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XML 本科毕业论文栏目为您提供《CEO个人特征对企业国际化战略的影响》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范文大全
您当前的位置:优选论文网 > 论文范文 > 本科毕业论文 >

CEO个人特征对企业国际化战略的影响

添加时间:2019-01-25 09:21 来源:现代管理科学 作者:优选论文网
  摘要:中国企业存在着国有和民营差异、权力结构等自身特征, 而以往关于CEO个人特征影响企业国际化战略的研究并未考虑这一点。文章选取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 对CEO年龄、教育程度和海外经验与企业国际化战略之间的关系进行了研究, 并探讨了企业股权性质、两职合一对这些影响关系的调节影响, 研究结果证实了中国企业CEO个人特征对企业国际化战略的影响会受到股权性质和CEO权力差异的影响, 即在民营企业中、两职合一时CEO个人特征更能够影响企业的国际化战略。
  
  关键词:CEO个人特征; 国际化战略; 股权性质; 两职合一;
 
  
  一、引言与文献评述
  
  国际化战略对于企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 它可以给企业带来新的市场、更低的成本和成长机会,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 企业的竞争跨跃了国界, 国际化发展对于企业的品牌影响力等无形的收益, 因此国际化经营逐渐成为了一种必然趋势 (汪涛等, 2018) .另一方面, 企业实行国际化扩张意味着需要面临着不同的文化、全新的竞争者, 以及由于一系列完全不同的经济、政治、法规等因素带来的陌生而且复杂的经营环境。此外, 企业的国际化同样需要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根据国资委和商务部研究等联合发布的《中国企业海外可持续发展报告2015》显示, 中国走出去的企业中, 盈利的企业仅占13%, 有24%的企业处于持平和亏损的状态。
  
  国际化具备高风险和高不确定性的特点决定了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需要慎重的权衡决策, 因此, 企业高层人员对于风险的认知成为了影响其是否国际化的关键。关于企业高层对于国际化战略的影响的研究, 西方学者运用高阶理论证实了企业高层管理团队的年龄、学历、国际化经验等特征能够显着影响企业的国际化程度。这些已有关于西方企业国际化影响的研究更多的是聚集在企业高层管理团队层面, 认为团队层面的特征相较于个人的特征对于企业的战略决策结果有着更强的解释力。然而随着企业的不断成长发展, CEO对于企业的影响作用越来越大, 在过去几十年的研究中, “CEO效应”越来越显着, 研究证实企业之间CEO之间的差异对于企业绩效有着越来越大的影响 (Quigley&Hambrick, 2015) .因此CEO个人的特征能够对于企业的国际化产生显着的影响, 而关于这一研究目前尚存不足。对于中国企业国际化来说, 与西方企业不同, 中西方之间存在着较大的文化差异。根据Hofstede对于不同国家的文化维度得分数据中, 关于权力距离这一维度, 中国得分为80分, 而西方国家以美国为例得分为40分, 这表明在美国, 平等的观念更深入人心, 在企业中尤其是高管团队中, 各个成员之间相对来说更加平等, 对于企业的战略决策都能够产生较大的影响。比较来说, 在中国权力距离较大, 表现在企业的高管团队中, CEO具备着较大的话语权, 对于企业的战略决策发展有着更为重要的影响。
  
  关于中国企业CEO特征对于企业国际化战略影响的研究, 宋渊洋等 (2009) 运用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研究发现CEO年龄与企业国际化程度呈正U型关系, 教育程度表现为负相关, 任期表现出正相关关系。这一结果与以往的研究结果存在着较大的差异, 而对于这一差异的原因却并未有更进一步的研究关注, 因此本文从中国企业现实出发, 进一步探讨中国企业中CEO个人特征对于国际化战略的影响的差异性。
  
  二、假设提出
  
  年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个人的经验水平和风险承受能力。年龄更小的CEO更愿意承担风险去追求创新, 更具备冒险意识, 而对于年龄较大的CEO来说, 由于在生理和精神上的持久力的下降, 对于新的想法和学习新的习惯更难抓住。此外, 对于年龄较大的CEO来说, 其更注重个人的财务和地位安全, 为了避免影响自身, 因而对于较大的风险的战略有着更大规避的可能性。对于国际化战略来说, 企业需要面临较多的环境不确定性和复杂性, 这对企业高层领导者尤其是CEO对信息的收集和处理要求更高, 基于此, 提出假设1:
  
