在知情同意后,采用纸质问卷与问卷星相结合的方式对上海市某三所高校的三、四年级护理专业本科生进行问卷调查。本调查共发放问卷164份,回收问卷160份,有效问卷158份。
 
  1.3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21.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表示,组间均数比较采用t检验或方差分析,多因素分析采用线性回归模型,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高年级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得分情况
 
  高年级本科护生的人文关怀能力得分为183.02±22.28分,除勇气维度外,其余各维度均低于国内常模[4,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下载原表
 
 
 
  2.2 高年级本科护生共情得分情况
 
  高年级本科护生共情得分为103.9±6.99分,各维度得分情况见表2。
 
  下载原表
 
 
 
  2.3 高年级本科护生共情对人文关怀能力影响分析
 
  (1)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家庭氛围、与父亲关系、母亲关系及同学关系、是否学生干部、学校活动参与及与护理专业选择原因、护理专业热爱、未来是否会选择护理工作9个因素,组间人文关怀能力评分差异比较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下载原表
 
 
  *为F值。
 
  (2)多因素分析:以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总分为因变量,以单因素分析有统计学意义的9个变量及共情能力3个维度为自变量,进行多元逐步回归分析。最终观点采择、护理专业热爱程度、家庭氛围和同学关系4个变量进入线性回归方程(P<0.05),其中观点采择对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影响最大。见表4。
 
  下载原表
 
 
 
  3 讨论
 
  3.1 高年级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及共情水平有待提高
 
  本研究调查结果显示,高年级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CAI平均分为183.02±22.28分,低于国内常模,与郭瑞红[8]及王艳红等[9]的研究结果一致。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理解和耐心维得分均低于国内常模(P<0.01),而在勇气维度的得分和国内常模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表明高年级本科护生的人文关怀能力亟需提高。一方面与本科护生在人文关怀教育还不够完善有关,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护生所处的教育环境及临床实习环境对护生的人文关怀能力存在不同程度的影响有关[10],不同地域间的本科护生的人文教育及环境差异可能是高年级本科护生和国内常模相比得分较低的原因。勇气维度主要是体现护生在护理决策中的自信心,高年级护生学习了一定的专业知识后具备了较高的自信心,而在理解和耐心维度则需要在未来高年级本科护生的人文关怀相关理论及实践教育的课程设置中进一步深入培养和探索。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高年级本科护生共情平均分为103.9±6.99分,低于国内学者的对低年级本科护生[11]及总体本科护生[8]的调查水平。高年级本科护生随着学习医学知识和临床实践的深入,对护理的理解和专业知识经验及阅历的积累不断加深,一定程度上改变护生在与患者交流沟通时候看待事物的角度,可能会导致共情能力水平的下降。这和国外学者Mc Kenna L等[12]的研究结果一致,即随着护生对医学知识的不断学习,其共情水平呈逐渐降低的趋势。启示我国护理教育者在对护生的共情培养方面需要贯穿于教学实践全过程,尤其是在三、四年级阶段应加强对学生共情的培养。
 
  3.2 高年级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受到多个因素的影响,以共情中的观点采择维度影响最大
 
  本研究结果显示,共情中的观点采择维度、护理学热爱程度、家庭氛围和同学关系4个变量是影响高年级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的重要影响因素,其中观点采择对于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影响最大,而情感护理维度及换位思考维度未进入最后的回归方程。观点采择维度是指在护理实践中能正确理解患者及家属等的语言和非语言行为,感知其情绪和需求,是共情概念的关键要素之一,几乎成为共情的同义词[2],是影响人文关怀能力的主要因素之一[9]。共情是护士实施人文关怀护理、满足患者需求的前提条件,同样应该作为本科护生人文关怀教育和培养的重要环节,在本科生护理教育阶段鼓励其在学校阶段应多参与社会活动,在护理心理学、护患沟通及人文修养等相关课程中注重对学生共情能力的培养,而高年级护生参与的实习过程中,基于学生的人格特征及家庭、同学关系的特点,给予针对性的带教培养和指导,通过采取多种方法(如感受性训练、角色扮演、临床实习探讨及学会倾听、表达尊重等方式)来提高护生对患者的情绪与行为及感知,同时为护生营造一个尊重友爱和互相关怀的实习环境,加深学生对护理专业的理解和热爱,进而提升护生的人文关怀能力[10,13,14]。本研究中的护理学热爱程度与家庭氛围及同学关系对高年级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影响的结果与相关研究结果一致[9]。其他如性别、年龄、是否独生子女、家庭类型及父母学历等因素对于人文关怀能力的影响差异无统计学意义,需要进一步研究论证。
 
  综上所述,高年级本科护生的人文关怀能力水平和共情能力水平相对较低,共情对于人文关怀能力具有较大影响,今后在护理本科生的护理教学及实践中应持续开展人文关怀能力培养,可从提升共情,提高学生对于患者行为及需求的感知角度设计和开展教学及临床实践,培养具有较高人文关怀水平的护理人才。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全国护理事业发展规划( 2016- -2020年 ) [EB/OL]2020-11-061ttp://www nhc .gov.cnlyzygj/s3593/201611/92b2e
 
  8f8cc644a899e9d0fd572aefef3. shtml.
 
  [2]颜志强,苏金龙,苏彦捷共情与同情:词源、概念和测量[J] 心理与行为研究,2018, 16(4):433-440.
 
  [3]邱志军.刘可,姜娜湖南省高职护生共情现状的调查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1,27(1):68-71.
 
  [4] Nkongho N. Measurement of Nursing Outcomes[M].New York: Springer, 1990:3-16.
 
  [5]马语莲.本科护生人文关怀能力现状及相关因素的研究[D]蚌埠:蚌埠医学院,2012.
 
  [6] Ward J, Schaal M,Sullivan J, et al. Relability and validity of the Jefferson Scale of empathy in undergraduate nursing students[J]. J Nurs Meas ,2009,17
 
  (1):73-88.
 
  [7]陈瑜.护理专业大学生人文关怀能力的现况调查与干预研究[D].广州:南方医科大学,2017.
 
  [8]郭瑞红,王永芳,任丽萍共情能力在护理本科生人格特征与人文关怀能力间的中介效应分析[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20,26(27):3822-3827.
 
  [9] Wang Y, Zhang Y, Liu M, et al. Research on the formation of humanistic care ability in nursing students.A structural equation approach[J]. Nurse Educ To
 
  day,2020(86):104315.
 
  [10]胡雅,付藏媚,陈丹,等.271名实习中期护生临床学习环境与人文关怀能力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学报,2019,26(15):51-54.
 
  [11]王向荣南亚星,乔桂圆等巴林特小组活动对本科护生共情能力的影响[J.护理学报.2018,25(23).68-70.
 
  [12] Mckenna L, Boyle M, Brown T, et al. Levels of empathy in undergraduate nursing students[J]. Int J Nurs Pract,2012,18(3):246-251.
 
  [13]程利,纪武昌组建关怀小组对在校护理本科生关怀能力影响的纵向研究[J]中华医学教育探索杂志,2016,15(4):362-366.
 
  [14] Taylor R, Thomas-Gregory A, Hofmeyer A. Teaching empathy and resilience to undergraduate nursing students:A call to action in the context of Covid-1
 
  9[J]. Nurse Educ Today ,2020(94):104524.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微信快速咨询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7063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