  假设1:CEO年龄越大, 企业的国际化程度越低。
  
  个人的教育程度代表着很多但又复杂的信息, 而在一程度上, 教育程度表明了个人的知识和技能基础。由于每个人在进行决策时存在着有限理性行为倾向, 对于决策的看法很大程度上会受到自己所学知识的影响, 会从自己所受到的教育角度进行分析, 因此个人教育水平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其认知偏好。对于企业的国际化战略, 教育程度越高的CEO更有可能具备处理复杂信息、分析新环境, 进而选择出最优的方案的能力。因此, 基于以上分析, 提出假设2:
  
  假设2:CEO教育程度越高, 企业的国际化程度越低。
  
  CEO具备海外经验意味着其具有更多的有知识累积, 对于海外的政治、法律、文化等信息有着更多的了解, 也在一定程度能够反映其国际化能力水平。Melin (2010) 研究发现海外经验能够有效的克服个人对于进行海外经营中所面临的“心理距离”, 具备海外经验的CEO由于对于海外法律、文化更为了解, 因而在应对跨国经营的复杂环境时会更加自信, 能够更为准确评估风险, 更有能力应对。因此, CEO具备海外经验能够有效的减轻企业国际化的不确定性, 因此企业的国际化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看作是具备海外经验的企业高层推动的结果。基于以上分析, 提出假设3:
  
  假设3:CEO具备海外经验, 企业的国际化程度越高。
  
  对比西方的企业文化, 由于中国企业存在自身的特点, 中国企业CEO个人特征对于企业国际化战略的影响会受这些自身特点差异的影响。而关于这一点, 以往研究中并未涉及。
  
  目前, 中国企业中国有企业仍然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尽管国家政府实行国有企业改革, 国家政府仍然持有较大的股权, 对于国有企业仍然保留着控制权。国家、政府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治理干预主体影响着中国上市公司的战略决策选择。对比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 由于股权性质不同, 其经营目标不同, 国有企业同时肩负着社会和政治目标的责任, 更加注重风险稳定, 为了保证对于国家政府对于企业的控制, 对于CEO的监督方式和力度上与民营企业不同 (宋渊洋和李元旭, 2010) .国有企业中, 政府对于企业的控制力度较大, 而CEO在企业中的话语权较小, 决策自由度小, 对于企业战略决策的“自主选择能力”受到限制, 因此对于企业的战略选择影响较小。对于民营企业来说, 由于没有政府对于企业经营决策的限制, CEO的话语权在企业中较大, 企业以经济利润为首要目标, CEO对于企业的未来发展有着更大的决策自由度。此外, 民营企业中CEO有可能同时是企业的创始人, 因此对于企业的战略决策影响较大。
  
  对于风险的较大的国际化战略, 由于担负着社会稳定的目标, 国有企业进行国际化扩张的意愿较民营企业更低。同时由于不同性质企业中, CEO的话语权存在差异, CEO个人对于企业的国际化决策的影响会受到这一决策自由度的影响, 即股权性质在CEO个人特征对于企业国际化的影响中起到调节作用, 因此, 提出假设4:
  
  假设4:股权性质负向调节CEO年龄、教育程度与国际化经验对于企业国际化程度的影响。
  
  企业中, 由于存在董事会对于CEO的监督, CEO个人特征对于企业国际化的作用会受到影响。董事会独立性较弱时, 相应的对于CEO的监管力度也较弱, 以往研究证实了当存在CEO两职合一时, CEO的权力增大的同时, 董事会的监督有效性下降。此时, CEO个人的决策自由度大大提升, CEO更能够将个人偏好施加到对于企业的战略决策的影响上。另一方面, 在中国企业文化中, 董事长相对于CEO来说更加具有权力, 对于企业的影响相较更大, 因此, 当CEO同时担任董事长时, 才会对企业产生影响, 而两职分离时, CEO由于受到董事长的钳制, 对于企业的战略决策影响较弱, 而对于这一点现实差异, 已有研究中却并未考虑。基于以上分析, 提出以下假设5:
  
  假设5:两职合一正向调节CEO年龄、教育程度和国际化经验对于企业国际化程度的影响。
  
  三、数据来源与变量选择
  
  1. 数据来源。
  
  中国企业在2003年实现大规模走出去, 由于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 在这一阶段样本量相对较少, 同时为了避免研究误差, 本研究选取2008年至2016年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为样本企业。对于企业的国际化数据来源于WIND数据库和企业年报中所披露的相关信息, CEO个人特征及企业的财务相关数据则来源于国泰安数据库。经过整理筛选, 剔除部分缺失数据得到1 061家企业共计1 539位CEO, 总样本为7 046个。
  
  2. 因变量。
  
  本研究的因变量为企业的国际化程度, 借鉴Sullivan的研究对于国际化程度的衡量可以能完海外收入水平, 海外资产和地理分散度三个方面衡量, 其中海外收入水平运用的较为广泛, 而且与其他两个指标也高度相关。考虑到数据的获取性, 国内学者也普遍选择这一指标来衡量。因此与以往研究一致, 本文选取企业当年主营业务收入中海外收入占总营业收入比重来作为国际化程度的衡量变量。
  
  3. 解释变量。
  
  本文研究中主要的三个解释变量为CEO年龄、教育程度和海外经验, 具体衡量如下:CEO年龄为企业年末CEO的实际年龄;教育程度的衡量借鉴以往研究用学历水平指代, 将学历根据博士、硕士、本科、大专与高中及以下这5个标准进行分类, 对应分别进行赋值为5至1;海外经验指CEO具有海外求学或海外任职经历, 对于具备海外经验的CEO取值为1.
  
  对于两个调节变量:股权性质和两职合一, 运用两分变量的办法, 对国有企业取值为1, 民营企业取值为0;当CEO兼任董事长时取值为1, 否则取0.
  
  控制变量。企业层面, 本文选取资产负债率、资产收益率、企业规模作为控制变量。其中资产负债为企业年末负债占总资产比率;资产收益率为年末企业的总资产净收益率来表示;企业规模为年末企业总资产, 并对其取自然对数表示。企业董事会及高管团队层面, 本文选取董事会规模、高管团队规模、独立董事比例作为控制变量。其中董事会规模和高管团队规模指的是企业年末董事会和高管团队总人数;独立董事比例用企业年末独立董事占董事会人数比重来表示。CEO个人层面, 本文选取CEO个人薪酬和持股比例作为控制变量。其中, CEO薪酬用年末CEO总薪酬收入表示, 并对其取自然对数;持股比例指是是企业年末CEO个人持有企业股份的占比情况。
  
  四、实证结果与分析
  
  本文采取多元线性回归的方法进行实证分析, 在回归分析之前对于方程变量的多重共线性进行检验, 计算本研究解释变量的方差膨胀因子 (VIF) , 所有解释变量的VIF值均小于2, 解释变量之间不存在多重共线性。
  
  从模型的回归结果可以看出, 企业规模与企业国际化呈负相关关系 (β=-2.032, p<0.01) , 表明企业的规模越大越不愿意进行国际化, 这是由于企业的规模越大, 组织惰性也越大, 因而更不愿意做出巨大改变 (Li&Yi, 2010) , 因此对于具有高风险的国际化战略的积极性也越低。股权性质与企业的国际化呈显着的负相关关系 (β=-1.608, p<0.01) , 表明相较于国有企业, 民营企业更具有冒险精神。CEO的薪酬和股权比例与企业的国际化呈显着的正相关关系, 表明薪酬和股权可以作为两种有效的激励手段提升CEO进行国际化的意愿, 从而促进企业的国际化程度。
  
  CEO的年龄对企业国际化程度的影响并没有通过显着性检验, CEO教育水平与企业国际化程度显着正相关 (β=0.666, p<0.1) , CEO海外经验对企业国际化程度呈显着正相关关系 (β=4.456, p<0.01) .回归结果表明, 假设2和假设3得到支持, 而假设1并没有, 而之所以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正是因为由于中国企业的特征差异, 因此, 在下一步回归分析中考察企业股权性质差异和两职合一对于这一结果的影响。
  
  CEO年龄与股权性质的交互项显着为正 (β=-0.218, p<0.05) , CEO教育程度和股权性质交互项显着为负 (β=-2.625, p<0.01) , CEO海外经验与股权性质交互项没有通过显着性检验, 然而对其进行进一步分组对比分析结果显示, 对于民营企业来说, CEO的海外经验能够显着影响企业的国际化程度, 而国有企业中CEO的海外经验则没有显着性检验。假设4得到验证, 即股权性质在CEO个人特征对企业国际化的影响起到负向调节作用。进一步的分组研究证实, CEO年龄、教育程度和海外经验对于企业国际化的影响在民营企业中更为有效, 支持了高阶理论;而国有企业中, CEO的个人特征的影响并没有印证高阶理论。而造成这一影响差异的原因可能是国有企业的战略决策受到政府的影响更大, 而CEO个人决策权受到限制。
  
  两职合一在其中起到显着正向调节作用, 年龄和教育程度与两职合一的交互项系数均在0.01水平上显着, 海外经验和两职合一交互项系数不显着, 进一步的分析对比发现:当CEO两职合一时, CEO年龄对于企业国际化的影响显着为负, CEO教育程度对于企业国际化的影响显着为正;而两职分离时, 这两个影响关系均表现为不显着, 这一结果支持了假设3.然而对于两职合一对于CEO海外经验影响企业国际化的调节作用, 进一步分组对比分析结果表明, CEO海外经验对企业国际化程度的影响在两职合一与两职分离时均通过了显着性检验, 说明无论两职合一与否, CEO海外经验都能够显着影响企业的国际化战略, 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在于, 国际化经验对于企业的国际化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企业对于具备海外经验的人才有着较高的需求, 因而当CEO具备海外经验时, 无论是否兼任董事长, 企业在采取国际化时都会甚重考虑其意见。
  
  五、结论
  
  本文基于中国企业现实考虑,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 CEO年龄、教育程度和海外经验是否能够影响企业的国际化, 通过实证回归分析得到以下结果:
  
  第一, 由于中国企业中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股权性质的差异, CEO个人特征对于企业国际化的影响存在显着差异, 对于民营企业这些关系更为显着。民营企业中, CEO的年龄与企业国际化程度呈显着负相关关系, CEO教育程度和海外经验对企业国际化的影响呈显着正相关关系;进一步研究证实, 在国有企业中, CEO年龄表现为正相关而教育程度表现为负相关, 海外经验表现为不显着。这些结果解释了以往对于中国企业的研究与西方研究结果的不同之处。
  
  第二, CEO个人特征对于企业国际化的影响受到两职合一的调节作用:两职合一时, CEO年龄、教育程度对于企业国际化的影响显着, 而两职分离时则表现为不显着。海外经验对于企业国际化影响在两职合一与分离时均表现为显着, 这表明, 海外经验这一特征对于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有着更为重要的影响作用。
  
  本文的研究为以往不同研究结果提供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从中国企业实际出发, 进一步验证了中国企业CEO个人特征如何影响企业的国际化, 同时为企业选聘合适的CEO等高层管理人才提供了一个决策依据。
  
  参考文献
  
  [1] Melin Leif.Internationalization as a Strategy Process[J].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2010, 13 (S2) :99-118.
  [2] Li Jiatao, Yi Tang.Ceo Hubris and Firm Risk Taking in China:The Moderating Role of Managerial Discretion[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2010, 53 (1) :45-69.  
  [3] Quigley Timothy J., Hambrick Donald C.Has the Ceo Effect Increased in Recent Decades?A New Explanation for the Great Rise in America's Attention to Corporate Leaders[J].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2015, 36 (6) :821-830.  
  [4] 宋渊洋, 唐跃军, 左晶晶。CEO特征与国际化战略---来自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的证据[J].中大管理研究, 2009, (3) :61-77.
  [5] 宋渊洋, 李元旭。控股股东决策控制、CEO激励与企业国际化战略[J].南开管理评论, 2010, (4) :4-13, 27.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微信快速咨询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7063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